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这该死的求生欲[穿书] > 120、第 120 章全文阅读

120、第 120 章

一路上, 两个小伙伴外加一个司机听了一路跌宕起伏、不容于世的悲惨爱情故事。

江落工作的时候天天听客户唠叨,其他不敢说什么,有些客户的生活那是比电视剧还要狗血。他的口才也在一次次应付甲方中练了出来,借用电视剧内容和客户的生活经历后, 江落提取出了一个完整的故事大纲, 他开始演了。

从你爱我我不爱你,你追求我我不胜其扰, 到你死了后我发现我早已爱上了你。整个故事有悲有喜, 有甜有虐,连听相声的司机大叔都默默关了相声,竖起耳朵来听江落的故事。

“……池尤在我们学校做助教的时候, 下课了会把我拎到办公室补课,又带着我满校园的乱跑, 说是锻炼我看风水的能力。但我以为他是在故意为难我,”江落靠在椅背上,整个人被阴影遮盖,惆怅从他白净润泽的眉眼中流露,“那天他和我告白,我转身就走了……谁知道我走了之后,他就死了。”

陆有一恍然大悟, “怪不得你那几天天天在骂池尤,我还以为你是在嫉妒他。”

江落心道, 可不就是嫉妒吗。

原主嫉妒池尤的天赋,池尤又不是真的温柔善良, 下课后就笑眯眯地折腾原主,明面上说是补课,实则不动声色地在原主面前展露他的天赋。原主没有能力但却心高气傲, 心胸又格外狭隘,看着自己怎么也学不会的东西轻而易举地被池尤轻松做出来,精神日益扭曲之下,更是恨上了池尤。

江落苦笑着摇摇头,“现在回想起来,我真想回到那个时候。”

话音刚落,一股阴风猛然袭向了窗口,疾风如利剑般从玻璃窗外呼啸而过。江落一怔,抬起手一看,白皙的小臂上,已经本能地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转头看向窗外。

阴云阵阵,路旁成年人手腕粗细的纤弱小树被风雨吹得支零破碎,楚楚可怜。雨滴从车窗上斜斜划过,再不堪承受地缓缓滴落。

透明的雨滴逐渐变为丹色,犹如一滴鲜血,暗示着生命的衰落。

正巧滑落到了江落的眉梢处。

江落面无异色,他收回视线,抬眸看向后视镜,镜中只有他们三人以及坐在前方的出租车司机。

并没有恶鬼的存在。

或许有,但是他看不见。

“怪不得那段时间池尤总是会把你留在办公室,”叶寻若有所思,“原来他只是想借机和你过二人世界。”

江落,“是……”

玻璃猛地一声脆响,竟然裂出了一道蜘蛛网似的裂痕。

后座上的三人瞠目结舌地看着车窗,陆有一喃喃道:“老板,你这车窗是不是有点太廉价了啊?”

司机懵住了,“这不可能啊。”

玻璃裂痕中透进来了冷风,吹在江落的脖上有股泛着死气的冷,好像有一只手正饶有兴趣地摩挲着江落的脖颈,暗中警告着江落不要胡说。

江落摸了摸脖子,只摸到了一团凉气。

司机师傅一直想回头查看下车窗是怎么回事,奈何还要开车,看了两眼只能回过头。陆有一和叶寻往旁边挤了挤,给江落腾出一个安全的位置,叶寻继续问:“我说对了吗?”

脖子骤然被收紧,江落不由咳了咳,喉结轻轻滚动两下,竟然连咽口水都感觉到了一丝困难。他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撩了撩肩旁黑发,艳丽和英气混杂逼人的脸上绽放一个微笑,肯定地道:“是啊,池尤想和我过二人世界。”

江落记得很清楚。

池尤现在杀不了他。

即便池尤能杀他,也不会是现在这样只捏着他的脖子。池尤应该像是原文里的那样,用残酷而血腥的手段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样浮于表面的警告更像是在戏耍着江落,就像是人类逗弄亮着爪子的野猫,野猫的脾气越是嚣张火爆,逗弄起来越是好玩有趣。如果江落在这个时候改了口,反而才会让池尤感到无趣,进而毫不留情地杀死他。

果然,这句话说出来后,江落也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脖子处的阴凉感缓缓消散,只剩下坏了的玻璃窗。

