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网王)淡淡的味道 > 42、Chapter 42全文阅读

42、Chapter 42

平时欢乐温馨的柳生家,现在陷入压抑沉闷的气氛,只因今晚柳生家接到了一通电话,一通勒索电话。

柳生家的两位千金,被绑架了!

听闻到这个,幸村一家,松岛一家和立海大网球部正选齐聚在柳生家。

柳生紧握着手里的粉红色手机,神情阴郁懊悔,低垂着头,把那儒雅的俊脸遮在阴影里,不让人看见他的表情。

“比吕士,有精市在,真奈不会有事的。”仁王也知道这样说,很没有说服力,不过至少精市是冷静的人,应该不会有事的。

感激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有精市在,至少存有一丝希望。

真奈!夏夏!你们一定要没事!

“居然敢绑架柳生家的人,真是岂有此理!”柳生启雄怒得一拍桌子,发出响亮的声音,桌上的水杯里面的水也被震得四溅,足以说明柳生启雄的怒火有多大。

一听到自家的宝贝女儿被绑架,柳生绫子早就泪流满面,她哽咽道:“父亲,你一定要把奈奈救出来啊,她只有十六岁,还有很长的路,不能这样就没了啊!”她可怜的女儿,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呢!?奈奈一定要没事,没了你,妈妈怎么活啊!

一手温柔地把爱妻拥进怀里,柳生皓人安慰道:“没事的,奈奈不会有事。”

“那些绑匪不会伤害他们吧?”幸村的妈妈――幸村海忧心忡忡地看着身边的丈夫――幸村明仁。精市那孩子虽然一直都不用自己操心,可是现在是绑架,那些绑匪不知道会如何对他们,但愿那些孩子可以平安回来!

“我们要相信精市,他那么聪明优秀,不会有事的。”他幸村明仁的孩子,一定会没事的!他相信精市!

松岛千子自从听到绑架名单有自己的女儿,就一直呆呆滞滞的,眼眸里担忧愧恨难以掩饰。

爱怜地握紧妻子的冰冷的手,松岛启也神情也是愧疚忧心,可是一家之主的自己,他不能失去冷静,对松岛千子说道:“千子,千草一定会平安回来的。”这个一直被自己忽略的女儿,突然之间被绑架了,他们才发现他们忽略她太久了,渐渐地疏离,可是那始终是自己的女儿,她出事了,他们怎会不担心呢!

“平安回来?绑匪是要五千万,我们哪有五千万!启也,我错了!我怎么这样对千草!她一直这么乖,怎么我从来没有发现!?我怎么只关注那些无用的虚名!那些也不能换她平安回来啊!我真是大错特错!”一直忽略的女儿,突然出事,很有可能永远不会回来,现在她才发现,那些虚无缥缈的虚荣有什么用呢,也抵不过自己的十月怀胎的女儿啊!她怎么没有发现,千草的好,却一直专挑她的毛病,那可是自己的女儿啊!就算如何平庸,如何平凡不起眼,也是她的女儿啊!她真的知道错了,只要千草能够平安回来,要她做什么,她也愿意去做!

“妈,你不要这样,现在是想办法如何救千草。”松岛托也冷静地说道,不过眼里也一片担忧。

“没错,妈,千草还等着我们。”松岛季雪握紧松岛千子的另外一只手,抚慰道。如果他们都自乱阵脚,还有谁去救千草呢!

“对!千草还等着我们!”如果千草平安回来了,她一定会做一个好妈妈,弥补过去的错误!

书房里,柳生启雄坐在真皮椅上,沉声道:“上原,立即去提五千万,绑匪要两个小时后交赎金,不得有误!”他的宝贝孙女可不能有一点损失!

“是,老爷!”上原谨慎地领命去。

恰好经过的柳生听到他们的对话,再也站不住了,他倏地冲进去,问道:“爷爷,不是每个人的赎金都是五千万吗?”

“是,我这不是就让上原去提款了吗?”柳生启雄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那夏夏呢?”心瞬间被揪紧,他颤声地问道。不,不会的!就算怎么不待见,那也是亲人啊!

“她?柳生家不会承认软弱的人。”苍老严肃的脸容满是冷酷,吐出的话语也是令人冰寒刺骨。

跄踉地跌坐在沙发上,柳生不可置信地看着一向敬重的爷爷,居然会说出这样残忍的话。柳生家不会承认软弱的人!?呵,他可曾想过那个女孩是他的孙女,他以为就算如何不喜欢夏夏,他们对她还尚存一丝亲情。那时他居然还敢质问那个淡然的女孩,为什么将他们拒于门外!?其实一开始是他们关上那道名叫亲情的门,在女孩面前狠狠地甩上,不留一丝情面!

他真是愚蠢啊!亲人,在柳生家,却是多么可悲的笑话!

“爷爷,夏夏也是你的孙女啊。”心中一阵悲凉,为了那个女孩,同时也为了这个可悲的家。

冷哼一声,不屑道:“柳生家不需要没用的东西。”以为她可以攀上迹部家,可是最近一点消息都没有,没用的东西,不需要关注,那只会浪费时间。更何况现在的柳生家经济可不比以往,这次能够提出的五千万已经很紧凑了,他的奈奈可不能出事,幸村家可是他最后起死回生的筹码!

心,痛得无法呼吸,柳生看着眼前陌生的老人,仿佛自己从来没有过认识他。这还是以前慈爱对自己笑的爷爷吗?突然觉得自己的熟悉的一切,宛如泡沫,一阵轻风就能吹破,只是自己一直沉醉在自己编织的梦里而已!一个愚蠢的梦!

