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从全球穿越开始 > 第一六三章 洞天福地管理委员会全文阅读

第一六三章 洞天福地管理委员会

新历二一五年除夕。

又一年新旧交替,万象更新的前一刻,盘膝坐于静室床榻之上,做好准备的姜不苦意念再次被炎夏神龙主动拉到了祂的头顶上。

祂庞大的身躯依然匍匐在一百零八古迹洞天之上,祂给自己设了一个“闹钟”,平时都处于半沉睡状态,但在每次履行“摄政王”职责之时都会提前醒来。

不仅要熟悉自身情况,还要熟悉其他阵营,包括深海意志的情况。

因为祂第一次唤醒祂们时埋下的伏笔,现在不用每次环游星球一周,登门探查情况,只需要循着那留下的印记就能知道祂们的近况如何,如果有必要,祂还能通过那印记向祂们传递一些信息,实在方便又快捷。

上一次,也就是新历二一零年除夕醒来探查情况时,其他三真神阵营、圣族阵营倒是都还好,就深海意志的情况有些古怪。

有点类似于修行者忽然受到外魔侵扰,又引动骨子里潜在的一些隐患,有种即将有走火入魔的趋势。

对此,祂虽也有关注,但也不是太着急,或者说,在祂的思维层面,“着急”和人类的着急是两码事,能够一二十年内解决的问题,那算是电光火石,迅如闪电,时间尺度拉长到三五十年,也算是效率惊人。

所以,祂原本打算继续观察一两次,看看祂变化的趋势,结果这次却发现,深海意志虽然变得更加暴躁了许多,可内里的情况反倒没有更进一步的恶化。

因为无论是祂还是在祂内部拱火作祟的“外魔”,现在都将矛头对准了新大陆周边海域,炎夏官方的“清醒疗法”现在还没有正式开始,当下还在以扎根基固地盘,将炎夏人道接驳过去为主线,却已经开始产生效果了。

其他阵营的情况则都还不错,虽然发展有快慢,但也都还是在成长,特别是祂引入了竞争机制后,没有哪个真神愿意自己一步步落后于他神,每每稍有掉队风险,就会以特级加急神谕的形式天天在那些以神仆自居,却在人间享受至高权柄的家伙们脑海中放警报,就如同用无形的长鞭催促鞭挞着他们,让他们不敢有丝毫懈怠。

也没有哪个神仆敢懈怠,不管心里如何想,都会使尽浑身解数,目的只为了更快更好的完成神谕内容。

因为这些真神都非常善于总结学习,无师自通的就把炎夏神龙用在祂们身上的手段用在“神仆”们身上,总会有因为对待神谕不够虔诚,任务完成的效率不够完美的神仆失去侍奉真神的资格,也总会有表现卓著者得到奖励。

作为真神在现世的代言人,三真神阵营的神庙教会自然拥有极高的权柄,甚至人间的一切法都可由他们一言而决,地方的统治者,高贵的种姓,古老的家族,庞大的财团寡头,都必须雌伏于他们之下,或者与他们合为一体,但他们并不掌握有世界真理的最终解释权。

真神在世的当下,神权神谕更不是能被他们随意装扮的玩意儿,真神真可以剥夺他们的任何的权柄,都不需要自己动手,只需要神谕告诉其他人“这不是我的信徒”,那么这人在这阵营中曾经有多辉煌尊贵,下场就会有十倍百倍的凄惨。

当祂们无师自通的掌握了这套驯服神仆的法门后,根本不用担心自己的意志是否能够彻底贯彻,下面执行是否积极得力的问题。

真正能在祂们长期竞争中造成影响的,只有祂们本身的“根骨”,而在这一点上,大家都没有什么明显差距。

毕竟这是一个开放的社会,若某阵营某真神发现在某些方面的竞争中落后他神,那祂自然不会死犟着一条道走到黑,抄作业也好,偷学也罢,反正,你的最终也会变成我的,然后变成大家的,莫不如此。