半个小时后,三人到了目的地。

江落率先扫码付了钱,过了半分钟,司机才收到了到账的提醒,除了车费外还多了千把块钱,备注写着“车窗费( ̄︶ ̄)”。

司机惊讶抬头,往外一看,三个人已经走远了。

129酒店是本地一家网红酒店,位于北三环东路,位置偏僻,之所以能火,主要是因为环境优美、造型新颖,再加上舍得花钱宣传。

外观模仿的是童话故事中的城堡样式,粉红与明黄的配色显眼无比,绝对能吸引人的眼球。

经过之前的交流,陆有一和叶寻明显接纳了江落,陆有一主动问道:“你出发前看过129酒店的资料了吗?”

江落老实摇摇头,“没有。”

陆有一面露同情,显然是认为江落是因为池尤死了才没看资料,“没关系,一切都会过去的。”

江落配合地露出一个坚强的笑。

陆有一,“我把资料大概和你说一说。你之前有听过129酒店吗?”

江落点头,“听说过。”

经常出去玩的本地大学生们基本都听说过129酒店,这家酒店主打童话风格,号称会让客人们享受到脱离现实烦恼的梦幻童话生活。里面的主题房间多种多样,最为出名的就是睡美人、白雪公主等主题房间,生意最火爆的时候,连续排队一个月都不一定能预约上一间房。

陆有一道:“129酒店很火,甚至会有很多人专门从外省跑来这里打卡。但在半年前,129酒店的生意突然就走了下坡路。”

“网站上的评分越来越低,住过129酒店的客户开始频繁地投诉。据他们所说,他们住在酒店时会感到莫名的头疼、睡眠不良、精神衰弱,从酒店回去后,还会发生非常倒霉的事情。”

叶寻接过话:“但到这里为止,129酒店的老板还没察觉有什么不对。直到一个月前,有外省来本地游玩预订129酒店的一队客人中,在这里凭空消失了三个人。”

江落:“129酒店没有监控?”

“正因为监控失效了,人又失踪得诡异。所以官方认为这是玄学一侧的事件,将店长的委托交给了院长,院长作为任务发给了我们,”叶寻漫不经心说着,突然抱起兔子玩偶放在眼睛下方,转过头面无表情地朝江落和陆有一卖萌,“我问过小粉了哦,小粉说干完这一票,我的学分就够参加云南的比赛了。”

陆有一羡慕道:“我还差很多。”

说完,他们齐齐看向江落。江落想了想原身的成绩,沉默了一会,“我的学分是3分。”

陆有一和叶寻:“嘶。”

丢人,真丢人,作为从小到大碾压别人的学霸,江落都想要把原主拉出来抽上一顿。

叶寻所说的比赛,正是玄学界四年一次的大型比赛,今年的地点是在云南,每次比赛都会引起圈内人的极度重视,被视为玄学风水届的盛世,比赛也有一个和江落的专业一样科学的名字,叫“全国大学生自然科学竞赛挑战”。

各大学校之中的玄学系学生,学分满20分以上才可以参加比赛。

陆有一和叶寻惊讶了一下,想起江落以前的作风,又见怪不怪了。陆有一怀疑江落是不是根本没听过课:“你这个学分也太丢人了,江落,你上课的时候到底学没学东西?我考你一下,你看一看周边的环境,说说129酒店的风水怎么样。”

江落闻言站定,往周边看了一圈。

原主脑子里空空荡荡,没什么专业知识。但江落是学设计的,学设计的人多少要学习一些风水知识,免得犯了忌讳。

他先是看向129酒店,造型童话的建筑在青山绿水之间独树一帜,江落挑挑眉,“后有山,前有草,左有水,右有长道,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齐聚,是块风水宝地。”

怪不得以前的生意能那么火爆。

江落又往周围看去,突然“咦”了一声,“周围还有一个法院。”

叶寻淡淡道:“那是前两年刚建起来的,以前是个屠宰场。”

江落笑了,抬手指了指酒店两侧的窗口,“窗口正对着法院,无论是屠宰场还是法院,都是至阴至阳的地方,对人没有益处,这就犯了窗外煞。”

屠宰场血腥气太重,被杀死的动物冤魂会形成消极的磁场,长期在屠宰场工作或者住在周边的人会被磁场影响,变得暴戾易怒,或者会不明缘由的消极难过。法院则因为过于刚正,阳气太盛,也会产生一些不好的影响。

