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网王同人——轮回 > 18、第十八章 点穴全文阅读

18、第十八章 点穴

回到学校,柳生爱还是同过去一样,上自己的课,发自己的呆,由南彦一接送,中午同一大堆的王子吃饭。至于其他人的不平,她完全不把别人的挑衅放在心上,若是瞪眼,就当别人眼睛抽h;若是叫骂,就当疯狗在叫;若是动手,那就不好意思了,她会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还回去,并且让这些人找不到理由来找她的麻烦。只是看现在这个情况,应该是不能在看不到的地方动手,而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还击。

“柳生爱,你能吓到别人,可吓不到我,你不是会躲吗?看你怎么躲!”某神情像黑社会的女孩,冲出来就一顿大叫,随后拿出一个油漆桶直接朝她泼来。

柳生爱没有想到这次来找麻烦的人居然会搞这意想不到的招,若是这红色油漆泼到她身上,指不定别人要怎么传了。单手撑着桌沿,一个跃身,虽然躲得极时,不过裙摆还是沾上不少。

“看你能躲到哪里去,你们两个往这边。”

三面夹击,只剩一个背后的窗户让人逃跑,看他们的意思,似乎就是让她束手就擒。柳生爱挑挑眉,万年不变的小脸上换上冷笑。她可没指望周围的人突然就生出一点正义之感,帮她叫来南彦一,或者出来帮她什么的。在这个只讲实力的冰帝,若是没有反抗的能力,那就只能被别人欺负。

事实上,不是柳生爱不想踢翻他们手中的油漆桶,而是他们手中的油漆桶同时朝着她这个方向泼,她有本事踢掉两个,却没有这个能力在一瞬间解决三个人。面对这样的处境,她能选择的只是跳窗,虽然是三楼,不过好像没什么太大的影响,最多就吓吓别人,另外就是没有在最快的时间内打倒这些人,弄得一身油漆。

“哼,柳生爱,你再叫啊,看谁帮得了你,南学长现在离得远了,王子们又不在这里,看你这个狐狸精还能迷惑谁。”

“有吗?我怎么不知道我迷惑谁,还是你一个也迷惑,所以才想方设法地找我的麻烦。”很不给面子,柳生爱气质出尘,可不代表她的内心同气质一样,烟火不食,只待别人动手欺负,天知道日子过得久了,她学得最多的不过就是借着所谓的平静表面给所有不平人士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天知道外表如何跟内心是一点关系都沾不到的,再者她受的教育里没有一个是教她坐以待毙,任人欺负之后哭鼻子的。

“都这样你还嘴硬,给我泼,看她到时候还敢不敢这样。”

周围看戏的人不自觉地拉开距离,以免自己被殃及池鱼,柳生爱看着三面泼来的油漆,突然觉得自己担心过了,一个旋身,她以脚尖借力,一个跃身踩在某位泼油漆的女生头上,然后用力将人踢向泼满油漆的课桌上,看着她被染得红通通的样子,拿起一旁不知谁的笔飞快地和射向另外两人的穴道。

www.huanyuanshenqi.com

本来还以为他们会训练有素,三人同一时间出手,现在看来,确定是她想多了。

“真是高看你们了,刚才还想着躲不过呢!”话语一落,柳生爱已经拿着他们手中的油漆桶直接盖在了他们自己的头上。

看来,好日子过久了,没有一展身手的机会,闹得她都不知道点穴就能对付这些人了,一一将油漆桶扣到他们的头上。

“小爱――”当南彦一跟部分王子冲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的场景,动手的人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任由柳生爱将油漆桶扣在他们的头上。

迹部景吾为自己刚才跟着冲过来的举动感到汗颜,看着这场面,又不禁将到嘴前的太不华丽硬生生地改成了这行为还算华丽!

