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首领宰与绝望攻略世界 > 211、39全文阅读

首领宰(笑):订阅率不够哦?请多购买几章或耐心等待一段时间~  “药研。”打刀同僚皱着眉挡住他的去路, 并不怎么遮掩地上下打量着一人一刀:

“发生了什么事情?”

“呃,长谷部。”

药研张了张嘴,又回头望望, 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我在本丸门口……”

(威胁不成、反被威胁,多出了一个审神者?)

(还有一个被枪杀了……)

(不。怎么说都不对劲。)

(归根结底, 怎么会有人主动来做我们的审神者?)

药研颇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倒是黑衣男人善解人意般开口:

“不如将所有人一起聚集起来, 一次性说清好了。”

他像是习以为常了一样说道。

压迫般的命令感隐藏在平淡语气的后面。

但是, 是因为这个男人身周的氛围呢?还是因为刀剑们早已熟悉了各个豪气英杰、颐指气使的原主呢?

这命令一时间竟叫人察觉不到突兀、反而下意识听从。

“就这样。给你——”太宰停顿了一下, “——十分钟。我就在这里等你们。”

“去吧。药研。”

明明是听到同僚的称呼之后、才现学现卖的名字。

明明只是一个强迫来的“审神者”。

明明让他受到了这么大的惊吓、甚至留下些心理阴影——

但是不知为什么,被这样简短地命令了, 药研竟条件反射一低头。

“是。”

他把“大将”这个词嚼碎在嘴里,转身飞奔。

把同僚不敢置信的目光抛在脑后。

也把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自己抛在脑后。

不。算了。不要想了。

只是因为时间紧迫、为了让大家一起看清楚这个黑衣男人的目的, 才听从的。

不管怎样,进行军议会讨论、也是早晚的事情。

(敢欺骗大家的话……)

剩下的思绪没能继续下去。

他潜意识不再思考,任由其飘散在空气里。

【弹幕:

“???我又没懂,但是这算攻略掉一个?”

“不是, 刀剑乱舞这个副本是要干嘛来着?不是乙女向的啊我记得?”

“?????首领宰这是怎么操作的?”

“为啥刚刚还要手刃审神者,现在药总居然这么听话?”

“是说万事不决先自杀一波吓傻对方吗?我是不是学到了什么?”

“别学啊!!危险操作请勿模仿好吗?”

“左边的, 你得先有首领宰那张帅脸……”

“如此可怕, 这个手握剧本的男人……”

“建议把‘我不懂’三个字烙死在公屏上……我怀疑这个词已经拿不下来了,我是真的不懂。”

“但是算了!我为什么要带脑子看直播?舔颜不香吗?”

“乖乖巧巧气场二米八的药总!这反差萌我可以!”

“药总对着别人一脸杀气、对着首领宰臣服地低下头。我脑内已经走过了十万字小剧场!”

“你有本事脑内剧场,你有本事写出来啊!”

“一期哥我要举报!就是左边这个人!!”】

在敲完集合的响铃之后,药研果然被一期一振拦了下来。

“药研。”

藤四郎家族靠谱的大哥, 皱着眉头观察自己的弟弟,面露担忧。

“没事吧?发生什么了?是刚刚杀死了新任审神者吗,怎么搞得一身血?”

“啊。没事, 一期哥。”药研已经回过神来了,一如既往露出镇定、可信的微笑。

“我没关系,等下大家军议会结束就都明白了。”

“——是吗?”

一期一振半信半疑,但最终还是信任了自己靠谱的弟弟。

他走上前两步,并不嫌弃药研带血的军服,拍了拍短刀的肩膀。

“不要太有压力了。”

一期一振温和地叮嘱。

“大家都在一起共同承担,时之政//府也无法发现我们所做的事情。杀戮、欺瞒、背叛、磨损,怎样都好。有需要随时对我们说,药研。”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一期一振面容上的笑意、一如既往的温柔。

被诸多审神者亲昵称呼为“王子一样”的神态,一丝一毫都没有变化。

“——那么。为什么把人类带进本丸呢?药研?”

