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网王同人——轮回 > 23、第二十三章 所谓柳生爱的秘密全文阅读

23、第二十三章 所谓柳生爱的秘密

南彦一一开始接到柳生爱的电话还以为她只是在学校随处逛逛,也没怎么在意,等到部活结束后,南彦一在众女生爱慕的眼光下拿走了柳生爱的书包,顺便将当天的作业问清楚,这才跑到校门前等人。在校门前站了一会没看到人,南彦一慌了,担心柳生爱出事,挑出手机正想打电话,余光却瞄到对面不远处的站牌边站着的人好像是柳生爱,不禁上前,想看清楚,哪知一上前就看见一个男孩伸手正准备对柳生爱做什么!

这还得了!

作为妹控,南彦一可是十分谨慎的,要知道他连自个最亲近的伙伴都一个一个地敲打成了普通大哥哥,怎么可能让一个陌生小子轻易地将人拐走呢!于是气运丹田,怒吼一声,“你这个色狼,想对我妹妹做什么!”

这声怒吼让手v国光身子一僵,毕竟刚下车他就注意到这周围就他们两个,而且他从小到大做事稳重,这色狼两个字只听过,却从未想过有一天也会用在他的身上。

柳生爱背对着南彦一,当目光触及手v国光微微抽搐的嘴角时,她知道这个亏想来也是他第一次吃,而且恐怕是有史以来最为尴尬的一次。回过头,很自然地就看到南彦一摆着一副‘手v国光是杀他全家的生死仇敌’的模样冲了过来,她还没来及说话就被南彦一手拉到了他背后。南彦一张嘴就要开骂,抬头看清对言长相后,话又咽了回去。

手v国光,自进国中之后就大大扬名,本身就是非常出色的网球选手,在全国大赛上虽没有夺冠,却是因为整体水平不足,但个人表现却是实实在在的实力。“是你,手v国光!”

“你好,南前辈。”手v国光有礼地打招呼,可是他更想说一句自己不是色狼。

“哥哥,手v君就是上次救我的人,而且刚才他只是想帮我把头发上的落叶拿上来。”柳生爱一脸笑意地指指手v国光手里的那片绿叶。

闹了个大红脸,南彦一虽然身为前辈,在上辈对下辈情况里,说错话也是可以不道歉的,很多人都是这样,即使错了,碍于长辈的身份也会强硬地拒绝道歉,支支吾吾几句就走,可是南彦一不一样,在他的观念里,错就是错,对就是对。

“对不起,手v君,是我太冲动了。”

“啊!南前辈不必如此。”对于南彦一,手v国光虽然不熟悉,可是对于南彦一敢作敢当的行为,他还是非常欣赏的。他的左手的伤就是前辈给的,虽然气愤,却没有像一般男孩子那样以武力去解决。若是当初他遇上的是如南彦一一样的前辈,也许有很多遗憾就不会出现了。

柳生爱见状,笑着道:“谢谢手v君送我回来,下次我请手v君吃饭,还请不要拒绝。”她记得很多女人这样说都是表面上的谢意,不想真的出钱,柳生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学,也许她也不想出钱吧!

“啊!”

南彦一在一旁听得火气十足,他都还没有跟小爱一起单独出去吃过饭,这小子就这么好运地得到了,真是扼腕。想发怒,可刚才已经闹过一回了,再闹他怕自家妹妹会不理他。

“时间不早了,谢谢手v君送我妹妹回来,下次再见!”

“啊,再见!”手v国光见南彦一又一脸敌意地看着自己,虽然心里不明白怎么回事,不过看看时间他们真的需要回家了。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南彦一拉着柳生爱的手,自手v国光走后,他的嘴就没停过,什么现在的男孩子都不是好人啦,不要识人不清啦,你会受伤啦的说了一大堆,反正他的目的就是要让柳生爱离除了家人以外的雄性动物能有多远就多远。

“明白了吗?”好不容易到了家门前,南彦一硬是拉着她的手要保证。

柳生爱觉得自己对付别人的招对付家人可一点用都没有,不过也罢,她多少年没有尝到过这样的温暖了,能被他们这样护着也好。“知道了,以后没有哥哥陪着,我那也不去,可以了吗?”

“这还差不多。”脸色稍缓,南彦一这下也高兴了。

柳生爱见他高兴了,摆摆手,示意他们该进屋了。果不其然,刚进屋就见南玲子和南直人,两人坐在客厅里等他们。

“回来了,快点去洗手,准备吃饭。”

“恩!”

可能是想当柳生爱多吃一点东西的关系,南玲子很少下厨,有时下厨只是兴致问题,而且请来的大厨功夫的确不错,每天变着花样做菜,这样他们吃的也不腻。

柳生爱在来东京的这段时间内,可谓是吃遍美食,最后只有在吃中国菜时会多动几筷子,这让南玲子他们认定这就是她喜欢的。她本人其实一点都不排斥。

吃过晚饭,几个人同以往一样坐在客厅里吃水果,南玲子突然想到今天女佣告诉她的事,对着一旁的柳生爱问:“小爱,你房间里挂得那条绳子是做什么用的?”

柳生爱拿着草莓的手一顿,想起今天早上南彦一催得太急,她一下子忘了把挂着上面睡觉的绳子收起来了。可是现在要一个原因,她还真不知道怎么说,毕竟她不能理直气壮地说睡在绳子上比睡在床上舒服。

见她沉默,几个人面面相觑,有点不懂她为什么突然之间就不说话了,南玲子更是担心自己是不是问到了她个人的奇怪习惯上,就好像南彦一的怪习惯就是进了房间就换连衣睡裙,弄得像个女孩子一样。意识到自己说到个人习惯的秘辛,南玲子看了一眼南直人,颇有不知道如何收拾的窘迫。

“那是用来睡觉的!”考虑一番,想不出别的理由的柳生爱只好实话实说。

“啊!”三人一齐望向柳生爱,对于这个答案一致表示惊讶。在绳子上睡觉,这多危险啦!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最近南彦一最大的兴趣就是想看一看柳生爱如何在绳子上睡觉,要知道那天晚上他知道答案后可是非常坚持地跑到柳生爱的房间参观了一把那系在半空中的纱绳,看材质就知道是她自己弄的。

只是,一根绳子真的能睡觉吗?