“小爱,这是怎么回事?”南彦一看着其中一个能动的一脸害怕地缩在一旁,又看着另外站着一动不动的两个人,一脸油漆,却害怕地盯着他们,似乎是没有想到他们会来得这么快,而且就连迹部景吾都跟着来了。

隐去眼底的冷意,柳生爱只是用了低头的那一瞬间就恢复成他们眼里那个云淡风轻,永远扬着一抹微笑的清淡女子。“没事啊,不过是交流交流欺负别人的经验罢了。”

最先跟着南彦一跑来的向日岳人为了不让手里沾上油漆,一样拿着一边不知是谁的笔戳戳站着不动的某人,好奇地问:“小爱,你做了什么,她怎么都不能动啊?”

这一问,使得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柳生爱的身上,这样神奇的举动在古代算是随处可见,就好比江湖无处不在,习武的人也一样无处不在一样。只是在现代,这些都差不多失传了,偶尔出现一下,当然会引起别人的关注。

“没做什么哦,只是在戳了她身上的某个穴位,让她不能动,两个小时之后,她就可以动了。”对于自来熟的某些人,在经过几次纠正也没有达到效果后,柳生爱也懒得跟他们计较了。再者两个小时,他们又站在窗户边上,这油漆应该差不多全干了。

“为什么是两个小时,小爱,你有定时间吗?”向日岳人可是难得当一回好奇宝宝。

柳生爱讨厌解释,早知道会引起关注,她从一开始就不说了。“按出力的程度来算的,若是好奇去看看有关中国有关穴道的医书就会明白了。”提脚走到那个还能动的女生面前,淡淡地道:“你是要自己动手,还是让我亲自把这个扣到你头上。”

“你不是已经动手了吗?”女生一脸惊骇,她都摔成这个样子。

“是吗?我没觉得。”望着脚边的桶,柳生爱表情平淡,嘴角扬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好似邻家女孩,却硬生生地给人一种不得不屈服的威慑感。

女生见所有人都盯着她,却无一人帮她求情,一咬牙,将油漆桶扣在了自己的头上,虽然听到周围不时冒出的讥笑声,却不敢像平时一样嚣张叫骂。

忍足侑士看这场景,扬着笑道:“小爱对付人的手段真不一样啊!”

“呵呵,以彼之道还之彼身,很公平。”柳生爱闻着满教室的油漆味,皱皱俏鼻道:“哥哥,我们出去吧!”

“啊……恩!”南彦一此时完全被柳生爱强悍的行为所震憾。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以迹部的能力,柳生爱当然不费任何气力就有了可以换洗的地方和新的校服,至于原先的那件校服是不能穿了,裙摆那一大块油漆没有弄到身上就是万幸。

迹部景吾一行人坐在学生会会长办公室里,每人手中一杯果汁,茶几上更是摆着不少好吃的蛋糕和饼干,除去正在狂吃的向日岳人,其他均将目光放在坐在一旁的南彦一身上。

“南学长,那个什么穴道的,你知道吗?”对于新奇事物,就连一向凤长太郎的都忍不住想问个明白。

“对啊!南学长,小爱说的不清不楚的,让人更想知道了。”向日岳人从蛋糕里抬起头插上一句。

忍足侑士看着向日岳人的样子,笑着递上面纸,目光同他们一样紧紧地盯着南彦一。

“南学长,这个女人这次的确又华丽了一次。”迹部家有生意在中国,所以他很早之前就开始学习中文,他看过一些中国的小说,好似在某个武侠小说上看到过所谓点穴,说的好像一门功夫,只是不太明白,现在看来那些书籍也不是完全骗人。

南彦一面对如此火热的目光,急得连学长的架子都忘了。“我也不知道,之前和小爱没怎么相处过,我们的兄妹感情是从她转学到冰帝开始培养的,所以你们不要用这种带着疑问的目光盯着我,我没有答案。”

“这样啊!真是太可惜了。”忍足侑士推推鼻梁上的平光眼镜,有些惋惜地道。

南彦一还想说什么,就见柳生爱一身清爽地自会长室迹部景吾的专人浴室里走了出来。当事人出来了,南彦一一下子就将其他人抛之脑后了。“小爱有没有被他们伤到,真是一群野蛮的女人,敢明着挑事,不让他们长点教训,以后还了得。”

“这件事就交给本大爷来处理吧!”

