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春回大明朝 > 第三四三章 劝进,劝进!全文阅读

第三四三章 劝进,劝进!

黄田港。

“臣恭迎陛下!”

徐光启带着一帮军官在码头迎接皇帝陛下。

这里是苏松团练的江阴要塞,也是吴淞水师的主要锚地。

徐光启就是江阴要塞守备,毕竟苏松年轻一代现在就是以他最出名,而且也是他最有才能,在他的主持下这里已经变成了真正的锁江咽喉,君山,鹅山,黄山,三座四角棱堡互相支援,以鹅山的重炮为核心,将长江航道,锡澄运河,还有后面的江阴城保护起来。

没有他们的准许,任何大型船只都别想通过……

只是大型。

小型是肯定拦不住的。

因为这个时候的长江在靖江北边还有一道。

但这一道因为泥沙淤积,也就是汛期和涨潮时候能通航些小型船只,大船是无法通过的。

总的来说江阴要塞依旧可以称为锁江咽喉,保卫着后面南直隶士绅们最后的净土。

虽然其实也没什么卵用。

毕竟这时候江北也是红巾军的。

就算江阴要塞能挡住从长江顺流直下的红巾军,难道能挡住北方红巾军出南通吗?

能挡住西边红巾军越过太湖吗?

能挡住湖州红巾军直插运河吗?

但不管怎么说,就是编织一个美好的梦想,也要先编织起来,也算是花点小钱让苏州和松江的士绅们,在醉生梦死中也能不至于做噩梦了,再说也真就是花点小钱而已,这样的防御体系造价对他们来说算个屁,随随便便少修几座漂亮的园子就有了。

我苏松士绅别的可以缺,但银子从来都是不缺的。

尤其是现在刚刚和浙江一起武力垄断了倭国贸易,那生意直接暴涨。

而皇帝陛下做梦一样走下船……

他得救了。

吴淞水师齐射的炮弹不是射向他的,而是越过他的头顶然后打在后面追击的红巾军战舰上,后者只有六艘战舰,而且还被吴淞水师预先抢了T字头,只好匆忙转向插入附近一条水道,与增援的民兵蜈蚣船会和,而皇帝陛下的座舰顺流直下通过了吴淞水师的防线,在后者保护下到达这里。

“陛下,臣恭迎陛下!”

徐光启又说了一遍。

皇帝陛下这才清醒过来。

“平身,若非卿等相救,朕此时必不能幸免。”

他赶紧上前一步双手扶起徐光启说道。

“陛下,到底出了何事?”

徐光启说道。

“这个……”

皇帝陛下犹豫了一下。

这时候倒霉的利玛窦被抬下来。

“杨丰在京城被太子设计诱入东宫,在东宫埋设五百斤火药,连同首辅沈一贯,兵部尚书叶梦熊一起炸死……”

他说道。

他还是很机灵的。

“什么?”

旁边一名军官惊叫着上前一步。

他走的急了些,一时间没有刹住,正好撞在担架上。

这担架立刻歪向一旁,利玛窦惊叫着滚出去,然后落在地上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他那胡乱包扎了一下的断腿明显是扭曲了。

“啊……”

他在那里继续惨叫着。

“确实如此,另外三边总督李汶与户部尚书杨俊民约定里应外合,杨丰被炸死后,李汶率领麻贵等部三十万大军突袭京城,圣母皇太后派宫中太监卢受南下报信,不出意外此时京城已经光复。但消息在南京泄露,南京军民以为太子是朕指使,故此围攻皇宫,炮轰承天门,朕得福建义士许心素等人营救逃出,但在长江上遭到追杀。

若非卿等相救,朕必然被逆党所杀。”

皇帝陛下说道。

“陛下,此事当真?”

徐光启身旁一名军官急切的向前一步说道。

“朕岂会骗你们,看看朕如今处境,难道你们还怀疑?”

皇帝陛下悲凉的说道。

他现在形象的确很惨,虽然之前换上了衮龙袍,但脸上还有被木片划伤,甚至头发还有被火烧的,旁边利玛窦还拖着断腿在惨叫……

“快,立刻禀报议事会,准备马车护送陛下去苏州!”

徐光启毫不犹豫地说道。

“许义士,随朕同行!”

皇帝陛下赶紧回头说道。

还在甲板上的许心素立刻醒悟,皇帝陛下需要护驾的,他立刻招呼手下登岸。

徐光启也没管他们,他也认识许心素,知道这是李旦的结拜兄弟,但现在杨丰既然已经死了,那么最重要的不是闽浙的矛盾,而是赶紧决定如何应对,甚至这种时候闽浙反而需要联合起来。毕竟杨丰一死,红巾军群龙无首,无论是进军光复南京,还是继续固守应对红巾军的进攻,都需要闽浙联合起来,至于生意上的竞争已经不重要了。

“咱们,咱们还是奉弘光年号吧?”