反倒是圣族阵营的表现让炎夏神龙有些惊讶,作为包括炎夏和三真神阵营在内各阵营的污秽气韵收容站,发酵池,真让祂走出了一条全新的道路,底蕴浅薄的祂在与三真神阵营的竞争中竟然丝毫不落下风,若是以成长幅度而论,甚至隐隐还超出了一线。

姜不苦意念被拉进此地之后,第一时间将炎夏官方今年的提案数据传了过去,就在任务完成,即将被“踢飞”的时候,他连忙高呼:“等等,我还有话说。”

接着便把这段时间心中一直琢磨的事情化作一道意念送了过去。

自接收到这股意念之后,炎夏神龙便陷入了一阵长考之中。

只见祂身周缓缓流动的人道气韵都有了明显的加速,对祂已经非常熟悉的姜不苦直到,这是祂在深入思考推演的标志。

许久之后,祂才传来一道意念。

虽然并非语音文字,但他还是准确地理解了祂的语意。

“可以,不过,我很忙,每五年清醒一次就已经很耽误事了,不能继续分心,而且,这事流程过于繁琐,要把握好尺度,必须时时有人把关才行。既然是你提出的,那就由你来负责到底吧。”

嗯,大意就是如此。

祂的回应有些出乎姜不苦的预料,不过,仔细想想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等等——

“等等,我能干涉的只是炎夏人道内的事,别的地方我管不了啊!”

话音才落,炎夏神龙就又传来一道意念,里面就饱含着一道新的权柄。

也不能说是新权柄,而是在他原来就掌握的由炎夏神龙赠予的权柄中,新解锁了一项新能力,专门用于处理此事,更更重要的是——这是免费免费免费!

不需要他消耗任何一点个人收获的人道值!

在看到这个时候,姜不苦几乎是触电一般,立刻就醒悟到另一件事。

“对啊,无论是开辟阴冥之地,还是气运规则,神道体系,乃至十三圣兽本源,对我个人有丝毫益处吗?

最终受益的是谁?!

是炎夏神龙啊,是整个炎夏人道啊!

这是公事啊!

而我通过各种点拨暗示启发得来的人道值,相当于是我的私人收益,私人收益私人花,我把它们用在个人权柄、个人实力、乃至是个人享乐上,都是可以的,也是无可指责的,可我之前在干什么?

一直在拿私人的微薄收入为公家事忙前忙后。

不能说这些事情不该做,而是我当时就该主动与祂商量!”

“我真傻,我真傻!”

醒悟过来的他立刻就想要趁机将另一个计划也跟炎夏神龙沟通沟通。

却感觉一股斥力传来,意念即将被踢出此地。

“等等等等,我还有话没说完,我这还有一个大计划……啊……”

炎夏神龙并没有等他说完,而是很干脆的将他踢了出去。

意念回归肉身,姜不苦睁开眼,幽幽一叹。

“哎。”

他现在已经彻底想明白了,这根本就不是他意识得早意识得晚的问题,这本来就是炎夏神龙的目的,若非这次计划涉及整个星球,超出了炎夏人道的范围,需要祂重新授权,祂也是不会忽然给出一个免费窗口的。

“你这就是笃定了我就是倒贴人道值也一定要把这些事情干成,这才如此使唤我吧。”他心中如此咕哝道。

要是换一个没我这般具有奉献精神的,你还不敢如此拿捏了呢。

不过,又一想,即便真有这样的人,哪怕他百般恳求,炎夏神龙也是不会将这种权柄让给他的吧。

虽说从道理上讲,个人挣得人道值可以随意花销,可这种权柄本身就极为珍贵,炎夏神龙要分出一点对祂自己也是有损伤的,不是轻描淡写随随便便就能给出,那祂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把这么重要之物让渡给只知私利享乐之辈?

