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春回大明朝 > 第三四四章 宪政,宪政!全文阅读

第三四四章 宪政,宪政!

大明摄政公主殿下就这样诞生。

不过这的确是最佳选择。

首先万历不能是被京城军民追杀赶出去的,他只能是被许心素这些坏人劫持的。

这样就可以避免让杨大帅以后尴尬了。

许心素等人趁着皇帝陛下在承天门召见臣民的机会,在李贽,利玛窦,还有焦竑这些内应帮助下,突然出现劫持皇帝,外面臣民焦急之下炮轰承天门,试图冲进皇宫营救,但最终还是晚了一步,被他们把皇帝陛下劫走。之后长江水师和水上民兵继续营救,但因为吴淞水师早就埋伏在半路,激战一番之后,长江水师寡不敌众再次营救失败……

其过程真是惊心动魄。

为了救回皇帝陛下,数千京营和民兵伤亡,那长江上打的江水都红了。

但造化弄人,最终还是没能救回皇帝陛下!

回头找几个编小说的继续润色一下,把这个作为官方版本放出去就行。

既然皇帝被劫持,京城那边又无法联络,这种情况下只能找个代理的,福王年纪太小,这种国家危难之际肯定不行。

总不能让一个十二岁的小孩,撑起一个风雨飘摇的国家吧?

剩下在南京的就只有皇帝陛下长女了。

而且此前皇帝又已经下旨,把公主嫁给辽东郡王,辽东郡王也是南直隶军民最信赖的人,他不在当然就是王妃最受军民信赖。

完美。

没有比这更好的选择了。

就这样公主殿下在李义等人迎接下,匆忙赶回南京并召集群臣,正式以摄政身份号令各地。

同时命令在徐州的第五军迅速查明京城情况,之前随杨丰北上但因为郯城战败还在邳州的第一军所属四个混成旅并入第五军,这个军的兵力一下子膨胀到一个师七个混成旅,准备接下来沿着运河北上。第四军军部从合肥前移至凤阳,并从湖州第六军,宣城第三军各抽调一个混成旅加强到第四军,最终使这个军的兵力增强到一个师六个混成旅。

一旦查明京城的确情况危急,两个军将一前一后北上增援。

这加起来两个师,十三个旅的军团,总兵力已经接近十万,以他们的战斗力足够打到京城。

他们的对手主要就是河南和山东两省组建的新军。

两省新军加起来总兵力八万,不过肯定还能得到承天的支援,但无论怎样十万京营足够打到京城。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运河封冻中,而严重依赖水运的红巾军是不可能离开运河的,所以需要等到运河开河,而现在到开河还有至少三个月的时间,如果京城真的遭到围攻,那么就只能寄希望于他们能坚守到开河了,毕竟现在就算海运也不行,天津和山海关同样封冻中。

除了这十万京营,还有邢玠和沈鲤带着逃到亳州的一帮残兵败将。

还有就是登州的杜松所部。

不过邢玠部下主力其实也是杜松带来的,两部加起来大概还有三万,他们同样也可以用于北上救援京城。

紧接着摄政也给杜松发去命令,并给他封了伯爵。

而南直隶所有民兵战斗旅全部归建待命,毕竟抽调了这么多主力北上之后就肯定要面对熊廷弼的进攻了。

江南战云密布。

而此时皇帝陛下一行到达浒墅关。

“老臣见过陛下!”

皇帝陛下面前俩跪伏的脑袋。

的确是老臣。

俩都是正牌的老臣啊。

“起来吧,却不想你我君臣竟在此相会。”

万历说道。

他的俩前首辅申时行和王锡爵同样不无唏嘘的站起身。

申时行其实之前还在南京,但王锡爵因为儿子是弘光手下重臣,所以始终没跟皇帝陛下联系。

“你我君臣非相知一日,朕也不想说些废话,如今朕也算走投无路,能活着逃到这苏州已属侥幸,苏松诸公若肯相迎,朕日后富贵与其共之,有何要求可明言,朕亦非当年居深宫不知民情。若不肯相迎,也可言明,就当朕未曾至此,如路人般过去,但请诸公念及旧情,勿使朕埋骨荒野。”

皇帝陛下说道。

苏州的苏松议事会至今没决定是否迎接他。

迎接就是承认他的身份,大家改旗易帜,重新奉万历年号,对于这一点他们倒是不在乎,反正这里事实上也和弘光没什么关系,连地方官员都是自己推选出来的,就是奉个年号而已,改成万历也无所谓,弘光对他们是无可奈何的。

他们还给杨丰交岁币呢!

