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 251【三十人夺城】全文阅读

251【三十人夺城】

明清两代,瑶民起义有个规律。

熟瑶造反,一般是官府压迫太重,跟农民造反没啥区别。

生瑶造反,一般是下山劫掠。就跟游牧民族寇边一样,因生存环境变得恶劣,跑来抢钱抢粮抢物资,成规模之后破坏性极强。

这次起义的八排瑶,全部属于“熟瑶”,即已经编户齐民,必须每年上缴赋税的瑶族。

刘新宇带着千家峒的瑶民,前去跟八排瑶义军接触,八排瑶立即带兵过来汇合。

“哥……张将军,”刘新宇介绍说,“这三位是油岭排的头目公,唐法银唐头目,盘承运盘头目,房知仁房头目。这三位是南岗排的头目公,李良勇李头目,盘恩浩盘头目……”

一大推头目公,听得张铁牛有些晕,幸好名字都还很正常。

张铁牛搞不懂头目公是干啥的,详细打听之下,感觉这些瑶民的管理模式很奇特。

八排瑶,共有八个大型聚落,还有二十多个小型聚落。

如果把“排”比喻为大村,“冲”就是小村,“龙”则是村中小组。

瑶民先要选举瑶老,相当于选举村民自治委员会委员。

又从这些瑶老当中,继续选举干部。有天长公(大首领),头目公(小头领),放水公(管理水资源),掌庙公(祭祀兼教育),烧香公(供奉香火),管事头(指挥战斗)。

天长公,两年换届一次,由瑶老轮流担任。

相当于村委会成员,轮流担任村长,两年一换。

头目公,两年换届,一新一旧。

相当于每个村小组,必须有两个组长。两年选举一次,一个老组长为正,一个新组长为副。

这些瑶民,不但实行选举制,还实行一夫一妻制。

而且必须是小家庭,新婚一年之内,小两口必须分家出去。

这三十多个瑶民村落起事,天长公(大首领)由于年龄太大,都留在山里没有出来。但派出许多头目公(小头领),公推唐法银为临时大头目,率领两万多瑶兵前来与张铁牛接洽。

众人坐定,开始议事。

唐法银直接问道:“我们瑶民造反,是官府不遵守约定,每年征收的田赋越来越多。请问将军,如果赵天王当皇帝,这里的赋税该怎么收?”

张铁牛笑道:“我说了你们也不信,可以派人去江西打听打听。赵天王的田赋收得很轻,去年江西大旱,不但减免赋税,还给灾民发粮食。”

“赵天王有儿子吗?”唐法银又问。

张铁牛说:“有一个。”

唐法银问道:“可曾婚配?”

“没有。”张铁牛道。

“那就好,”唐法银说道,“八排二十四冲瑶民商定,选一个最美丽的瑶族女子,嫁给赵天王的儿子为妻。只要双方结姻,八排瑶就永远效忠赵天王!”

张铁牛笑着说:“联姻恐怕有点困难,赵天王的儿子,还不晓得断没断奶。”

此言一出,众瑶族首领愕然。

瑶族是不禁止对外通婚的,至少八排瑶不禁止。

根据八排瑶口口相传的歌谣,大概可以猜测其来源——

秦末赵佗带兵南征,为了巩固地盘,鼓励军士与本地人通婚。

淮南三苗军团的首领房十六,娶了瑶族盘古王(女首领),并生下三个儿子,此为瑶族房氏的始祖。房十六又招了个女婿,叫唐皇白,此为瑶族唐氏的始祖。

而且,在秦军将士与土著通婚之前,八排瑶很可能处于群婚制的母系氏族时代。

这些八排瑶的头目,开始窃窃私语,似乎在商量该怎么做。

突然,唐法银问道:“赵天王年龄多大,又有多少妻子?”

张铁牛回答:“年龄不大,一个妻子。”

唐法银居然还会拱手礼:“张将军,瑶族希望与赵天王本人联姻。”

“这我做不得主,你们派人去江西吧。”张铁牛笑着说。

唐法银点头道:“好,我们派人去江西。”

从湖广绕路去江西太远,为了节省路程,大家决定直接打通要道。

这些山中瑶民,已经掌握梯田技术,放水公的主要职责,就是主持梯田的放水和蓄水。若非朝廷盘剥太重,八排瑶的日子其实还不错,甚至征收田赋都相对比较容易。

他们的武器就是农具,也有一些威力不大的土弓。

张铁牛带着刘新宇、唐法银,再加上后勤部队,足足三万人围困韶州府城。刘柱领着偏师,前去攻打仁化县。

“射箭进去!”