他身旁那个军官低声说道。

“这种事情咱们决定不了,交给议事会吧,你我终究做了二十余年陛下臣民,难道此时拒之门外?”

徐光启说道。

紧接着他看了看前方阴云密布的天空,阴云下面大江浩荡东流……

“杨丰一死,这天下究竟会怎样,谁又能看得清?”

他叹息道。

皇帝陛下一行很快登上马车,在一千苏松团练护送下奔向苏州。

而就在此时,距离他两百里外的扬州,公主殿下和方孟式正哭着,面对前方向其行礼的李义……

“殿下,如今陛下被逆党劫持,京城又被隔绝北方,天下终不能无主,福王殿下尚未成年,南京朝廷唯有以公主为主。”

李义一脸庄严的说道。

公主哭泣中。

“殿下,辽东侯未必真就遇害,只是卢受这样说而已,但卢受已然自杀,此事死无对证,末将已经向徐州下令,命其派人北上,最多一个月就能知道辽东侯确切消息,此事哭也没用。陛下被劫持前,已然下旨,以公主下嫁辽东侯,并晋爵辽东郡王,于陛下您是长女,于辽东郡王您乃王妃,我等此时唯有以您为主以安军民。

末将以南直隶三千万军民,恭请公主暂时摄政。

以待京城确切消息。”

李义说道。

为什么要拥立小胖子呢?

虽然小胖子的确也很喜人,但终究也是个十二岁少年,用不了两年就成年,那时候还是很麻烦的。

这不是两岁小孩,还能有十几年时间可循序渐进。

十二岁少年,两年后就该惦记搞事情了,看看太子殿下就知道,所以不能给大帅留下隐患,不能立小胖子。

但公主就不一样了。

皇帝陛下已经下旨她嫁给辽东郡王,虽然是死了的辽东忠武王,但问题是辽东王并没死啊,那她就不用做寡妇了,等辽东王回来直接洞房就行,而以她作为摄政的话,辽东王就不用担心以后不好控制了,自己老婆还有什么不好控制,不行就家法伺候。而且以后也好办,大帅想做皇帝就把她换成皇后,左右还是母仪天下的,大帅不想做皇帝,那以后就请她做女皇,但这继承人肯定也是大帅的儿子。

难道她还傻到不立自己儿子当继承人,转而去立姓朱的?

武则天都没这么傻!

所以最终皇位还是到了大帅那边。

不得不说李义此刻都有点为自己的聪明头脑而自豪了,这么好的计策也就他能想出了。

唯一的问题是……

“自古岂有公主摄政者?”

公主啜泣着说道。

“呃,公主,非常之时当然行非常之事,更何况我红巾军男女平等,民兵女子为将者多矣。

公主摄政而已,一旦营救回陛下还是要还政陛下。

原本应该是请公主监国的,但目前京城还不知确切消息,万一卢受说谎,太子殿下并未谋害辽东王,那这监国就有些不妥,故此才称摄政,公主放心,就是暂时摄政一两个月而已,只要得到京城确切消息,太子殿下真的没谋害辽东王,您就可以去摄政之号退回公主。

用不了多久,最多两个月。

到时候咱们再请辽东王南下去营救陛下。”

李义说道。

两个月后肯定就是太子的确炸了大帅,但只是没炸死而已。

那这监国也肯定不行了,公主还是要继续摄政下去,哪怕大帅回来,她也是要继续摄政的。

摄来摄去也就习惯了。

然后他用目光向两旁示意了一下。

“末将恭请公主摄政,暂主南京朝廷。”

“公主,南直隶三千万军民愿奉公主摄政!”

……

那些将领们纷纷高喊。

“公主,既然如此,您就答应吧!”

旁边方孟式黯然说道。

很显然她这个大老婆是不可能了,不过既然是辽东郡王,那做个侧妃也是可以接受的,毕竟公主其实很好相处,她俩如今算是闺蜜,实际上以她的智商很清楚,自己在智商上是碾压公主的,这就意味着以后宫斗没什么压力。至于杨丰的死活,她才不信杨丰会被炸死,这个家伙狡猾如狐,而且明显有妖法,太子这种养在宫里的小白人能设计炸死他?

要是他真这么容易被设计,那也不会活到现在了。

“请公主摄政!”

李义喊道。

“请公主摄政!”

然后周围所有军民齐声高喊。

“那,那,那轩媖就暂代两月。”

公主殿下终于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