唯有如姜不苦这般,会将每一点人道值都花到刀刃上,才会得到这样的权柄。

哎,都在创业阶段,都在为理想买单,能不能活到上市那天都不知道,这个时候计较什么你的我的反倒是格局小了。

心中如此盘算了一圈,心态终于再次恢复稳定。

意识再次进入紫府之中,此刻,上次暴力打断观想留下的满地狼藉现在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精神力也恢复得七七八八,再过几个月应该就能全好了,他也没太把此事放在心上。

权柄屏幕上,新增了一页专项操作权限,而且,分出了六项细分链接。

——

【炎夏】

【光明】

【圣族】

【希望】

【梵伽】

【深海】

——

他意识只要接触相应链接,就可与相关阵营的主脑进行沟通,对方也不会知道坐在这一端的是个人类,会直接当成炎夏神龙对待,所以,只要不是太过分的要求,在炎夏神龙捏着祂们要害的时候,祂们都会积极配合,更何况,这对祂们本来就是有益无害之事。

送福利呢。

而且,要完成计划中的操作,也需要通过这些链接进行,祂本身小胳膊小腿当然并不具备这种程度的伟力。

不过,他只是意念一动,就把【深海】这一项点暗了,以祂现在的状态,先把自己搞清醒了再说吧,这一波福利是别想了。

然后,他将刚才对炎夏神龙和盘托出的计划进行了一番整理,将一些没必要让外部知道,也于整个计划的进行没有什么影响的部分进行了删除,形成了一份正式而官方的函件,对【光明】、【圣族】、【希望】、【梵伽】四项进行了勾选群发。

几乎是同时,三真神、梦女士就接收到了这份从心底传来的信息。

暂时不管祂们如何处理,姜不苦当然没有将这消息发给【炎夏】一份,因为它最终只会落到炎夏神龙头上,不是多此一举吗。

这个分项链接唯一的、也是最大的作用,就是授予了他在专项业务上的免费操作权利。

至于信息传递,那更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业务了。

通过圣兽麒麟本源,他直接将一份信息内涵更丰富的函件传了过去。

他从星球意志、炎夏神龙那里学到的最大精髓就是,将计划制定好,找到合适又得力的人手,交给他们就可以了,自己根本不需要劳心劳力,坐等成果验收就可以了。

以后,他的主要任务就是坐在家中,上班打卡也没妨碍,随时关注各方反馈留言,然后根据相关方面的反馈在这个后台进行相应的权限操作就行了。

……

炎夏。

帝都。

几位退休之后,本来等着颐养天年的老人已经彻底将计划好的各种退休生活封入箱底了,自从成为与炎夏人道的“接线员”,虽然看似只五年一次,可其他时候他们也不可能有丝毫清闲的。

每次,姜不苦这边只是接收到一个非常简单的数字提案,可对炎夏官方来说,这已经成为中枢每五年一轮的重点工作之一。

每次提交上去的数字,都不是拍脑门决定的,而是经过了非常严密的论证,综合了方方面面的考量,不仅是过去与现在,甚至包含了未来的长期战略。

甚至,在发现炎夏神龙在对其他阵营乃至海域的处理上简单的以炎夏标准为参照,炎夏就不得不将全球阵营一起纳入考量之内,不仅要操内部的心,外部同样要保持关注。

深度参与此事的他们理所当然的就将这个事情抓了起来,成为了总负责人。

这可是个劳心劳力的苦差事,对此,他们除了苦笑也只能坦然受之。

好在炎夏人道也不是完全没有“人性”,不会把他们一直用到死,上一批,也是第一批“接线员”在新历二零零年的时候上完最后一班就交出了这差事,他们已经是第二批“接线员”了。

不久前才上交了新年提案,今晚星球又将根据他们的提案开始又一轮的增长,虽然已经历过多次,可这种感觉,依然能给人深刻的触动,现在正是出成果的时候,自然不可能去睡觉休息。

他们如往常一般,聚在一起,静等结果的发生。

就在这时,几位老人全都齐齐一怔,半晌,才逐一缓缓回神,看向周围同样面露思索震惊的老同志们,几乎都忍不住问出了相同话:“你们也都收到了?”