一期一振柔声问道。

药研的眼睫微微一颤,而神情依旧镇定。

“因为他是唯一一个在本丸的影响下、没有说出自己对刀剑恶行的人类。”

短刀坦坦荡荡地回答。

“反正新的审神者也被杀死了,我们总需要维持本丸的运转,一期哥。”

太刀与短刀对视了一会儿。

一期一振抬起自己的白手套,亲切地拭去了落在弟弟脸颊上的一点血痕。

“你说的不错,考虑得很周到。”

一期一振肯定道。

“那么,让我们一起去看看,新任审神者到底想做什么吧?”

一手搭在短刀的肩膀上,两把刀剑付丧神离开了这里。

【弹幕:

“???冷不丁这么一问,吓死我了?!”

“一期尼你说什么呢啊啊啊!”

“给上半张脸打个阴影就是完整的黑化场面了!”

“垃圾时政!你又对刀剑做了什么?”

“不是,刀剑男人们,你们又对垃圾时政做了什么?!”

“我怀疑!我举报!一期哥是故意的!”

“故意突然这么问、故意强行带走药总……”

“这就是黑化强三倍吗???”

“总觉得有点微妙的ooc呢。”

“毕竟黑化了。”

“我倒是想知道,首领宰要怎么攻略下这个黑化的一期尼。”

“虽然但是。黑化的一期尼,我有点想……”

“我也……”

“我……”

“左边的几个都不要命了?带我一个!”

“等等啊,真不要命了?虽然不知道一期尼黑化是哪款的,但是病娇文学了解一下!”

“等下!你们就这么认定这是座暗堕本丸了?我看外表也没变化啊?”

“本来暗堕什么的,也全都是二设啦二设。”】

回到庭院中的时候,各个刀派的刀剑们,果然聚集在了一起。

被诸多刀刃虎视眈眈地注视着,身处敌意中心的黑衣男人,却全然没有什么如芒在背的拘谨。

叫人难以想象,这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为何在这样的环境里依然如此游刃有余。

太宰没有等待任何人的打算。

时间一到,他就轻声开了口。

“我呢。对你们与时之政//府的恩怨,没有半点兴趣。”

“说实话,我是异世来客,哪怕这个世界爆炸了、毁灭了,都与我无关。”

“但是,如果将这个世界比做成一场游戏、你们就是出现在这个游戏里的第一个坐标。”

“我可是很忙碌的成年人了。坐标既然出现了,就断没有挑剔的道理。赶紧把这场游戏通关,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因此——”

男人冷冰冰地断言。

浮现在唇畔的,是轻蔑而甚至傲慢的笑容:

“我来解决你们的问题。至于你们?”

“——一群受了伤的小狗狗。你们,可以什么事都不做。”

【弹幕: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

“危啊!!首领宰!危!!!”】

刀光闪过!

“等一下。”

身为平安京源氏宝刀的髭切,开口制止。

太宰看都不看抵住自己身上各处致命点的刀尖,目光落在髭切身上,示意他继续说。

“……”饶是髭切,也不由得为这个人全无所谓的态度微微停顿一下。

(是太过自信了吗?认定自己可以在刀剑围攻中活下来?)

(还是……太轻忽自己的性命?)

(怎么会呢?)

(可是,这个审神者说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他到底,都看透了些什么?)

话语在喉咙里滚过一圈,出口时变成了:

“你要证明你有利用的价值。”

(不对!)

(重点不在这里)

“你要……发誓,不做出损害刀剑付丧神的事。”

(不对!)

(这样一来、不就默认他要成为审神者了吗?!)

“你——”

(不对!)

(这个男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唔。可以哦。”

而男人并不为髭切的自乱阵脚感到自得。他只是依旧站在那里,看透了一切似的、厌倦了一切似的、早早走到了结局似的,居高临下的,应允了这份冒犯。

“没问题。誓约可以,契约可以,随便什么、让你们放心的,都可以。”

“反正。”

(啊啊,又来了!)

(那个笑容,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要是我想做的事情,没有一件是做不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