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刁民陈二狗 > 第五百五十九章 灭口全文阅读

第五百五十九章 灭口

之前试探,是因为陈二狗想知道上官家三位先祖,到底有多大的本事。也好为接下来对上官家的全面行动,做到心中有底。

而现在,他口中的京城二字,却确实提起了陈二狗兴趣。

虽然很多事情可以杀了他之后再问,毕竟鬼魂并不能在自己面前撒谎。但鬼魂却只能有问有答,而不能做到主动将所知道的一切告知自己,所以陈二狗顿时放弃了诛杀他的想法。

京城,华夏都城,集所有中心为一体。

即便京城与楚南五省相隔千里,但楚南五省最近所发生的一切大事,都离不开京城。所以陈二狗很想知道,这其中的原因。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楚南五省会高手匮乏?不仅武道羸弱,修真者更是罕见的贫瘠。修真高手个个隐居深山,不问世事。

除陵南省外,其它楚南四省,甚至连天阶武道高手都单手屈指可数。而且陵南省的天阶武者基本全部集中在我上官家,却几乎都是靠药物辅助而成。

老夫实话告诉你,除了华夏首都京城以外,这种现象遍布全国。一切的起因,皆是来自一百二十三年前,京城那场血战。”

见陈二狗停下了动作,眼神中也没了半点杀气。上官颐知道,他对自己的话提起了兴趣,所以在轻叹一口气后,自顾自的缓缓说了起来。

他的这些问题,一直都是陈二狗心病。

他的话也让陈二狗忽然想起了,之前在桃源村养伤的杨老爷子,也就是杨雨菲爷爷。

在陈二狗多次生机赐予输入和药物辅助治疗后,身负重伤的杨老爷子于三天前已经苏醒。

但他醒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一如既往的再次囔囔着要报仇,然后又不见了踪影。

只不过,这次陈二狗多了一个心眼。治疗的时候,在杨老爷子体内用真气汇入了一道追踪符。如此一来,不管他在哪里,陈二狗都能第一时间通过土地传承中继承的功法知道位置。

之前三天,杨老爷子的踪迹一直都在变化。直到今日,好巧不巧的,大概在京城位置内,却忽然停了下来。

所以陈二狗可以断定,杨老爷子的真实仇家,也在京城。因为之前就听他说过,那场恶战非常激烈,所以才瞬间将两者联系在一起。

但陈二狗还是失望了,因为时间对不上,杨老爷子到现在都没有一百二十三岁。

“小子,我们做场交易如何。只要你答应老夫,给上官家和老夫一条生路,老夫就将当年的一切……。”

虽然上官颐不知道陈二狗为什么会对此事感兴趣,但切切实实感觉到,他确实非常在乎,所以顿时灵光一闪道。

忽然一股奇怪的风声传来,陈二狗刚心中暗呼一声不好。下意识赶紧往上官颐身边靠去,想要保护他的时候,却赫然发现。他连话都还没说完,便已经断了气。

更让陈二狗惊诧的是,刚命丧黄泉的上官颐,居然连鬼魂都没有。

刚心中暗骂一声可恶,陈二狗刚发现上官颐脖颈之间多了两条血印,周围便已经一切回归正常。

眉间一蹙的同时,陈二狗赶紧激发土地感应能力,按照刚才风起的方向追了过去。

直到追出一里之外,陈二狗才通过土地感应发现,一条黑影不久前刚从一处小山坡上飞身而去。上官颐脖颈之间的致命伤痕,就是那黑衣人用真气所致。

相隔如此之远,却非常轻松能通过一丝极其细微的真气诛杀上官颐。陈二狗实在难以想象,那黑衣人刚才若是对自己也有杀心的话,会是个什么结果?

虽然已经意识到问题不对的陈二狗,要避开这一击并不难。但由此也可以看得出,在排除一些外界因素辅助外,那黑衣人的身手绝对在自己之上。

至于这黑衣人是不是上次碰上的黑衣人,陈二狗心中也没底。因为他包裹得非常严实,只能说从身材和速度上来看,确实有几分相似。

而且黑衣人还已经来了一段时间,以他身手要趁机杀手无缚鸡之力的上官颐并不难。所以陈二狗敢肯定,对方就是要等上官颐说出京城血战之后,再杀人灭口。

也就是说,他想让自己知道京城那场百多年前的血战,但又不想让自己知道太多。此人不仅对自己的行踪了如指掌,而且对自己的本事也有一定了解,出手之前,便已经做好了让上官颐魂飞魄散的准备。

来人到底是谁?又是谁在暗中操控这一切?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除了还是肯定和京城有关外,这些问题,即便陈二狗已经绞尽脑汁,也还是想不明白。

“陈,陈先生,您没事吧?”

就在陈二狗满心疑问和快速分析的时候,浑身挂满细微擦挂伤痕和已经衣衫褴褛的齐长青,一手提着面色已经发紫,奄奄一息的欧阳昌急匆匆赶了过来,一脸焦急的关切问道。

“我没事,只可惜,上官颐还是死了。”

快速挥出十几根银针扎入欧阳昌体内,陈二狗稍稍有些郁闷的轻叹一声道。

“您没事就真是太好了,我这半条命都差点给吓没了。”齐长青心有余悸的轻吁一口气道。

之前就已经对陈二狗佩服得五体投地,经此一战,齐长青更是连抬头正视他一眼的胆量都没有。这小青年,比他想象的恐怖厉害千百万倍。

就在他话音刚落的那一刹那,满心惶恐震惊的欧阳昌差点没被他的话给吓死。

虽然欧阳昌并不知道陈二狗到底有多少本事?但上官颐的厉害和身手恐怖程度,他却是一清二楚。那可是近两百年前的楚南五省第一天才啊!翻手便可毁山炸塘,往那一站,整个五毒峰的飞禽野兽都得给他让路。

“现在,你有两条路可选。要么死,要么在三天之内协助齐家,研究出对付上官家那种所谓神药的方法。

我的意思已经很清楚,既然他们是通过药物提升实力。那就要通过药物,毁了他们那身本事。这种方法最好还是无色无味的气体,而且必须不能伤害到自己人。”

在确保欧阳昌没有生命危险后,陈二狗抬掌便压在了他脑门上,铿锵有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