待确定无误之后,各自都面面相觑了一会儿,才终于有人苦笑的打破沉默:“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人性化了。”

“这样不好吗?”有人道。

“当然好,而且好很多……可这反而让人越发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说到这里,老人摇头叹了口气:“世界没有错,那就是我的问题,还是我的观念停留在了更早以前,所以才将这种现象视为不寻常。

或许,在新生代看来,这样的世界才是正常吧,我们以前所经历的,才是他们所不能想象,也难以接受的。”

发了一通感慨之后,众人开始就这次接收到的函件内容展开了讨论。

“这是一项长期的、而且真要管理起来,必将是一件非常繁琐,而且责任重大的工作,我认为,必须成立专门的机构进行统筹安排、制定计划、精心管理,其重要性不会比神道司差。

若是使用得当,还将成为加强中枢分量的有力保障,现在摊子越来越大,连新大陆那边都有了那么大一片基业,传统的思维早就跟不上形势变化,我们也要找到新的管理手段,我觉得这正好是一个不错的契机。”有老人道。

“这也确实是一个方面,不过,以炎夏神龙的秉性,更主要的着眼点还是在快速提升世界上限,让星球的力量上限尽快再上一个台阶这件事上。

听六一学院那边传来的消息,世界上限若是能够在现在基础上再上一个台阶,对整个星球都将产生极其深远的影响,我们炎夏准备最充分,体量最大,能够得到最大的益处。

所以,我们可以将此作为加强中枢权柄的一个手段,但也不能因此而有所惜力,还是要全力以赴的去完成此事。”又一位老人道。

“那是当然……这个部门应该叫什么名字呢?洞天司?”

“简明倒是简明了,可是不够明确。”

“……”

最后,经过一番讨论,一个新的职能部门就此诞生。

洞天福地管理委员会。

“今年就以试点和摸索总结经验为主,从明年开始在正式全面的铺开吧。”

“也只能如此,先让中枢把架子搭起来,把整个流程跑通,总结出一些基本的规律和经验教训,明年再开始慢慢提速,不要一下子把目标定得太高。”

……

一个月后。

金虹宗,炎夏本陆祖地。

因为早在气运规则诞生之前,对于官方推动的修行宗门化金虹宗就是铁杆支持者,虽然最初底蕴相比其他由大商团、大势力转化而来的大宗门各方面都要差许多,但却一直受到炎夏官方明里暗里的各种扶持照顾,现在早已成为名副其实的顶级宗门之一。

发展起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特殊灵药培植,特殊丹方研制与大量供应,再加上辖地内的特殊矿藏而开发出的特殊炼制法器,虽然威力不大却胜在性价比高,不仅在炎夏陆疆非常有市场,就连海中鲛人也都非常青睐,远销海外。

经营得好生兴旺,但凡了解其发家史的其他宗门没有不眼红的,这样一个明晃晃的榜样摆着,也更加坚定了抱紧炎夏官方中枢大腿的决心。

而且,时刻紧盯大势风口,万不能成为那种大势滚滚向前,自己却成为把握不住被震荡出局的蠢货。

金虹宗不仅产业兴旺,门人弟子也非常众多,外门练气境,内门筑基境,真传紫府境,结构非常健康,另还有近些年逐渐多起来的金丹境大修,既有自身常年坚持、将培育弟子后进始终放在第一位的缘故,也因金虹宗声势越来越响亮,口碑名声又好,越来越容易招揽到金丹境的供奉客卿长老,除了金丹境大修,那些具有特殊技艺才能者同样在他们招揽之列,只要有本事,同样可以享受客卿供奉待遇。