璎珞因家里沉闷的气氛,而爸爸他们都不告诉自己发生了什么事,夏夏还没有回来。气闷地走出房间,想要到书房找本书看,却听见了那番对话。

愤怒担忧在心里交杂,他悲痛气愤地冲到柳生启雄跟前,怒然道:“为什么爷爷不救夏夏!?夏夏也是你的孙女啊!”为什么看不到夏夏的好?为什么认为夏夏是没用的东西?为什么这样对待夏夏,夏夏也是他们的亲人啊!?

被自己一直宠爱的小孙子怒然质问,柳生启雄沉下脸,呵斥道:“珞珞,这是对待长辈的态度吗?”珞珞什么时候和珂夏的感情这么好了?

“那你这样对待夏夏,就是一个长辈对待后辈的态度吗?”璎珞悲戚道。

“珞珞,回去!这是大人的事,一个小孩子不要管!回房去!”冷声道。

被老人冷冽的气势吓住,璎珞满面不甘却不敢表现出来,愤然而去。既然你不救夏夏,那他找外公,那么疼爱夏夏的外公,一定会救夏夏的!

看着璎珞怒然而去的身影,柳生黯然地站起来,走到书房门口的时候,他苦涩道:“爷爷,希望你不要后悔。”

对他的话嗤之以鼻,柳生启雄冷声道:“我从来没有做过后悔的事,比吕士,不要考验我的耐心。”

悲痛充斥心腔,他心痛同时也无奈。他们一定会后悔的,后悔失去那个淡雅清幽的女孩!

灰尘霉味充斥在整个杂物房,几个娇生惯养的少爷小姐当然对这样的环境不满,可是陷入受制于人的情况下,聪明的人都不会抱怨,可是往往就是有些人不够聪明,怨声连连。

“这是什么鬼地方,一股味道不算,还有这么多尘!脏死了!要关也关一个干净的地方嘛!真是的,这些绑匪一点素质都没有!”真奈一面嫌弃地看着四周。

“真奈,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幸村皱起好看的英眉,看着旁边满眼厌恶的少女。她以为来这里是游玩的吗,现在他们可是被绑架!

看见喜欢的人一面不悦,真奈终于闭嘴,怯怯地偷看他。她怎么可以在精市学长的面前失礼呢,她怎么那么笨啊!

“珂夏,有什么发现吗?”千草看着一直仔细地观察四周的黑发少女,问道。

轻轻地摇了摇头,珂夏说道:“没有,看来只能等了。”那群绑匪很谨慎,把他们关在毫无逃出生天机会的房间,一个老鼠洞般大小的通风口,就算会缩骨功,也难以逃走。

失望地说道:“是吗?”

“放心吧,我们一定可以平安出去的。”珂夏安抚道。

“啧!你说得轻松!平安出去?怎么出去?”真奈不屑道。说得这么好听,还不是说要等!空口说大话,谁不会啊!

不理会她的话,珂夏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随即对千草温和一笑,道:“千草,不会有事的。”

“嗯!我相信珂夏!”千草重重地点了点头。

天之骄女的她,居然被自己一直看不起的没用妹妹无视,这股气怎么也咽不下。连自己喜欢的人在身边,也顾及不上什么形象了,她怒指着珂夏,尖声道:“柳生珂夏,你居然无视我!?你凭什么无视我,你只是柳生家多余的棋子而已,爷爷他们都不想你回来,你凭什么无视最受宠的我!?”

“真奈,你怎么可以这样说珂夏!她是你的妹妹啊!”千草忿忿不平地叫道。

“妹妹!?柳生家有谁把她当成二小姐的,她只是多余的!我才没有这样的没用的妹妹!”不屑地说道。

“真奈,你太过分了!”气得涨红了脸,千草为珂夏不平。明明珂夏这么好,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对待她!?他们可是家人啊!

“真奈,你的话说得太过了。”幸村冷声道。

被喜欢的人呵斥,顿时一阵委屈。精市学长从来没有用过这么严厉的语气对她说话,现在居然为了这个没用的东西骂自己。

不知悔改地狠狠瞪着一面平静的女孩。

都是这家伙害的!

还没有瞪够,杂物房的门被大力打开,几个强壮的男人粗鲁地把他们捉起来,用绳子捆绑着手,压着他们前进。

那几个男人压着他们来到一个宽阔的房间里,把他们随手甩在地上,然后退至一边,宛如石像一般,一动不动。

被粗鲁地甩在地上,从来没有受过苦的真奈,怒红了双眼,她气愤地瞪向那群石像,可是人家连正眼也不看她一眼,让她自己独自生闷气。

气死她了,居然这样无视柳生的大小姐!可恶!

看见真奈这个样子,千草和幸村都很无奈。真奈现在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状况吗,他们现在可是案板上的鱼,只有任人宰割的份,想要逃走,不能逞一时之气。她这样的性格,只会吃亏不讨好而已!

珂夏冷静地观察这个新环境,空旷的房间只有一张崭新的沙发,显然是有人特意放在那里的。四周有不少被遗留下来的杂物,能够出入的有一扇门,五扇窗户,却被男人们巧妙地阻挡了去路,想要逃走,只能打倒他们。可是这里是哪里,外面有多少他们的同伴,这些都不清楚,贸然动手,对他们一点好处也没有。更何况他们三女一男,除了她会一点功夫外,其他人只有拖后腿的份。

想逃,不容易!

‘哧呀!哐铛!’

长久没有使用的门被打开,发出刺耳的响声,瞬间众人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当看清楚来人娇丽的模样,珂夏淡然一笑。

来了吗?果然忍受不下去了,那么这次就一次性解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