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御道倾天 > 第六十五章 东皇回来了全文阅读

第六十五章 东皇回来了

而左小多越战越明悟一件事:所谓的隐藏实力,所谓的保留底牌,在这个级数的存在面前,那就是一个笑话!

没可能!

对方上来就是大山压顶!

但凡有一点点的疏漏,就是身死道消的结局,难有侥幸。

在这样的修为面前,隐藏实力只能存在于势均力敌的时候,或者是稳占上风的时候,确实是可以从容思考,我该用什么底牌,了结这场战斗!

但真正面临如眼前这般的强悍对手,这等四面八方无孔不入的连环打击,自己更是落在实打实的下风局面,唯一需要考虑的,就只有如何运用出自己所有的手段,勉力维系。

至于隐藏不隐藏什么的……根本就没那种想法升起来的时间好么!

千魂梦魇锤!

轻重之力。

炎阳真经!

大日真火!

元火诀!

祝融真火!

极限输出,一股脑儿的丢出去。

除了星空不灭石乃是因为腾不出手之外,其他能用出来的,都出炉了。

疯狂的碰撞声,震撼得四周山川河岳,不断地倒塌倾颓。

左小多越打越是心中没底,太强了,太变态了。

老子何曾遇到这种变态剑,若非今日一战,有人跟我说有能跟我的锤硬碰硬千万次,居然没有半点损伤的剑,打死我都不行!

这尼玛,根本就是作弊!

说好了的神器呢?

说好了的天下第一呢?

这大抵就是左小多的见识浅薄,到了这种境界,遇到的这些敌人,基本上有一个算一个,手中的兵器都不比他的九九猫猫锤稍差。

更有甚者,由于九九猫猫锤还没有完全成长的关系,有许多兵器还要远远胜过九九猫猫锤。

比如魔祖的弑神枪,东皇的混沌钟,妖皇的山河剑,还有各路仙佛的成名兵器……

眼看左小念已经到了灭空塔张开的虚空大口子边上。

已经接近气空力尽的左小多一声大吼,身上流溢的各色火焰,再次升腾而起,轰轰燃烧,将整个空间烧得大面积塌陷!

千魂梦魇锤亦是极限催谷,悍然而出,顿时鬼哭神嚎,日月无光!

对面的蚊道人心中一片愤怒更甚,打架就打架,但这小子生怕不知道他在打架一般,搞得如此的声势浩大。

这动静闹得也太大了吧……

那些家伙千万别来!

心下不禁越来越急迫。

若是金刚佛,魔祖罗睺等人……随便来一个的话,最少也得分走一个先天灵宝啊!

别的不说,魔祖无论如何也得将这个弑神枪分魂收回的吧?

那我还剩下啥了?

最最要命的事,我谁也惹不起,惹不起啊……

一念及此,蚊道人大吼一声,竟是动用了本源妖力,突破自身极限,大举来攻

却见眼前一直强攻猛打半步不退的头铁小子,竟然在此关头转身撒丫子跑了,刷的一下子化作了一道火光!

我曹,跑了?竟然想跑!?

蚊道人直接气笑了。

都战到了这等地步了,你居然还想跑?

你他么的居然到现在才想起来跑?

我若是让你跑了,我这辈子也就白混了。

翅膀一闪,径自越空而起,撕裂空间就追了上去。

左小多展开自身最极限巅峰速度,急疾逃逸,一流火光狂飙:“风紧!扯呼!”

左小念喝道:“快走。”

蓄势久矣的夺灵剑扬空一闪,冰天雪地的极寒,应剑化作了一头冰雪凤凰,一声凤鸣,振翅而起,向着蚊道人冲了过来!

轰!

蚊道人唯恐追丢,不闪不避的狠狠撞过来,将冰雪凤凰撞得粉碎,但他的那张黑脸上也闪过一阵嫣红,应付这一击显然也付出了相当的代价,惟其眼神却直勾勾的看着前面的左小多左小念,连眨都不眨一下!

很明显,冰霜之力远远明显不如烈火之力对蚊道人的压制大!

“快跑!”

左小多带着左小念,一头冲向了灭空塔。

蚊道人黑剑一闪,剑光飞跃百里,已然追到了左小多身后,却被他反手一锤将剑光砸得稀碎!

蚊道人此刻身法移动速度已经去到了极限,一闪之间,紧随剑光追到了左小多身后。

但左小多两人已经到了灭空塔开口之前,大叫一声,与左小念一起往前一冲,刹那间消失不见。

蚊道人随见异变,却是毫无顾忌,连想都没有想,直接就直接冲进了面前虚空!

不见了?

怎么可能!

但就算是幻阵,我又有何惧?

刷!

左小多,左小念,小白啊,小酒,还有烟十四,还有蚊道人……几乎是在十分之一秒不到的时间里,先后进入到了灭空塔的内中!