可以说,金虹宗只要不自己作死,起了别样心思,就可以紧抱着炎夏这根大腿日月永在。

而且,金虹宗每一次都能踩在正确的风口上。

从炎夏深海战略推出开发近海岛屿岛链,到现在开发新大陆周边海域海岛,他们都是第一批跟进的。

至于辖境大小,资源出产丰饶程度来说,金虹宗在炎夏近海接近深海位置独占的一座巨大海岛胜过祖地数十倍,进来新大陆那边传来消息,金虹宗门人同样已经在一处面积犹有过之的海岛上站稳脚跟。

但金虹宗从来没有将宗门核心迁去海岛乃至新大陆那边的打算,最多也只会在那里开辟分院,作为一个资源采集地,同时也尽己之力将炎夏人道发展过去,若是能够吸纳到鲛人族门人弟子入宗,那当然就更好。

即便宗门内多次有声音议论,以金虹宗现如今的发展规模和未来的发展趋势,当年觉得十分广阔的祖地将越来越不够使用,即便将所有资源地都外迁到海外两岛,将祖地彻底打造成门人弟子修行居住的场所,依然远远不够。

简单的讲,祖地的大小已经严重影响到宗门未来的发展。

对于这样的充满忧患意识的议论,还是打着为了金虹宗这个大家庭好的名义,但上层不仅没有褒奖,反而大力整治了几次,搞了几次“整风”工作,直到将这股苗头彻底摁死才作罢。

后山。

还是当年那个洞府。

现在依然是宗门唯一太上长老,八劫金丹境大修士金阳的居所。

面相上和当年并没有太多不同,可身上流露出的气质早非当年那个心理脆弱的青年可比。

当年,他会因为宗门把他打造成从六一学院进修归来的天才宗主而面红耳赤,感觉无颜见人,现在,他虽不会主动宣扬,可若门人弟子如此宣扬,他也完全不置可否。

至少,以他现在的成就,在特招生中称一句天才也是理所应当的。

当年,在某个小圈子里,他被戏称为特招生中的特招生,可现在,他的成就不仅在当年同期归来的特招生中数一数二,即便后来那些天赋更高的特招生,有望与他比肩的也寥寥无几。

至于达成这一切成就的背后,他消耗了多少的宗门资源,何足道哉?

我金虹宗堂堂正正攒下来的资源,不就是给门人提升用的吗,作为宗门的顶梁柱,无论长辈晚辈,全都寄予厚望的存在,多用一点怎么啦?我不用他们才会心里不踏实呢。

此刻,相貌年轻的台上长老金阳坐在主位,两旁坐着宗门长老,客卿供奉长老,只要在门内的,此刻都聚在了此处。

他们中,有几位还是他的长辈,甚至还有他的亲爹,限于资质,哪怕想方设法攒了不少功德,也只勉强把修为提升到紫府境层次。

在他心里,他们才是对金虹宗贡献最大的人,而最大的果实都被他给吃了。

当整个修行界宗门都因六一学院的变化而开始调整变化,金阳也是那时从宗主位置上下来,成为第一位,也是迄今唯一一位太上长老,当时他曾提议,将父亲还有其他几位对宗门做出巨大贡献的叔伯也立为太上长老,其他人还没表态,就遭到了他们本人的严词拒绝,为此经过好一番争执,他们才接受成为普通长老,也是唯一几个没有成就金丹却受宗门上下尊敬人口的长老。

不只因为他们是太上长老的长辈,更有一个最基本的道理,没有他们,就没有金虹宗。

此刻,正在讨论一件事情。

主要是太上长老金阳在说,其他长老在听。

“前段时间,六一学院公布的一则消息想来你们都已经知道。”

“现在学院已经将修行第六境确定,并明白无误的通传修行界,让大家提前了解熟悉。

第六元神境,这是确切无误的了,大家的心思也可以定下来了,不用再为前行无路而忧虑。”

“学院根据各人天赋才情的不同,将之分成了两条路,一条是直指元神大道,直接鱼跃龙门,一步成就元神,叩问大道;一条却是金丹先入元婴境,然后再入化神境,这才有了叩问大道的资格。”

