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网王同人——轮回 > 44、第四十四章 突然转变全文阅读

44、第四十四章 突然转变

友谊赛之所以被称之为友谊赛那就是你输一场,我赢一场,你赢一场,我输一场,然后打成平手,大家都欢喜。冰帝、青学加立海大就算是再三走到一起,只要没有正式比赛,他们就不会拿出真本事。柳生爱一开始就知道这样的结局,所以午饭以后,她以要睡午觉为由让他们自便,不要顾虑自己。

搞不明白网球为什么让他们热血沸腾,不过柳生爱却很羡慕他们在球场上尽情欢笑,尽情展现自我。

站在窗前,收拾好自己为数不多的行礼,等他们打完比赛,他们应该就可能回去了,若是时间赶得正好,他们还能赶上家里的晚饭。

清风拂面,闻着风中清新的青草香,柳生爱觉得能来这里真的是个不错的选择,先不说她伤势反复的问题,起码她在这里过得很开心,不说他们都是她心里认可的朋友,但表面上的和谐大家都能维持,俗话说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敌人强。柳生爱这个人一向不善长交际,对于人□□物看得也淡薄,可是一旦她认可一个人的时候,她不会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地讨好,她只会在这个人最需要她的帮助的时候用尽全力去帮他。

球场内,不二周助接过一年级生递过来的毛巾,目光看向一边径自纠结的藤原抚子,笑得灿烂,却不若平常那般平静温暖,相反地带着丝丝凉意。走到手v国光身旁,顿了顿,才问,“她这歉意不是要等到我们来帮她表示吧!”

“这是她自己的事情,回去之后,龙崎教练会提出撤销经理的申请。”手v国光镜片后的眼眸闪过一丝光亮,表面没有什么变化,身上的冷气却一下子重了不少。

“呵呵,这样也好。”经理什么的他们从来就不需要,而且一个惹事,心胸狭窄的经理他们更加不需要。

名门淑女,连是非都分不清,这么多天的时间还没考虑到怎么向自己的救命恩人道歉加感谢,难不成她以为别人冒着危险救了她,她只需要在当时说一声谢谢就没事了吗?

藤原抚子不是没有注意到王子们越来不越不善的目光,她只是高傲惯了,突然叫她拉下脸来道歉、感谢,她做不出来,天知道当天说出一句感谢费了她多大的气力。今天手v国光他们带几个一年级生过来是想要警告她还是想说他们已经不需要她了,头脑混乱,另外两个学校的王子也没给她好脸色,正当她鼓起勇气想去找柳生爱的时候,她又选择避而不见,这到底要她怎么做啊!

负气起身,与其让所有人看着她道歉,还不如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来得自在。

可惜藤原抚子的人品已然是受到广大王子们的猜忌,这不,她才刚冲进别墅,这边没有比赛的手v国光就被不二周助拉着跟进了别墅,这等场面,其他没有比赛的人怎么可能坐等结果,自然也是跟着进去了。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柳生爱站在窗前,自然有看到藤原抚子冲进来的场景,她回过头,准备应付这个千金小姐的到来。再者对于藤原抚子的冲动,她只能说这个女孩子若是再冷静一点,不愧为上流社会千金名媛的典范。

www.mimiread.com

道歉和道谢两者相差一字,可若真做起来,其实一样容易。若是做得好的话,不仅能让对方接受,还能让旁人产生好感。知恩图报,多么好听的四个字,那个做得好的不是在自个的名声上添了完好的一笔。只是人若是不会想,像藤原抚子这般把面子当成脸的人,自然不会有人另眼相看。

经历了太多太多,什么是面子,什么脸?

人若是要脸、要成功,就得把自己的脸先丢尽,然后别人给的、自己争取到的那才叫脸。

戴着先辈的脸面把自己当人,那么不管祖上的光芒多么的深厚,总是有用完的一天。若没有自知之名,那就如同穿着新衣的皇帝一样,被人嘲笑轻视,还自我感觉良好地认为自己聪明。

‘咚’的一声,门被粗鲁地推开了,藤原抚子喘着粗气站在门口,气势不错,只是若是眼神坚定的话,效果会更好。

“柳生爱,我是来道谢的,等合宿结束后,我会和父母一起上门的。”一口气说完,藤原抚子定睛盯着她。

柳生爱盯着她有些不自在的样子,突然笑道:“原来是来道谢的,藤原桑要是不说,我还以为藤原桑又是来警告我离手v君远一点的。”

“我……”咬咬牙,藤原抚子硬生生地把被奚落的恼怒压下,正声道:“感谢归感谢,我不会放弃部长的。”

“是吗?那你的告白准备好了吗?若是再想警告别人,先把自己的身份准备好,比如手v国光的女朋友的身份。”没名没份地出手,与其说是驱赶别人,不如说是自己在闹笑话。“至于你说的道谢,若是你的心里真的感谢的话诚心说声谢谢就够了,若是不,这样子就别做了。我说过,我会救了,不全是为了你,我只是不想让他们因为你出事而愧疚一生。”