“恩!”南彦一回头朝迹部景吾点点头,回过头一脸讨好地笑问:“小爱,那个点穴你也教教哥哥好不好?”想着学会以后,看哪个混小子不爽就趁着他做最累的动作时点上一点,看他们还闹。

“不行哦!这个东西若是没有掌握好会出人命的,哥哥还是不要学的好。”没有内力的俯助,又不是学医之人,力道掌握的不好就会置人于死地。柳生爱知道南彦一时觉得好玩,可是她却不想让他惹上麻烦。

“这么麻烦,那就算了。”听说有危险,南彦一也就不强求了。

“若是没事,今天请假吧!我想出去走走。”柳生爱对于这些女生喜欢互掐的理由真的很无语。

这算什么,都是一些发育还不完全的小p孩,好吧,她承认这里所谓的男孩子长得比别的地方的成年人还强壮,女孩子长得比奶娘还壮观,真不知道他们到底都是吃什么长大的。到是她这小身板还算正常一点。

“啊,我陪你去。”

“不用了,我想一个人走走。”

南彦一见她坚持,只得答应,但要求过多,比如电话是否能正常通话等等,等他说完,众王子都是一脸黑线,柳生爱更是成45度角望天。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闹事的主角走了,可是闹事其他三人还在这里,唯一能动的吓得有些神情涣散,其他两人还是保持着原样,一动不动,让其他人看着颇具喜感。

先前他们实力不济被打败了,后有王子驾到,他们本就是犯错的人,自然不敢开口,现在人都走了,他们自然要想法自救了。天知道他们为了恶整柳生爱,在这油漆里可是加了不少胶水的,现在全倒在他们自己身上,这要洗掉还真不是一个简单的事。

“彰子,你还愣着做什么,快点想办法帮我们啊!”

“是啊,难不成你想看着我们身上的油漆变干吗?”

那个叫彰子的女孩坐在地上,一脸哭相地喊道:“我也想动啊,可是她不知道怎么碰了我一下,我的腿就没感觉了,她根本就不是人,她是妖怪,太可怕了。”

面对彰子的哭叫,其他两个女生想着自己也要这样站着等两个小时才能动,不禁跟着哭出来,眼泪在冲刷出好几道小道,看起来更加抽象。

上野村正很久不曾问过那个叫柳生爱的小女孩的事了,今天问了一下石井佑情况,说是非常的平静,只是把后援团得罪的一干二净,却没人能出其左右,让她好看。这就让上野村正好奇了,不显山不显水就能震住冰帝这些眼高于底的千金少爷们,他到是要看看她用了什么法。

二人一路走来,有不少人打招呼,可是刚走进教室也被这红漆吓了一跳,若非教室里的学生还活自如,没有丝毫的惊惶,这根本就是一命案现场。

“这是怎么回事?”石井佑皱着眉头问一旁的学生。

凡是a班的人都知道这个班主任是不能糊弄的,不管是做了坏事,还是动了不该动的人和事,都要实话实说,大部分这个班主任都能给你摆平,可若是说了假话,那么不管你会怎么样,他都不会插手。

被叫到的人当然好是实话实说,上野村正可是听得眼前一亮,尔后上前观察一下三个女生,问了几个问题之后,竟挑了个位置坐下来,说要等待结果,看她们是不是两个小时后真的能动。

上野村正除了教育事业之外,最爱的就是研究武学,特别是中国武学。当年他去中国旅游遇到危险,一位身穿道袍的男子用笔墨难以形容的姿态救了他,还没等他道谢就离开了,这成了他最大的遗憾。至此,他一头钻进了中国武学的研究中,便因此结识了不少朋友,只是他本人没什么学武的天赋,理论到是一大堆。

这次遇上书上说已经失传的点穴手法,不禁生出爱才之心。

事实证明柳生爱的话一点没错,两个小时不多一分,不少一秒,三人都能活动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损伤,只是他们身上的油漆已经凝结成一团一团的,恐怕要彻底洗干净,得费上不少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