“同时他们还据此推出了金丹品阶判定标准。”

“【下品金丹】,基本上金丹九劫就足够他们走一生了,只有很小的机会能够走到金丹圆满,进入第六境的机会更是渺茫。”

“【中品金丹】,只要坚持,基本都能走到金丹圆满,也有不小的机会突破成就元婴。”

“【上品金丹】,不出意外,都能成就金丹圆满,突破元婴也会很轻松,甚至可以尝试直接丹中生神,一步成就元神。”

“【超品金丹】,大家就不要想了,有了这个成就,金丹圆满是水到渠成之事,一步元神才是他们的追求。”

说到这里,他扫视众位长老,沉声道:

“今天之所以把大家全部唤来此处,是因为我们强调一下,咱们金虹宗历来讲究务实。

在突破金丹境之前,大家都是宗门着力重点培养的人才,所以,除了狠抓修行之外,并没有让你们分心旁顾,已突破自身境界为主。

但突破金丹境之后,大家可以根据学院给出的这个参考标准对自己有所衡量。”

他的话音未落,就有不少金丹境的长老和供奉客卿脸色变得有些黯然。

金阳继续道:“我当然不会强行让下品金丹的长老放弃修行,没有这个道理。

何况,天赋是一方面,但这也不是全部,就连学院也没有把这话说死。

可能有大功德呢,可能突然心灵破尘,与某种圣兽本源有了更深契合度呢?这些谁又说得清呢?”

他这话让原本有些黯然的下品金丹长老们有些振奋,不过,也仅有一些而已。

“可是,若继续按照金丹境之前的做法,宗门全力供应你们修行,这同样没有道理!

金丹境的修行消耗本来就极大,同样的资源,供应给中品金丹者能走十步,下品金丹者却只能走一步,你让宗门怎么办?”他这话一出,不少金丹长老脸色就是一变。

一位下品金丹的长老更是直接问道:“太上长老,您的意思是,从今以后,宗门要对我们这些下品金丹断供了吗?”

金阳摇了摇头,道:

“不是,你们依然会维持现在的供应不变,咱们内部分高下,可能走到金丹境的谁不是修行界的翘楚,你们都是我宗最宝贵的财富,胜过一切外物产出,怎会向你们挥刀?

我的意思是,作为下品金丹,你们从今而后要有更务实的心态,继续追慕大道可以,但不能再将全部精力投注于此,何况,对下品金丹来说,一心苦修以期抵达金丹圆满,本来就是死路!”

这话虽然难听,但却是实话。

对下品金丹而言,苦修是没有出路的。

“所以,我给你们几个选择,要么去深研一门职业,钻进去,扎进去,无论炼器、炼丹、阵法、符文、灵植、机关,随便你们选哪一门,宗门都全力支持。

金丹境超过千年寿命,大家现在其实都还很年轻,也都不是愚笨之人,都是天才一流,只要在一个方向上下功夫,必然会有所成就。

到时候,说不定有触类旁通之效。”

“再或者,去海岛分院镇守宗门基业,或者领队去新大陆周边海域探险,以后很可能还会跟随大势步伐去更多的地方。

一来这也是在为宗门开辟前路,另一方面,有宗门作为你们的后盾支撑,你们也可以得到更多的资源甚至机遇。

若是运气好参与进有大功德的项目中,更能脱胎换骨,涅槃重生,当然,这其中必然也会有危险,甚至可能陨落。

两者各有优劣,如何选择宗门不强制指派,任凭个人自愿。”

众位下品金丹长老全部陷入沉思,虽然太上长老尽量用词委婉,但透露的信息也是明白无误的,下品金丹必须做出一种选择,不能继续在宗门吃闲饭。

“而中品金丹,宗门会尽量给予更多的资源倾斜,以帮助他们能够走得更远,若能走到金丹圆满,宗门将全力助其突破元婴,当然,宗门也不会不求回报,细则到时候可以具体讨论。”

