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网王同人——轮回 > 31、第三十一章 内伤全文阅读

31、第三十一章 内伤

柳生爱无视冰帝众牛郎的打量,无视迹部景吾的责难,只是任由两个哥哥拉着手往回走。胸口一阵翻涌,先前她小看了青剑居士,被剑气所伤,若非她内功早前恢复得差不多,此时她早就吐血昏过去了。强忍着胸口的不适,柳生爱想着回去之后,这绳子是睡不成了,就她这内伤虽然不重,可就她这个破身子,质量原本就不怎么样,再加上她消极怠工,消瘦得厉害,素质自然不怎么样,好在她每日有记得练功,否则现在吐口血一定会把这群少年吓得立刻把送医院。

“小爱真的好厉害,居然可以同时用再把剑!”向日岳人蹦蹦跳跳地赞叹。

“啊,小爱的功夫这么好,真是出乎我们意料之外呢!”忍足侑士想到先前的画面,不禁呼吸微窒,他虽然女友众多,常在花丛游走,喜好长腿妹妹的他从不知道女孩子除去柔弱的一面,英姿飒爽时也是如此耀眼。

柳生爱的美貌是他见过的女子中能排上前三的,可是身材虽然过于纤细,却也是凹凸有致,之前碍于南彦一和迹部景吾的表现,他想着美女千千万,不用跟自己的朋友闹翻,可是今天过后,他突然觉得有一种美是隐藏在骨子里,那种光芒一旦绽放就会让见到的人再也忘不掉。柳生爱或许不是让男人一见钟情的类型,但她却是那种会持续的散发出独属于她独特魅力的女人,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一颦一笑,慢慢地吸引男人的目光,一旦被她黏住,就会挪不开视线的紧紧跟随着。

在场的,不在场的,有几个人被她的魅力倾倒,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

南彦一牵着柳生爱的一只手,想着柳生爱先前的剑法,好奇地问道:“小爱,你今天用得那套剑法应该各成一派吧!”

“恩,是两套不同派别的剑法,后来经过修改成为一套,要一男一女一起练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我只有一个人,所以用左右互博术,左手练男式,右手练女式,本以为效果应该一般,现在看来应该算是练成了。”当初的小龙女可是靠这个独自一人对付过金轮法王的,为了怕她在外遇到强敌,小龙女可是单独训练过她的,现下想来,柳生爱才发现小龙女和杨过不是不关心自己,他们只是不懂得表达。想想也是,若是他们是那种懂得表达的人,也不会分分合合那么多次,熬到最后才走到一起。

“小爱,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学得武?”柳生比吕士觉得自己越来越不了解自己的妹妹了,从那次事情之后,他试着做一个好哥哥,却发现越是接近,他们之间的距离越大,好多时候,他觉得自己为了伙伴,为了网球竟将自己的妹妹忘到了角落。

柳生爱对于之前自己的记忆一知半解,从别人口中虽说得到了一些信息,可是毕竟不算太清楚。“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一开始只是想要得到什么,至于之后或现在,一直练着是为了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

那一刻,她的目光是迷离的。

穿梭于现代古代,现在未来,无数的空间世界,柳生爱即使表现的再坚强,她也是脆弱的,也是想要找到那个所谓的救赎,又或者是想要所谓的幸福!

柳生比吕士见状,误以为她会学这些都只是为了引起他们的注意,而他们却没注意到,当下心里不禁更加愧疚。大掌一伸将她搂到自己怀里,小心地保证。“小爱,哥哥以后会好好保护你的。”

“恩!”虽然不知道柳生比吕士为什么会一下子变得如此的感性,柳生爱却不排斥他的关怀。

迹部景吾不懂他们兄妹之间有什么矛盾,他看过柳生爱的详细资料,上面的描述的人每每让他怀疑眼前的这个是不是冒充的,纠结一段又想很多人小时候就知道藏拙,说不定柳生爱就是其中之一,若是这样,那也算是跟她的与众不同扯上一丝关系,毕竟有很多时候,出头鸟若是没有办法自保的话,会夭折的很快。

眼色复杂地瞟了柳生爱一眼,正待回头,就见芥川慈郎和向日岳人闹腾地准备把她扑倒,好在南彦一和柳生比吕士都不是吃素的,三下两下的就躲过了。

“部长,我们都饿了。”扑不到想扑的人,向日岳人只得把心思转到吃上,要知道他们中午为了看比试,都没怎么好好的吃东西。

“既然如此,就沉醉在本大爷的招待中吧!”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装饰华丽,一看就知道很上档次的……洗手间,柳生爱没那个心思欣赏,跑到洗手盆前,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快速地打开水龙头,看着红色的血液慢慢消失,柳生爱撑着身子,脑子生出一股晕眩。

“呀,这位小姐,你的脸色好难看,你有没有相熟的人在这里,我去帮你叫来。”此时一位身穿红色套装的青年女子从厕所里出来,正准备洗手,就看到一脸苍白如纸的柳生爱,不禁关心道。