要知道这绳子再粗也就那么点,翻身,不,就连动一动就会把人摔下来,这怎么能睡得着,若是他,只要一想到动一动就会摔得半身不遂,他就什么睡意都没了。要知道以前他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她有这种习惯,于是他开始旁敲侧击地问她有什么事使得她舍弃美丽舒适又宽大的床改睡一根绳子。

柳生爱怎么会不知道南彦一想问什么,她只是想不到该怎么去回答他问题。以前的柳生爱怎么样她是不知道,可是她知道她已经被杨过和小龙女同化了,睡不了绳子也只有寒冰床可睡,两者相比,除非必要,她根本不会主动要求跑到寒冰床上去挨冻,就算之后她内力深厚根本就不畏寒,但在心理上还是屈向于选择绳子而非床之类的用具。

拿出另外的一根绳子挥向树干,可能是因为内功的关系,绳子很快就绑好了,足尖轻点,一个跃身,人就已经好好地睡在了绳索之上。

这两天被好奇心大发的南家三口弄得好几天都未睡好,南直人还好,碍于身份的他不好进出她的房间,可是南玲子和南直人可是连番上阵,这个刚走没一会,那个就来了,要不然就是拿着钥匙半夜搞突袭,天知道以她的警觉性,怎么可能等到他们打开房门还好好地睡在绳索上,让人当猴子瞧。这般,让好奇心十足的南家突袭队成员南玲子和南彦一每次半夜搞突袭,都未看到他们想看的场景。

几天下来,柳生爱的眼睛下已经有了一层淡淡的黑眼圈,南玲子和南彦一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只有将任务交给老婆儿子的南直人勉强幸免。

“南学长,你到底怎么回事,连着差不多一个星期都顶着黑眼圈,上课打嗑睡,难不成你晚上做贼去了?”在打败众多对手获得跟南彦一一起到社团看柳生爱跳体操的特权的吉田健司盯着还在打呵欠的某人打趣道。

一提到这个问题,南彦一就觉得失败,他明明觉得自己够谨慎了,可是每次潜伏玩到一半才发现自己在唱独角戏的感觉真的很差。

www.huanyuanshenqi.com

“差不多,我每天跟老妈晚上都要守着小爱,可是……”惊觉自己差点把柳生爱的秘密泄露出去,南彦一马上换上一脸不耐的表情,赏了吉田健司一个爆笠子道:“臭小子,不许套我的话。”

“老大,我顺嘴问了一下,你不用摆着一副防贼的架势吧!”原本对柳生爱大有好感的吉田健司在见识南彦一‘亲切’对待那些对柳生爱抱有幻想的兄弟们之后,他就把自己的心思压在最深处,不然也不会有他‘伴驾’出行的场面了。每次看到别人的出双入对的样子,吉田健司就会心痛自己对柳生爱默默生长的小小爱苗还来不及茁壮成长就被南彦一踩了回去。不过,鉴于那些送情书给柳生爱的男生的下场,他心里还是好受一点的,毕竟他现在还能打着这样那样的名义接近她,而那些人恐怕连再看她一眼都是奢侈。

“哼,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那些小心思,小爱是我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妹妹,你们想要动她一根汗毛都得通过我的同意,不过你们也只能想想。”南彦一目光冷如刀锋地在吉田健司的身上滑过,看得他抱着双臂打了好几个冷颤。

吉田健司现在非常肯定他们社长以前是隐形妹控,由于没有先天条件(亏他妈没有给他生个妹妹),所以他们都觉得他很正常,可是现在有了后天条件(姑父家的女儿),所以一下子就引发了潜藏在他内心有关于妹控的潜能,速度之迅速,那可谓是无人能及,自然也把他们这些人的幸福以同样的速度毁灭了。

“老大,妹妹迟早要嫁人的。”其实他更想说与其嫁给别人,不如嫁给他这个熟识的人,这样两家走动也比较方便。

挥动一下拳头,南彦一不怀好意道:“那也得他挺得过我的拳头和比吕士的折磨!”

“啊!”你们是搞酷刑的么,还折磨?

天气越来越暖和,微风徐徐,柳生爱躺在纱绳之上,遥望着天际想着明天柳生比吕士和他的队友们要来东京比赛的事。这个星期,父母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需要做,柳生比吕士又要来东京,她自然就不用回神奈川了。

缓缓地闭上眼睛,柳生爱很自然地决定翘掉今天下午的课,也不去社团,就在这里好好地睡上一觉。

芥川慈郎本就是冰帝名产,走到哪睡到到哪,每次惊动迹部景吾的特派使者桦地崇弘是经常的事,众人瞧着习惯,女生看得可爱,所以这初戏可是天天上演,毫无缺席之说。柳生爱没看过同人文,也没看过漫画或者动漫版的《网球王子》,她不懂得躲避,只是有时候有些定律是无法改变的,比如你觉得这里安静很好睡,别人也会觉得安静,很好睡。若是遇上其他人,睁眼就能看到那高大的树干之间睡着一个人,可换成冰帝名产就没有这么多麻烦了,要知道他的眼睛十秒有十一秒是闭着的。

只是,每个意外都发生在不经意间,比如摸到这边的人换成了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