说到这里,他忽然笑道:“有个想法现在提起还有些为时尚早,但提前说出来让大家参详一番也无不可,随着世界上限提升,修行第六境如今日修行第五境般成为常态时,咱们到时候可以将真传乃至是内门弟子的标准提高到中品金丹层次。”

说到这里,他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其他人也都是莞尔。

现在就考虑这个确实为时尚早,即便金虹宗发展得再好,怕不是至少也要等到一百多年以后。

说了个轻松话题,金阳的脸色再次变得严肃起来,道:“超品金丹我是不敢想,我想,在很长一段时间宗门内都很难留得住超品金丹,扪心自问,要是我的子女后代出了一个有这种潜力的,我都会嫌金虹宗这个池塘太小。”

大家对此心内都默默点头,要是自己撞大运生出个有望从金丹一步入元神的妖孽,也不可能让他在宗门内厮混。

“所以,上品金丹是我们能够遇到的、也有机会留住的最好的人才了。”

说到这里,他的脸色却变得非常郑重:“但是,我要在此立下规矩,除非你是超品,不然,哪怕你成就的是上品金丹,在我金虹宗,也必须走元婴化神这条路。

若是你认为自己有那个天赋才情,那么走元婴化神也会更加容易,也耽误不了多少功夫。

若是没那个才情,却又一意孤行想要冒险一步元神,那你就不仅是对自己的不负责,更是对宗门在你身上投注的无数心血视若无物!”

他这话说得掷地有声,坚决不已。

“我现在八劫金丹境,为了做出表率,等我达到金丹圆满,我会直接选择元婴突破。”

从学院推出的标准来看,他确实是个上品金丹,但他自己知道这个上品上得有多勉强,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做元神一道的,也没有那个能耐,此刻正好拿来做个表率。

他以太上长老的身份罕见的强硬表态,让众位长老都有些诧异,可仔细想想,又觉理所应当。

他们都金丹境修士,对于突破元神境,哪怕自己终其一生都难达成这项成就,可对其中的难度还是有一个比较明确的判断。

就像面对一道数学题,虽然不会解,但至少知道它的难度在什么级别。

而金丹境之下的修行者,对此抱有不切实际的妄想,其实,他们基本都处在连题都没看懂的阶段。

正在这时,金阳面前虚空一阵波动,一枚特制传讯符出现在他面前。

金阳脸色一变,这可是炎夏中枢特制,除非有超级重大紧急的事务,他们不会以这种方式与自己沟通,而是派遣专人过来面谈,毕竟在炎夏陆疆范围内,借助一百零八古迹洞天传送,又有飞船,效率还是很快的,也显得更加郑重。

他意念探入其中,而后,他就陷入完全意识迷离,震惊呆滞的状态中。

其他宗门长老,包括他的叔伯长辈,就看见这位太上长老自从接到传讯符后,整个人忽然就陷入僵直状态,脸色各种扭曲变幻,心情都不由自主的提到了嗓子眼。

许久之后,当金阳精神再次回归,长长舒了一口气,而后神情又变得非常振奋。

见他清醒,他的父亲第一时间急切问道:“发生了何事?”

金阳看向他的父亲,道:“爹,又一场大机缘来了,我敢说,对咱们宗门而言,比两次海域开发都重要无数倍。”

不仅是他爹,其他人都狐疑的看着他。

有没有这么夸张?

金阳也不急着解释,而是将传讯符递给他爹,道:“您先看看这个吧。”

他爹接过,第一时间将精神刺入其中。

【邀请函:

洞天福地管理委员会特邀请金虹宗参与洞天福地开发试点工作。

——洞天福地管理委员会宗门分会】

简短的邀请函之后,是更多详细的解释备注,包括大概解释洞天福地管理委员会的由来和意义,想要达成的目的,此次试点需要金虹宗这样的参与宗门做到一些什么,有什么具体要求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