几乎就是人挨人,人挤人,拥挤着,簇拥着,脚前脚后的一并进入……

而直到此刻,娲皇剑才终于松下了一口气。

“真尼玛悬哪……”

………………

东皇心有牵挂,一路飞快的撕裂空间兼程赶回。

这归程的一路上,非是单纯,遭遇了西方教的两位尊者。

对方本来还想要结个善缘,只是,一句‘施主,我看你与我有……’还没说完,就发现了原来是东皇当面。

心中一声卧槽。

两人二话不说,直接分左右跑了……

东皇对此倒是没在意,只是随便出手捏死了一个,另一个已经跑远了就没追。

平生最烦的就是西方教这一句‘你我有缘’。

但是全部打杀没啥必要,毕竟还要留着他报个信激化矛盾……或者说留着对方回去报个信送个恶心过去……

关于当前变故,东皇都不用看到其他方面的情报,就已经洞悉乃是西方教策划的阴谋。

个中痕迹,分外眼熟,正是西方教的惯用手段,无数岁月以降,早已经习惯了。

挑动四方,围攻一方,然后抽冷子度化一波……其余人等都未必有啥收获,但西方教一定会因此多了不少生力军……势力日渐庞大。

所以这事儿,是真心的不用猜,东皇懒得动那个脑筋。

来就干死就完事儿!

更进一步的根子大抵是之前通天教主的强势出手,威凌西方教,强索封神量劫中被掳走的教下弟子,令到西方教损失莫甚,这才挑动四方,合力针对诸族之中势力最大的妖族!

而相对弱势的其他诸族,在考量过自身与妖族的实力差距之后,既然有了西方教牵头,那就走上一波,事实上雷鹰城一役,若非东皇意外赶到,反杀了冥河老祖一波,以他们布下的四大高手杀局,尤其还有魔祖压阵,鲲鹏能够逃出生天的机会微乎其微!

反正对立之势已成,谁怕谁?

而且……根子虽然在通天教主身上,但是东皇一来不敢,二来也感觉人家没错;三来,其实全怪西方教。

你们被人欺负了,自己欺负不回去,然后就来欺负妖族?

这特么简直不可理喻……

东皇早就不耐烦了。

东皇一路追风掣电赶回妖皇宫,途中还百忙之中查看了一下,嗯,那小小的羽毛还在。

严令混沌钟一定要保管好,然后一头直接闯进了妖皇宫。

“陛下,东皇陛下……”

禀报的还没来得及说完话,东皇已经带着一身寒气,冲到了妖皇宝座前。

“大哥,大嫂,有情况,大大的状况。”

妖皇顿时一皱眉:“镇定!有什么情况值当的你这样!?”

“那在雷鹰城出现的三足金乌气息,被我捕捉了一点,凝聚成了一根羽毛,我已经将之带回来了,你们看看就知道问题所在了!”

东皇太一声音急促:“但你们须得留心,就只能查看一次。”

“只能查看一次?这话要怎么说?”妖后有些凝重。

“之前持有这根羽毛的人,以大日真火凝剑,与鲲鹏对了一招,虽然勉力逼退鲲鹏,羽毛却是即时化为齑粉,但好在他们的那一招火并是在我的混沌钟内进行,混沌钟及时因应,将之重新聚集,但到底已经破碎,最终凝聚起来的就只得芝麻粒那么大小……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气息还未散。”

“气息还未散?”

妖族至尊两口子的眼睛一下子眯了起来。

“气息未散就好,只要气息未散,我们就能很容易的锁定那家伙的身份,呵呵,到底是什么来历,居然敢冒充咱们金乌皇族!”

“去扶桑树上!”妖皇立即做了决定。

随即,夫妻二人与东皇太一齐齐飞身而起,下一刻,已经到了扶桑树上。

四周熊熊大日真火,即时隔绝了一切外来探查。

“在这里,就算是天机没有混乱,也没有任何圣人能够偷听到我们的谈话!即便是道祖有意为之,也要徒劳无功!”

“现在醒了,就算你带来的那金乌气息随时可能消散,但在这里,仍旧有足够的时间,让我们辨认探查明白!”

“好!”

“二弟,拿出来吧。”

“好!”

东皇小心翼翼的从混沌钟里面,取出来那一片小小的羽毛。

外面,还有专属于东皇的精纯大日真火精心护持着。

妖皇与妖后两人神态从容,甚至对东皇太一的谨慎,感到有些可笑。

二弟这家伙难不成竟是被吓倒了?

居然能谨慎小心到了这等地步,真真是太少见了……

…………

【书名修改为,《御道倾天》了,啥也不用说,我实在是不想应付麻烦了,而且,最主要的,左道这俩字,版权也不好卖。大家知悉……我正在努力码字,准备攒攒给兄弟们爆发个十章八章的爽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