陆有一对他刮目相看,觉得自己之前真的带上了有色眼镜,看待江落有失偏颇,“江落,我原本以为你只有脸能看,原来除了脸能看之外,你至少能比得上我二姑她嫂子家还在上小学的外孙女。”

江落:“……”他有时候觉得陆有一能活到这么大也不容易。

三个人走进了童话城堡里,店长早就抓耳挠腮在等着他们了。见到他们来了就松了一口气,可再一看他们三个年纪轻轻的模样,又不禁面露绝望,“来的怎么是三个小娃娃啊。”

店长又看了一眼叶寻和他怀里的兔子玩偶,顿时捂着脸崩溃地哭了起来。

叶寻面无表情,“他说我们是小娃娃。”

陆有一摸摸脸,喜滋滋道:“他说得没错啊。”

江落硬生生从叶寻脸上看出了几分控诉,看样子叶寻因为玩偶受过许多次类似这样的轻视。作为一个刚刚被叶寻帮助过的人,江落摸了摸下巴,“我有个办法让人以后再也不会说你是个小娃娃,要不要试试?”

叶寻立刻同意,“好。”

江落让叶寻和陆有一退后,独自一个人走到老板跟前,屈指敲了敲桌子,“老板,你哭什么?”

老板哽咽抬头,“来的都是小娃娃,还不让我哭吗?”

江落,“你知道什么叫人不可貌相吗?”

“我们三个学生能被派来接受你的委托,那就证明我们有能力办好你的事,”江落指了指叶寻,“这哥们厉害着呢,鬼见了都害怕,你还怕什么?”

老板半信半疑,“这娃娃有啥让人害怕的啊。”

江落叹了一口气,“我实话告诉你吧,他抱着的那只兔子玩偶根本不是兔子玩偶,而是上百个恶鬼凝聚起来的咒物,普通人抱着会出事,但他抱着却没事,你知道为什么吗?”

老板有点害怕了,“为什么?”

气氛逐渐诡异阴森,老板小心翼翼往叶寻怀里的玩偶看了一眼,竟然看到玩偶毫无人气的眼珠子真的转了一转!

老板呼吸一滞,脸色煞白,差点儿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江落没有看到玩偶的变化,他的语气逐渐阴冷:“因为他喜欢吃鬼魂,不开心了吃,开心了也要吃,你看他长得小,其实已经有五十八岁,只是因为他吃的鬼魂太多,体内阴阳相逆,才停止了生长,怨灵玩偶也怕他身上的气息。你的酒店发生那么大的怪事,我们敢来,这不都是因为我们跟着他吗?”

老板打了个寒颤,他不敢再看怨灵玩偶,“我、我知道了。”

江落敲了敲桌子,压低声:“记着,别把这件事告诉别人。”

老板僵硬点头,他深呼吸一口气,走到叶寻和陆有一跟前,干笑道:“同学们对不住,我绝对信任你们的能力,之前说的话都是我开玩笑呢哈哈哈哈!别介意别介意,要不,我这就带你们去之前客人失踪的房间?”

叶寻嘴角微勾,矜持地点点头,“走吧。”

江落跟在最后,陆有一好奇问他,“你跟老板说了什么?”

江落感叹地道:“老板是个好人啊,我说叶寻不喜欢被人叫做小娃娃,他立马知错就改,发誓说再也不这么叫了。”

陆有一不由连连点头:“现在很少见到这样知错就改的大叔了。”

129酒店内部做了很大的庭院景观,几乎成了个小游园。与其说是一个酒店,不如说更像一个住宅四处分散的庄园。

老板带着他们穿过一处凉亭的时候,凉亭中正有一老一少奶孙俩坐在摇椅上休息。

老板解释道:“这是我老娘,被我接过来玩一两个月,那屁孩子是我娃子,今年才三岁大呢。”

小孩子被摇椅晃得睡着了,老奶奶拘谨地和他们打了个招呼,抱着孙子慢悠悠地走了。

江落定定看着孩子莲藕般胖乎乎的手腕,怀疑自己眼睛是不是出了问题,不然他为什么会在这条手臂上看到一团黑雾似的气?

“陆有一,”江落捅捅陆有一,眼睛还直勾勾看着远去的孩子,“你看到那孩子手臂上的黑雾了吗?”

