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治愈系马甲精 > 82、第 82 章全文阅读

82、第 82 章

购买率不足, 请排队候车,正文君正在开来的路上  // //

// 晋.江.文.学.城.独.发 //

第八章

我是咒术高专学生虎杖悠仁,当我跟同年级的同学伏黑惠、钉崎野蔷薇一起到西东京市少年院出任务时, 受到了特级咒灵的攻击。当时我们只顾救人和完成任务,却忽略了来自咒术界高层的背刺。

幸亏最强的【五条老师】来救我们了!

又获得了新的宿傩手指的我,吞下手指后陷入昏迷,被两面宿傩顶号上线了,等我醒来后——

风评被害的我竟成了一代男同?!!(划掉)

心怀不满的高层老头们已经不顾五条老师的脸面向我们下手了, 要是让他们知道虎杖悠仁还活着,不但我的性命难保, 还会危害到我周遭的同学老师们。

在五条老师的独/裁决定下, 我们隐瞒了“虎杖悠仁还活着”的消息。当二年级的真希学姐向伏黑他们问及“为何今日表情更加阴沉”时, 情急之下,没有丝毫演技的伏黑和钉崎, 竟说出要给已经“死去”的我举办一个纪念会……

伏黑,你们在做什么啊伏黑!

为了搜集那些咒灵派来的卧底们的情报,我被五条老师安排住进了地下室, 写作咒力特训读作挨打。

天天看电影时常被剧透经常挨咒骸的打。

然后我接到了五条老师的通知:“呐, 悠仁, 要不要参加自己的葬礼啊~”

哈哈哈, 也许很多人都没有这种体验吧, 自己参加自己的葬礼什么的。

“听上去很有意思嘛,要去要去!”于是,我愉快地和五条老师击了个掌。

——十分神经大条地接受自己死人设定的虎杖悠仁最近的日常剧情概括。

***

西东京市少年院事件结束后, 被【五条悟】拉去生得领域里的两面宿傩,自【五条悟】若无其事地出来后,都没有出现。

连出声和虎杖悠仁互怼的日常活动也都停止了, 仿佛从虎杖悠仁体内消失了一般。

这一度让一年三人组非常好奇在【五条悟】的领域空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太厉害了,能够压倒两面宿傩的【五条老师】,绝对是个比反派boss还要魔王抖s的人物吧!

可恶,很好奇,但是不敢问啊。一年三人组齐齐想道。

谢谢,本人并不这么觉得,我只是个莫得感情的鲨手罢了。

没有那种世俗的欲望.jpg

矢泽遥斗面无表情地想着,一回想到那天的场景,他就开始幻痛,情不自禁地揉揉自己酸痛的手腕。

尽管那个时候用一个尺度略高的姿势绑住了两面宿傩,也确实愉悦了一番,毕竟那是两面宿傩从未有过的狼狈模样。

略微粗糙的麻绳从胸前绕过,在几个重点部位打出漂亮的绳结,然后死死缠住发达而富有健硕之美的肌肉。

两面宿傩每次因疼痛而不禁发出的呻/吟,乃至一呼一吸都能牵动绳索的颤动,颤动的麻绳又会摩/擦着身体,留下殷红的痕迹。

色气又不失阳刚。

即便矢泽遥斗是纯正的直男,也不由得想喊一句:大爷,饿饿,饭饭。

当然,必须在忽略那是两面宿傩的情况下。

因为不知不觉间变得在意虎杖悠仁几人的矢泽遥斗,自然是不会因为对方的颜值而放过两面宿傩的。

俗话说得好,一个男人如果过于精力旺盛了,那给他的肾扎一刀,必定会消停不少。

于是,两面宿傩挨了矢泽遥斗一顿刀子,基本刀刀捅肾。

矢泽遥斗眼睛已经失去了高光。

不是他不想关“月读”,而是这技能一旦开启就不能停下来了,第一次开这个大招的矢泽遥斗表示后悔,就是十分后悔。

72小时的精神折磨,不光是对两面宿傩的,再加上“月读”大招的冷却后遗症,负面情绪短时间内的集中爆发,矢泽遥斗在这样叠加的精神暴击下,直接影响到了自身心情。

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糟糕,哪怕已经是好几天后了,矢泽遥斗还是有种难言的烦躁和郁闷。

那是【五条悟】的体术教导课,几人聚集到学校后方的一片茂密森林的空地上,虎杖悠仁虽然有大猩猩的玩笑代号,也处于假死状态,但还是摸了过来。

【五条悟】的体术课能够教他如何更加合理地利用自己的每一分力量,用力最少造成威力最强的攻击,这对于虎杖悠仁来说也是一个更上一阶的修炼。

只是【五条悟】教给他们的攻击方法里,多少暴露了些什么,比如每一招都是对着人体死穴而去,战斗过程中减弱自己的存在感等等,无不像极一个资深暗杀者。

实际上当过忍者但被锁定记忆的矢泽遥斗:ovo?