几十封书信射进去,内容很简单,连州八排瑶起义,西边州县已经被攻占。赵天王攻占湖广全境,张大将军带兵从湖广杀来,勒令韶州守军立即投降。

投降之后,只诛杀高层将领,中低层军官和普通官兵,一律发还路费自己回家。

负责驻守韶州府的,是一个参将,名叫李应升。

他看到射进来的书信,又看向城外的数万大军,顿时吓得面如土色,还以为赵瀚真的占了湖广全境。

李应升收起书信,夜里派人出城打探,果然粤北瑶民悉数造反。

那还打个屁啊?

沈犹龙的军事防线布置,是用来防备江西方向。张铁牛突然从湖广杀出,等于从侧面绕后,跑来捅韶州守军的菊花。

而且,还有几万瑶民造反,官兵根本不可能打赢。

李应升心情烦躁,坐着轿子前往府衙,跑去拜见被软禁的知府熊士逵。

为啥要软禁知府?

因为熊士逵是江西新昌人(宜丰县),其族亲大都在赵瀚治下,万一知府带人献城咋办?

“府尊,近段时间多有得罪。”李应升赔笑拱手。

“呵呵。”熊士逵报以冷笑。

李应升说明来意:“赵天王已经攻占湖广,从湖广分兵进攻粤北。粤北数万瑶民起事,已经与赵天王合兵,不如咱们一起从贼吧。”

“什么?”

熊士逵惊骇道:“赵贼已经占了湖广?”

“千真万确。”李应升说道。

熊氏属于江西大族,熊士逵这一支相对较弱,但也出了几个进士。两年前,他调任韶州知府,立即把家人接过来,而且带走许多财货,直接在韶州本地强行购置田产。

至于留在江西的族亲,熊士逵爱莫能助,他只能照顾自己的家人。

“完了,完了。”

熊士逵失魂落魄,赵贼占据江西、湖广,拿下广东是迟早的事。

早知如此,还把家人接来韶州做什么?

李应升说道:“府尊,降了吧。”

熊士逵没好气道:“你是带兵的,要降便降,拉着我作甚?”

李应升叫苦道:“我是统兵大将,城外劝降信,只答应放普通军官和士卒回家。府尊是读书人,能否出城帮忙商谈一番?就说我愿献城投降,军中财货全都交出,只求留一条狗命归乡。”

“唉,走吧。”熊士逵叹息道。

熊士逵悬筐而下,径直前往军营,被绑了带去见张铁牛。

“你是出来投降的?”张铁牛问道。

熊士逵拱手道:“在下韶州知府熊士逵,祖籍江西新昌。”

张铁牛笑道:“还是个同乡。”

熊士逵说道:“城内守将打算投降,请求保住性命。”

“你回去跟他说,投降就能立功,立功就能活命。”张铁牛道。

李应升得到承诺,又有点不敢相信,他让张铁牛只带三十人进城受降。

张铁牛真就只带三十人,大摇大摆来到城下:“快开城门!”

李应升惊疑不定,站在城楼大喊:“为何护城河外还有数万大军?”

张铁牛喊道:“老子进城受降,当然得有防备。三刻钟内,老子若出现意外,城外数万大军立即攻城!打开瓮城,打开正门,莫要想着把老子烧死在瓮城内!”

李应升见张铁牛只带了三十人,其余部队全在护城河之外,已然相信张铁牛的诚意。但他还是害怕,说道:“请这位将军,命令大军再退半里!”

“没卵子的怂货,”张铁牛吩咐说,“打旗号!”

令旗挥动,大军后撤。

李应升终于放下心来,让人把瓮城城门和正门打开。

一个士卒进入瓮城查看,出来对张铁牛说:“里面正门是开着的。”

“走!”

张铁牛笑着走入,李应升也立即下来,准备前去投降献城。

张铁牛带兵穿过瓮城,来到正门之内,李应升率领麾下军官纷纷跪地高呼:“恭迎将军入城!”

“好!”

张铁牛笑着走过去,似是要将李应升扶起,李应升也等着张铁牛来扶。

突然,张铁牛拔刀挥出:“杀!”

受降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至少要折腾好几天。

而且,李应升太过谨慎,竟然让张铁牛只带三十人进城受降。

张铁牛心里会怎么想?

肯定是心里发毛啊,万一受降还没完成,李应升突然反悔怎办?

与其信任李应升,还不如信任自己手里的刀。虽然身边只有三十人,张铁牛却敢趁机夺城!

李应升正在地上跪着呢,张铁牛一刀劈出,稀里糊涂就送了性命。

“杀!”

吴勇也跟着拔刀,顺手将另一个军官砍死。

连同张铁牛在内,三十一个赵瀚的亲卫士兵,朝着那些跪降军官疯狂砍去。

站着的杀跪着的,瞬间砍死一大堆,剩下的军将吓得转身就跑。

熊士逵傻愣在旁边,整个人都懵了。

城中可是有数千官兵,几十个反贼就敢杀人夺城?

张铁牛真敢杀,官兵是真敢逃。

眼见城外大军重新毕竟,眼见自家将领被杀得乱窜,附近城墙上的官兵直接就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