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网王同人——轮回 > 27、第二十七章 自讨苦吃全文阅读

27、第二十七章 自讨苦吃

“呦,柳生家的小姐就是不一样,娇气的很呐!”

柳生爱端着正准备送到嘴边的红茶的小手一顿,眼里闪过一丝不耐,快得让一旁一直盯着她的幸村精市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到是柳生爱第一时间发现柳生比吕士变得有些暴躁的情绪,用另一只手握着他的大掌,示意他不要在意。

“怎么,这位小姐在家或者在外面难道是东西就吃,是水就喝,是话就讲,完全没有选择吗?若是如此,你的妒忌我会当成一种羡慕!”

“你――”青木明子见其他人都一脸不善地盯着自己,就连平常跟她关系要好的幸村精市也没有出声,只是面无表情地好盯着她。“哼,好一张伶牙俐齿,我说不过你,只是看不过眼某些人一脸当自己是公主的样子。”

“是吗?公主当然要有公主的样子,只是为什么你不是泼妇为什么要拿着泼妇的样子四处惹事呢,要知道泼妇也有自己名声,自己败都不够,那里还轮得到你帮忙。”柳生爱轻轻地放下手中的杯子,力道正好,无声无息,就连杯中的红茶也是平静无波,只是她优雅的举动,得宜的微笑无不显示着她的公主架势,到是她的话让不少听到的人笑出了声。

www.mimiread.com

青木明子对上众人的嘲笑的面孔,清秀的小脸显得有些扭曲,想来气得不行。本来,她自小因为在绘画上展露的才华,不管在家还是在别的地方都颇受重视,今天被人如此嘲笑还属第一回,心里上的落差自然不可能在第一时间就接受。更何况先行找茬的人是她的自己,无论那一方面都说不过去。

只是往往犯错的人,永远都只会认为错在别人,而不在自己。

“你竟敢这么说我,你以为你是谁,不过就是长了张漂亮的脸孔,还有什么好炫耀的,听说之前还死不要脸地纠缠精市他们好几个人。哼,到最后怎么样,还不是一样被拒绝了。只是你到现在还看不清,还想着纠缠,天知道……”青木明子也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少女,在很多方面她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嘴皮上得不到好处,自然会翻旧账来诋毁对方,以期望从这里面找到一丝半点的自信和安慰。

“够了,纠缠,我从头到尾只看到你跟在部长的身后献殷勤、套近乎,若是真要说不要脸,这里应该没有比得上青木桑吧!再说,青木桑比我们都长几岁,却没有展现出前辈应有的风度,这是不是证明前辈这多吃的几年米是白吃的。”遇上妹妹,柳生比吕士可没有什么绅士风度可言,不仅打断了别人的话,而且字字都包含了强烈的怒气,若非对方是个女人,恐怕他此时已经上前把人打得哭爹喊娘了。

丸井文太对于青木明子很不满,特别是刚才在外面,人家柳生爱骑马骑的好是人家自己的本事,她没这本事就诋毁别人,现在进来说这么多难听的话,真是丢人到底。除去鄙视,丸井文太强烈的正义感也不允许她继续骂人,毕竟上次一起吃饭的时候,她把大部分的肉都让给了他们。“你这个女人真是莫名其妙,先是无缘无故说人家的坏话,现在跑进来又找别人的麻烦,真是可恶至极。”

“丸井!”幸村精市对于青木明子的态度也直皱眉,以前他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个师姐如此不可理预。但是毕竟是前辈,有些礼数还是要守的,再加上人是他带来的,这事自然也是他来处理。“青木师姐说话还是注意一点,柳生桑跟我们是朋友,请你自重也请你尊重我们的朋友。”

“精市你?”青木明子满心以为幸村精市就算不会帮自己,但也不会责备她,可是现在,这叫她怎么下台。

柳生爱没有心思去看别人表演所谓的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一切都是我的错,请原谅我’的把戏,她只知道面前的这个女孩很愚蠢,说起来上次在青学见到的那个网球经理就比她有手段多了。“哥哥,我们也休息够了,再去跑两圈吧!”

“也好。”柳生比吕士站起身,牵着柳生爱的手就往外走。

这一次的柳生比吕士可是真的把绅士风度甩得一干二净,连招呼都没跟他们打,只是跟几个队友点点头,径自离开了。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餐厅里安静得好似只剩下呼吸声,真田弦一郎安静地喝着自个叫的茶,心里却不自觉地对青木明子产生了远离的想法。他这个人做事一向都是一板一眼,严肃认真,和幸村精市、柳莲二更是从小就认识,三人感情甚好,只是幸村精市和柳莲二都是善长心计的人,他心知却从不计较,再加上他们三个默契十足,做事说话只要一个眼色就能了解对方的意图,这也是为什么幸村精市每次说着不着边际的话,他就会知道他的意思。

有些人可能会觉得他处处都受幸村精市的限制,为他马首是瞻,可事实上他们只是关系很好,再加上有些事情他来处理更合适,谁让他总是一副恶人脸呢!

“大家都坐吧!”