柳生爱抿唇微笑,强打着精神道:“我没事,谢谢关心。”

“那就好。”

内伤有些重,看来以后不仅要食补,还要加强练功,不然以后真要做跟林黛玉一样的女人,素手不能提三斤重的东西,让人供起来了。掏出口袋里的手帕拭去唇边的血,好在刚才一直抿着唇,不然让人看到她唇边的血可就麻烦了。休息几分钟,对着镜子打量一番,发现除去脸色苍白一些,其他的都还好。

回到专属包厢,其他人已经吃开了,柳生爱很庆幸他们吃的西餐,不然她可就要再点一次菜了。

“小爱,你的脸色不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忍足侑士观察仔细,注意到她苍白的脸色,不禁关心道。

“没事,只是经常不运动,一下子运动过猛容易让人感觉疲倦。”面前的餐点很丰富,亦很香,只是她提不起任何的食欲。“哥哥,我累了,想休息。”

她怕自己再不疗伤会当着他们的面晕过去,看来青剑居士自一开始就是全力以赴,真不知道她是该为这种情况高兴还是为了这次受伤而感叹自己的无奈。

柳生比吕士和南彦一也注意到她不同以往的样子,照说他们男生多半都很粗心,可能习惯了做绅士,他们会比一般男孩更加注意身边的女孩,特别是柳生爱还是他们都很上心的妹妹。至于其他们为什么会注意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南彦一记得两场比试中柳生爱都没有被打的记录,可是她的脸色实在不像是疲倦,到像是生病的样子。

“不用了,真的只是累了,以后表哥陪我晨跑吧!那样的话就不会有这种情况了。”她有些想睡了。

“恩,这个方法挺好。”南彦一点点头,柳生比吕士也在一旁赞同。

柳生爱状似撒娇地靠在柳生比吕士身上,好似真的累得不行一样,慢慢地闭上眼睛,呼吸浅淡,柳生比吕士只当她是真的累了,一派宠溺道:“迹部君,既然小爱累了,我和表哥就先送她r去,今天谢谢招待了。”

“啊恩!本大爷一向华丽,就派人送你们回去吧!”迹部景吾虽然担心,可看他们表情平淡,不动声色道。

南彦一早先让司机将车开回家,现在出去,肯定是要打车的。不过既然有免费的车搭,他自然不会推退,最主要的是他不想让柳生爱等。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好不容易回到房里,柳生爱吐出好几次压抑在胸口的血,盘腿坐在床上,开始疗伤。对于这个陌生的世界,一开始她只当是这里的人长相头发与她预知的世界不一样,可是现在连内功都出现了,想来可能还有她不知道的事情也说不定。调节自己的呼吸,柳生爱想明天早上应该就可以恢复得差不多才是。

南彦一和柳生比吕士坐在客厅一同回答南玲子的问话,两人很默契地把柳生爱学武的事隐瞒下来了,只道是他们受邀,觉得好玩就带着她一起去凑了个热闹。南玲子不赞成女孩子家学武,责怪他们把人带错了地方,南彦一和柳生比吕士好说歹说,最后扯上上次遇上色狼的事,说为了柳生爱的安全,学点防身术防身,这才让南玲子点头同意,并且放下了对他们的责怪。

等南玲子满意地花房,南彦一和柳生比吕士不约而同地抹了把汗,南彦一更是夸张道:“应付我妈比打十场网球赛还累!”

“彼此彼此!”想到自家老妈,柳生比吕士回了同样一个苦笑。

要说以前,他们从来不觉得自家老妈偏心之类的,现下柳生爱乖巧的模样深入人心,因此只要是跟她沾上边,他们就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照说他们应该生气的,可是只要一想到柳生爱用软糯糯的嗓音叫自己哥哥,这两人就什么都忘了。

“上楼去看看小爱,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一回家就直接回房,柳生比吕士很担心她的身体状况,虽然她说没事,只是有些想睡觉,他心里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南彦一想了想也点点头道:“比吕士,我觉得小爱瞒了我们什么事,她的样子不像只是累到了。”

“恩,先上去看看吧!”柳生比吕士突然想到柳生爱喜欢锁门的习惯,对南彦一道:“表哥有没有小爱房间的钥匙,这个小丫头若是有些想瞒着我们,肯定不会轻易开门的。”

“恩,我这就去拿。”南彦一想着前些天为了突袭柳生爱睡绳子的事特地准备的钥匙,转身去拿。

两人来到柳生爱的房间前,柳生比吕士先是敲敲门,等了好几分钟见还没人来,转身对南彦一耸耸肩道:“看吧,这个小丫头把门锁了。”

www.mimiread.com

门内,柳生爱不是没有听到敲门声,而是她此时的状况若是轻举妄动,不仅前面的功夫白费,就连伤势也会加重。忍着不适,力求镇定,以免走火入魔就不好了。

“小爱,你在做什么?”

柳生爱原以为自己不开门他们就会自行离开的,那里想到他们不但没有离开,还拿钥匙进来了,睁开眼睛,一口鲜血就这样吐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