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收藏大玩家 > 第209章,如来应化事迹,民初四书,全文阅读

第209章,如来应化事迹,民初四书,

沈瑜一直在考虑,已经被店老板准确判断的古玩,为什么在虚拟地图上会显示为蓝点。想来想去,唯一的可能是,低估了古玩价值,或者,这些东西未来会升值。

他离开百函斋,在街上逛了一圈,居然又在地图上看到了蓝点。

之前一直没找到,如今居然连续遇到。

他很快找到了一家名叫阅汉书局的店铺。

这家店铺也是以卖旧书为主,老板是位极胖的中年人。店里有两位服务员正在招呼客人。

看到有客人上门,老板对沈瑜说:“您好,您想看点什么?我们这里有旧书、票卡。”

沈瑜对老板说:“我来逛旧货市场,没什么目标。”

老板听到这番话,也没有表现出异样,笑着说:“我这里旧书最多,老教科书,四书五经类的都有。”

沈瑜随着老板的介绍,迅速把店铺陈列的商品浏览一遍。三排展示柜倚靠墙壁摆放,展示柜里放着许多书籍。

他指着一排展示柜里的旧书问道:“老板,我能看看那套的四书吗?”

老板看了看沈瑜指的书籍,解释道:“那套四书是民初的覆宋淳佑本四书,是小墨妙亭刊本。”

老板小心的把书搬了出来,放到条案上。

沈瑜戴上手套,开始翻看。

这套四书一共有14厚册,有大学一卷、中庸一卷、论语十卷、孟子十四卷,附考异一卷,后有跋文一篇。

老板在一旁解释:“这套书的尺寸是31.6×20.7cm,开本极敞,白纸精刊初印,原装保存,品相极好。自己收藏或者赠送朋友都没问题。”

沈瑜把书放好,问道:“您这套书要多少钱?”

老板说:“这套书保真,2万8。”

沈瑜摇了摇头说:“您这价格比行价贵了,能便宜点儿吗?”

老板笑呵呵的说:“你如果真心想要。两万六千元,不能再讲价了。”

沈瑜觉得这个价格也不低。不过,老板报价之后,这套四书在地图上依旧是蓝点,就点头同意。

老板高高兴兴的帮沈瑜把书仔细包好。

沈瑜说:“老板,我还想再买些佛经类的书。”

老板犹豫了一下,说道:“我这里佛经类的书不多。”

沈瑜指着另一排展示柜几本儿较大的书,说道:“那几本书不是佛经吗?”

老板看了一眼,释然道:“那是释迦如来应化事迹。”

他把几本书拿出来,给沈瑜介绍:“这是光绪7年,也就是1881的释迦如来应化事迹,清代比丘开慧著。”

这套书,一共有4大册,是介绍释迦牟尼佛诞生、修行、成道、说法、成佛的事迹。

沈瑜翻开第一本,看到了书中版画的形象生动,线条流畅,镌刻精美。

店老板介绍道:“这套释迦如来应化事迹,一共刻图二百余幅,图文并茂,开本巨大,白纸初刊初印,保存品相佳。尺寸是 41.3×33cm。”

沈瑜把四本书依次看过一遍,直接问价。

老板说:“4万元。”

沈瑜经过讨价还价,讲到了38000元。

最终,他买下了两套书,一共用了64000元。

老板看到沈瑜的背包装不下两套书,就找来了一个比较结实的帆布提包:“这包送你了,装书比较合适。”

沈瑜谢过老板,离开阅汉书局。

他估算时间,此时已经来不及继续捡漏,要尽快赶去拍卖会征集现场。

他搭车回到了酒店,从修复空间取出瓷器,略做观赏,就用两个大提包,仔细的装好几件瓷器,赶去万利拍卖行。

国贸万利大厦。

门口的安保人员看到沈瑜提着两个大提包,大概猜到了他的来意,让他在登记之后,告诉他拍品征集现场在二楼。

沈瑜先给彭经理介绍的工作人员打了电话。不久,就有一个穿白衬衣的人走了出来。他看到沈瑜之后,走过来问道:“您是彭经理介绍的藏家?”

沈瑜说:“是我,我叫沈瑜。”

那人边和沈瑜握手,边自我介绍:“我是业务部的曾旻。”

曾旻带着沈瑜到了二楼,进入大厅里的拍品征集现场。

此时已经是下午3点,沈瑜发现来这里送拍品的藏家不多。

他看到再一排专家席上,坐着八位鉴定专家,其中还有他曾经见过的杨老师。

杨老师此刻正好有空闲,看到沈瑜拎着两个大提包进来,随即站起来,向沈瑜走了过来。

沈瑜将提包轻轻放下,迎了过去说道:“杨老师您好。”

杨老师伸出手来和沈瑜握手:“小沈,咱们认识之后,你一直没到首都来玩儿。这次来,也算是支持我们的工作,我看到你发的瓷器资料了,等一会儿,我给你介绍几位鉴定专家。”

沈瑜说:“谢谢杨老师,给您添麻烦了。”

杨老师和沈瑜寒暄几句,回到座位上。几位暂时没事的专家和工作人员,看到杨老师的举动,开始注意沈瑜。

排队等待的时间里,沈瑜仔细的观察前面的藏家们带来的藏品。

藏家送来的拍品,大部分都没能上拍。看得出来,拍卖行对于拍品的征集还是很严格的。

专家席的鉴定桌上摆着几张名牌,分成了杂项,瓷器,玉器,书画四个大组,一共八个鉴定师。

沈瑜带来的是瓷器,他重点关注了瓷器组的两位专家。

一位带着宽边眼睛,看起来很儒雅的中年人,另一位是秃顶的老者,眼睛很大。

沈瑜等了大概30分钟,终于轮到他了。

他背着背包,两手各提着一个大包,走向鉴定席。

还没有离开的藏家们露出笑意,沈瑜的打扮更像是外出旅游的人。

沈瑜轻轻的把提包放下,先对几位老师打招呼:“几位老师好,我叫沈瑜。”

杨老师笑着说:“我给大家介绍,沈瑜是滨海来的,还是滨海市收藏协会的会员。另外,你们也都听说过一件事儿,他给魔都博物馆捐了一件乾隆时期的铜胎画珐琅寿春宝盒。”

“哦!我听说过这件事儿。”杂项鉴定组的一位老师说:“我专门找资料看过这件藏品,一直想找机会去看一看。”

另一位老师对沈瑜说:“刚才觉得这名字有点儿耳熟,今天总算是认识了,以后咱们多交流。”

杨老师给沈瑜介绍几位专家组的成员。

瓷器组的中年人姓简,大眼睛的老者姓曲。曲老师来自博物馆,简老师是万利拍卖行的鉴定室。

其他几位老师都要么来自博物馆,要么来自拍卖行或者典当行。

曲老师听几人聊了几句,就说道:“刚才我听杨老师说,你这次带来的藏品是瓷器。咱们先看看东西,然后再聊天。”

沈瑜点头,先从提包中拿出了清宣统醴陵釉下五彩花卉瓶。

这件瓷器被摆到桌上,曲老师与简老师眼前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