【五条悟】身上的每一个秘密,都似乎被重重迷雾和阴云笼罩着,一年三人组直觉告诉他们,那些谜团背后,是让人无法接受的沉重真相。

平日里没有什么事情,【五条悟】是不会出现的,已经好几天没见到他的一年三人组,一个照面,就发现了他的心情低落。

银发青年眼眸暗沉,在阳光下也显得纯粹漂亮的银白发丝随风轻晃,由于一段时间没有剪发,耳边的头发略长了些,柔顺地蹭着锁骨处的皮肤。

他眉头无意识地紧皱着,抿着唇,唇角弧度微微向下。

眼角眉梢满是轻愁忧郁,苍蓝色的眼瞳也像是聚集了阴雨天的乌云,湿嗒嗒的,仿佛随时都能下起雨来。

这是鲜少出现在五条悟脸上的神情,但在一年三人组的印象中,却总是在这个【五条悟】脸上表露出来。

三人彼此间交换了个眼神,传递一番信息后,凑了过去。

“五条老师,天气太热了,我们去休息吧!”钉崎野蔷薇用手扇了扇风,做出一副被热得不行的样子。

“是啊是啊,我们去吃冰淇淋吧,听说五站外新开了一家网红甜品店,那里的抹茶奶油冰激凌好评度超高的!”虎杖悠仁丝毫没有一点自己“已经死了”的自觉,在摆脱了智障后遗症后,依旧活力十足地说道。

被硬拉过去,念及同伴心意,伏黑惠保持住日常的酷哥冷拽脸,点头表示认可。

矢泽遥斗:“?”我们不是才刚上课不久吗。

你们这波算不算是逃课啊。

结果还是出来了。

矢泽遥斗环视了四周。

从排起长龙的队伍和相当精致的装修来看,这确实是一家名气网红店。

由于一年三人组的行为是临时起意的,事先也没有串通下计划,本就聪明的矢泽遥斗,一眼就看穿了他们的目的。

那三个少年是想让他开心起来,不求是否兴高采烈,但至少不会一直沉浸在一个低落的状态里。

虎杖悠仁,明明自身情况很危险,五条悟思索一番给他安排了假死,暂时退场隐藏在暗,可他现在却从安全性高的高专里跑出来。哪怕做了一番伪装,也有着一定的暴露风险,何况是在人流众多的网红店里。

伏黑惠,明眼人能够看出他是不太喜欢这样喧闹的场所的,日常观察里也可以看出来,比起人类,他更喜欢和自己那些动物式神们相处(……),玉犬白重伤的时候眼底也流露出心疼神色的他,此时却让玉犬白陪伴着自己,任由隐藏毛绒控的矢泽遥斗各种rua。

钉崎野蔷薇,是个很在意自己仪容,既潇洒又飒爽的女孩子,在夏天的时候,很烦恼流汗后的黏糊湿腻,但现在挤在一堆人中,好不容易买到了人气极高的限定甜品后,一手端着放着甜品的碟子,直接放在矢泽遥斗面前。

这些细微举动,无不体现一年三人组的温柔体贴。

矢泽遥斗恍然明白了,为何他在两面宿傩企图伤害他们,杀死虎杖悠仁的时候,感到出乎意料的生气和在意。

正是因为这些比灼烫日光微弱的点点萤火,不断顺着通往心脏的脉络涌来,浓烈而温暖得让这只已经疲惫不堪的猫咪,想要眯起眼睛睡起甜美的一觉。

终归到底,矢泽遥斗还是不安的,这种不安一方面是与自己往日伙伴,马甲精系统的失联,一方面就是对这个世界剧情、马甲记忆乃至自己本身记忆的一无所知,这两者造就了他这段时间看似平静,实际暗藏惶恐不安的心态。

既往经验再怎么丰富,也抵不过被加上一个失忆debuff,再者,他原本性格也没有表面上看来的光明正面。

在体会到咒术高专内众人给予他的温柔照顾后,矢泽遥斗这种晃动的心态并无一丝缓解,反而更加严重了。

这种复杂负面的心绪在和两面宿傩的战斗中猛地爆发。若是说一开始打算把两面宿傩摁在地上狠狠摩擦是为了虎杖悠仁,那到了后头,长达72小时的单方面斗殴则是在宣泄自己的情感。

可是一阵发泄过后,迎来的便是更深的空虚和害怕。

他于这个世界而言,又是怎样的存在?

矢泽遥斗不明白,也想不通。

如果他一直没有联系上马甲精系统,不得已停留在这个世界,直至死去,那他又该怎么办呢?

他并不是真正的五条悟,只是披着马甲的冒牌货,这个身份是假的,所谓的过往记忆也是假的,真正的他一无所有。

特别是众人脑补的那些悲惨剧情。

说来讽刺又可笑,利用他们对这个身份、这张脸的移情,有意无意地误导他们,使得他们把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再装出一副可怜的模样,偶尔暴露出些什么,令他们感到心疼怜惜。

殊不知一切都是假象。

而他,则像个小偷,心安理得地接受他们对【五条悟】的好意,还为此感到一丝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