陆有一茫然道:“什么东西?我什么都没看到啊。”

江落:“什么都没看到?”

陆有一摇了摇头。

江落皱眉,沉思着跟上了老板的脚步。

他无比相信自己,陆有一没看到不代表他看的就是错的。所以,他看到的是个什么东西?

他其实更想问“我这符能卖?”。

葛祝移不开眼,“我、我想买,但我没钱……”

江落:“……”

葛祝的话听起来很像是在耍江落,但他的表情却说明了不是如此。江落不放过他脸上细微的神情,轻轻放下笔,拿起了这张符。

葛祝的目光随着这张符的移动而移动,江落确定他表情的真假之后,干脆利落地把这张符交到他的手里,“送给你了。”

葛祝受宠若惊,“送给我?!”

江落耸耸肩,“嗯,送你了。”

画这张符的原材料都是桌上的东西,江落甚至没费什么力,这么简单就能做好的东西,送出去换一个人情很值。

葛祝手足无措,捧着符纸感动地道:“江落,我可以给你跑腿,我虽然没钱,但是我能给你洗衣服刷盘子,我做这个非常有经验。”

江落看了看一身仙风道骨的他,再看了看不远处浑身洋溢着有钱人气息的陆有一,不由感叹世界是多么的缤纷多彩,“不用了,你多教一教我学习上的事情,这就足够了。”

葛祝眼泪都快出来了:“福生无量天尊,世上果然还是好人多。江落,你以后尽管来问我,我一定知道什么就告诉你什么。”

说完,葛祝忍不住又仔细端详了一下符纸,“符文灵动,炁体行云流水不说,竟然处处所蕴含的力道都均匀相同,绝对是一张难得的上等符箓。”

江落默默把他的话记在心中。

原身写符时并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联想到他先前在129酒店中看到的黑气,江落感觉这些变化都与他自身的灵魂息息相关。

他可能确实是一个小天才。

葛祝喜气洋洋地看着江落,“江落,你怎么突然之间,就能写出这样的符纸了呢?”

江落面无异色,刚要忽悠,葛祝的表情就变得恍然大悟,“你一定是因为要给池尤报仇,所以奋发图强了对不对?”

他一边说,一边确定了自己的猜测,忍不住感叹道:“原来爱情真的可以激发人的潜力。”

江落的眼睛弯成了月牙,看着就能让人感觉到他的高兴,“对啊,他让我脱胎换骨了。”

脱了十八次胎,换了十八次骨。

呵呵。

他们两人的动静吸引到了老先生,老先生皱着眉走过来,严肃道:“你们不写符,在这里做什么?”

葛祝:“老先生,我们……”

老先生突然打断了他的话,惊喜盯着他手中捧着的符箓,喜不自禁道:“葛祝,你写符的功力又进步了啊!”

葛祝不好意思道:“老先生,这道符不是我写的,是江落写的。”

老先生一愣,迟钝地看向江落,江落清清楚楚在他眼里看出了浓重的怀疑。

江落头上连个汗都没出,旁人才刚开头,寸步难进,他就已经写完了?

这就犹如有人跟老先生说“母猪会上树”,这不是开玩笑的吗?!

“是吗?”老先生虽然没说什么,但神态举止已经说明了不信,他淡淡道,“不错不错,江落,你可否再写一张给我看看?”

葛祝犹豫道:“这一张符写下来就要耗许多力气,先生,还是别让江落写了。”

江落笑眯眯接话道:“再写一张和这张一样的?”

老先生直直看着他,目光压迫:“对。”

江落笑了,“这么简单的事,我当然可以了。”

老先生听见这大言不惭的话,眼中再一次弥漫出失望,“那你就写吧。”

江落当真抽出一张黄符,轻松随意地下了笔。

这张符纸从开始到完成都在老先生眼皮底下发生。他眼睛缓缓瞪大,看一眼符纸,再震惊地看一眼江落。

江落半滴汗都没出,甚至觉得画符比画图纸简单多了,图纸尺寸精密一点儿也不能错,画符就比较随心,“这样行吗?”

葛祝惊呆了,“福生无量天尊啊……”

老先生被这一声惊醒,倏地眼睛放光地拿着江落刚刚画好的符纸凑到眼前使劲看了一会儿,大笑着转身就往外跑去,行动之迅速,让班里众人瞠目结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