但问题也就在这里,万历是从南京逃出的,接纳万历就得罪杨丰。

虽然万历说杨丰已经被太子炸死,但问题是这个还得确认之后才行,现在谁知道真假,苏松议事会都是老狐狸,可没那么容易相信他。

这是要冒险的。

虽然这时候苏松也不是没有冒险的资格。

他们现在已经训练起五万新军,也就是原本的常胜军,还是按照西班牙方阵战术,但略微简化了些,而且在江阴,无锡,平望等地都修筑了棱堡,甚至现在就连苏州和其他县城级别的也都开始改造。

实际上就是类似杨丰在北方做的,这种给城墙加棱堡的方式,本来就是明末通行做法,甚至一些士绅在明末也开始修棱堡,明末的历史记载中,有不少类似的例子。现在苏松等地光外国雇佣军就得数千人,哪怕就是正牌的葡萄牙人也有数百,荷兰式星堡他们可能不会,但大三巴炮台那样的葡萄牙式棱堡他们不可能不会。

那就修呗!

反正苏松士绅又不缺钱。

修棱堡,堆大炮,短短两年这里已经被逼得颇有这时候荷兰风格。

遍地棱堡。

苏松士绅准备跟着荷兰人学习,用这种进攻成本极高的战术,迫使杨丰在他们面前知难而退。

但是……

冒险也得值得才行。

“陛下,苏松忠义之地,岂敢拒陛下于门外,只是民间多有疑虑,需请陛下明示一些事情。”

王锡爵说道。

“说!”

万历满意的说道。

这是来谈条件,谈条件是好事。

谈条件的意思就是准备接纳,但需要他守人家的规矩。

这个很合理,现在的皇帝早不是过去了,都给杨丰当年四年多傀儡,他才不在乎什么条件。

什么条件也比他在南京奴颜婢膝的对着那些刁民强啊!

好吧,这个词还是很贴切的。

在他看来自己过去在南京的那些亲民作秀,真的可以说是奴颜婢膝,仿佛他不是一个皇帝,而是那些刁民们的仆人,就像伺候主人一样,在他们面前摆出谦恭的姿态。甚至有一次他遇上娶妻,都跑去随礼,还挤在一群老家伙里面一起喝酒表现他的尊老,其中最老的一个身上都散发奇怪的气味,如今想想都感觉恶心……

很恶心!

他是皇帝,应该高高在上的皇帝。

所以现在苏松士绅提点条件都是可以接受的,毕竟他们肯定不需要自己奴颜婢膝。

“陛下,这些年苏松及浙江都习惯了自治。”

申时行说道。

“继续自治。”

万历很干脆的说道。

他这些年眼界开阔的很,早就知道欧洲的很多制度。

也用不着别人告诉他,中学课本里就有介绍外国制度的,荷兰的联省共和国,威尼斯共和国,神罗的分封制,奥斯曼这些统统都有,自己去弄本看就行,他儿子就在中学,他以他儿子也已经十二岁为理由,亲自送到皇宫附近的中学,然后拿他儿子的课本自己学习。

不过他也知道杨丰的最终评价,这些制度各有优劣,但总的来说大明目前制度是这里面最不烂的。

不是最好的。

而是最不烂的制度。

但现在,人家要自治就自治吧!

他能怎样?

不答应就麻溜的滚蛋。

可他也没地方滚蛋,纵然他一直南下广东又能怎样?

难道广东士绅就不要自治了?

“陛下以后若收新税,需召集各地耆老乡贤会议,若多数耆老乡贤不同意则不能收,切不可再以税监扰民。”

王锡爵说道。

“可!”

万历说道。

现在他才没兴趣关心这个呢!

他就是一个流亡的流浪汉,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哪还有兴趣考虑自己房屋的未来装修风格啊!

虽然这时候广东的确还在忠于他。

但是……

广东比苏松更狠啊!

乡贤自治就是从广东最早开始的啊!

难道让他去云南?

可沐家说不定比士绅更狠,而且他也去不了云南,中间都是他弟弟的地盘。

“陛下以后首辅……”

申时行犹豫了一下。

“耆老会议推荐人选,朕从中挑选阁臣。”

万历很干脆的说道。

“陛下圣明!”

王锡爵激动的说道。

这样估计他就可以再次回到首辅的岗位上了,他可是现在苏松士绅之首,申时行是不行的,家里钱没有他多,现在乡贤议事会竞争也很激烈,因为名额限定为九十九个,各州县乡贤推选,所以基本上就是财力的比拼,谁家钱多生意大,谁就更容易获得支持。

“还有什么,都一并提出来,朕如今就喜欢痛痛快快!”

万历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