丸井文太很自觉地将柳生兄妹叫来的蛋糕解决了,另外还意犹未尽叫了其他口味地蛋糕来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切原赤也有样学样,两人吃起东西来的速度让周边的人看得是目瞪口呆。

“丸井学长,这个是我的。”切原赤也看着自己蛋糕被某人快手快脚地夺去一块,很是不满地大叫。

“安静一点。”真田弦一郎直接一拳把所有人的声音都打没了。

柳莲二眼见幸村精市的样子就知道他的意思,翻开笔记本道:“依照柳生爱现在的个性,不会生气的几率是百分之百,至于鄙视和不屑两分之两百。”说罢,还看了一眼一旁脸色青红交加的青木明子,大有她为什么还坐得住的意思。

幸村洁衣对于青木明子一开始还很喜欢,可是现在,她觉得自己还是离她远一点,免得遭受池鱼之殃。“哥哥,我去找小爱姐姐学骑马。”

“等一下,我也去。”吃完蛋糕的丸井文太意识到气氛不对,立刻跟了上去。

“我也去。”切原赤也不甘落后,小动物的忧患意识是非常强的。

不一会儿,会惹事的都走了,剩下来的几个都是遇事稳重的,只是几人很有默契,并没有直接去责备青木明子,而是有致一同地将她当成空气一般对待,若是青木明子出声,他们也会不冷不热地回上几句,完全没了以往的热情。

他们原本就很护短,现在更是,青木明子对于他们而言只是陌生人,而柳生比吕士却是他们的伙伴,柳生爱又是他们承认的朋友,但最让他们偏向柳生爱的一点就是他们很讨厌青木明子拿过去的错误说话的方式。什么人都会犯错,人家改了,不说让你接受,最起码不能无理地揭人家的疮疤。

青木明子对于幸村精市的喜欢虽然不是人尽皆知,可也算明显,不然一个好好的女孩干什么要在男生身后跟前跟后,说起话来尽挑他喜欢的说。此时他们的冷淡多少让青木明子找回了理智,坐了好一会儿,调整好心情的青木明子最后还是决定找柳生爱道歉。

柳生爱原本就不怎么喜欢搭理青木明子这种女孩,为了彻底拉开距离,她几乎没等青木明子说第二句话就爽快地以原谅二字结尾。之后,在马场跑了两圈,换下衣服,坐到一边等他们弄好回家。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回程途中,柳生爱依然坐在柳生比吕士的旁边,到是青木明子因为最后上车被一个人丢在了最后,丸井文太的弟弟们没有之前的那样的活跃,对于青木明子房间挑起话题的举动是能避就避。

幸村洁衣原本就活泼,对于青木明子就算之前喜欢也没有太过亲近,可对于柳生爱,她可是一反让别人主动接近的被动性子,主动上前搭话。

“小爱姐姐,听哥哥说你的中文很好?”幸村洁衣本人跟着幸村精市也学了一段时间中文,由于她本人对法语更感兴趣,所以中文到现在连半调子都算不上。

“很喜欢中国的文化,所以就报了班,谈不上有多好,只能说听说读写没有什么问题。”不涉及到本人的自身的问题,聊聊天她不介意磨磨自己的嘴皮子。

柳生爱这个人外表淡漠出尘,一副身在红尘外的样子,那是没有犯到她的忌讳,可一旦有人欺到她的头上,她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性子,再者弄嘴上的功夫,她这个活了这么多年的人,若是连个十七岁的小丫头都摆不平,那就真是笑话了。再者,像青木明子这样的小角色,可能真的在某一方面有些才华,但这并不是用来打压别人的筹码。

“那小爱姐姐会不会法语,我的法语可是很好的呢!”举着白皙的小手,幸村洁衣有些骄傲地道。

“那有人这样夸自己的。”幸村精市好笑地拍拍幸村洁衣的小脑袋。

“哥哥!”小脸红了。

柳生爱看看幸村洁衣他们兄妹,再看看一直握着自己手的柳生比吕士道:“哥哥,我们明天一起去东京吧,那边我还没怎么逛过呢!”

柳生比吕士想想明天也没什么事,再加上南彦一在电话里支支吾吾也没说清楚的事,他想他还是跟着去一趟会比较放心。另外,以后他们出去活动,他得先问清楚,有没有闲杂人等,若有就不再带柳生爱出来,免得让她受委屈(虽然柳生爱从头到尾就没有受委屈)。

“好,表哥也说明天要早点过来,到时我们一起去。”

“恩!”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柳生爱也不担心。

幸村洁衣想着明天要跟哥哥他们一起去手v宅的事,不禁开心地道:“小爱姐姐,我们明天也要去东京,不如一起吧!”

“不了,你们想必是有事要办,不如下次吧!”很直接,柳生爱觉得自己倒霉一般都是在扯上王子这些人才出的事,她现下只想跟哥哥们过假日,至于其他人,以后再说吧!

幸村精市想着明天要做的事,也觉得时机不对,虽然他很想邀他们一起。“洁衣,我们明天的确有事,那就下次吧!”

虽然不能如愿,可一想到下次还有机会,幸村洁衣也就不那么纠结了。“恩,下次我会打电话给小爱姐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