“柳生爱,你是什么态度,什么叫不是诚心的,你可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功夫才来给你道谢的。”

“费功夫吗?你有没有想过你应该给他们一一道歉,自己闹脾气也要有个限度,你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是你的事,其实那天即使你死了也是你自找的,怨不得别人。我救了你,你压着脾气说谢谢,这样的道谢你自己留着吧,我不缺。”

气氛僵硬,那种一触即发的火炎让躲在角落的人都禁不住把心提到嗓子眼。

“还有什么话要说吗,若是没有,就请回吧!我还要收拾东西。”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柳生爱转身不再理会藤原抚子。

藤原抚子盯着柳生爱的一举一动,她不知道自己现在算是怒到极点之后突然冷静下来,还是她心里承认柳生爱的话说的对,无话反驳,她只知道此时她突然发现柳生爱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像他们学习的典范。虽然她极度不想承认,她也不得不说她的礼仪举止之完美连真正的公主都比不上。这样的她也难怪会吸引别人的目光,若非她突然冷静下来,她也许永远不会注意到这一点。

跟这样的一个人攀比、较争,她应该很丢脸吧!

“喂,我的道歉是诚心的。”

“呃!”微微挑眉,柳生爱有些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改变自己的态度。

“我们做朋友吧!至于爱情我们公平竞争,不管谁最后同手v君走到一起,我们还是朋友,如何?”跟她做朋友应该不用防备。

柳生爱起身,嘴角的弧度比起平常深了不少。“我说你到底从什么地方看出我要抢手v君的。”

“你不喜欢部长!”失声惊叫。

柳生爱觉得自己没什么好隐瞒的,对于爱情,她已经忘了什么样的感觉叫爱情,接二连三地被骗、被抛弃,人都说事不过三,她的努力、再努力都未能获得所谓的爱情,现在她不过十四岁的少女,让她在这个时候说同见面不过几次的人说爱情,她还真不习惯。

“谈不上喜欢不喜欢,我只是把他看成值得交的朋友。至于什么是爱情?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我还不想这么早去谈所谓的恋爱,我想好好守住现在属于我的一切,平静地生活,品味生活中每一件值得品味的事情。其实从我重新睁开眼睛的那一刻,我想要的东西一直都很简单,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每一个见到我的女生都会莫名其妙地把我当成敌人。”

“呃,呵呵,那还不是你长得太漂亮,若是你能普通一点,部长他们能少关心你一点,我们也不会那么容易误会。”说到妒忌,藤原抚子回想一下自己的举动也觉得自己太过于大惊小怪。

的确,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柳生爱都是非常有礼的,没有越矩,没有疯狂,更没有找王子们献殷勤。

放开戒心和妒忌,藤原抚子显得柔和而容易接近。柳生爱没有因为这样而完全放下自己对人的戒心,在她看来,有很多事不如表面那样看着和谐,若是没有下定决心去相信、去接受,那就保持着相对的距离,用自己方法让人感觉不到你的疏远,反正人与人之间若是没有隔三差五的交流,很快就会遗忘的。

走廊,躲在暗处的人,表情各异。手v国光第一次体会到什么要坐过山车,心情起伏太大,有喜有忧。一开始听到她可能喜欢自己,他有些不自觉地捂着自己的胸口,感觉心跳突然之间加快,好似要跳出胸口,可接下来,她的反问让他觉得有盆凉水把他从头淋到脚。然后再听到她根本不懂爱情,没有心上人,他又觉得松了口气。

好在迹部景吾和幸村精市不在,不然还不知道这两人会弄出什么动静来呢!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晚餐因为迹部景吾的强势邀请,所有的人都留了下来,饭桌上,气氛不错,当晚餐上桌时,所有的目光一下子都集中到了柳生爱的面前,她的晚餐四餐一汤的中餐,这样丰盛又独树一帜的招待在一堆四餐中自然相当的惹眼了。

“迹部,我也吃跟小爱一样的。”芥川慈郎闹着香气,思绪一下子回到冰帝之前的日子,认为只要是柳生爱吃的就是最好吃的。

“我也要。”向日岳人凑上前。

柳生爱很喜欢今天的安排,毕竟像她这样半日半中的人,过着日本的生活,吃中国的美食已经算是他们这群人中标新立异的存在了。

“我吃的不多,大家一起吃吧!”

“好耶!”

忍足侑士拉住向日岳人,咬牙教训道:“等小爱吃得差不多了,你才可以动。”没看到迹部景吾的脸色非常不好吗?

`户亮拖着芥川慈郎,低吼一声‘白痴’,不让他上去凑热闹。

无人上前,柳生爱自然就自己吃自己的,其他人吃着自己的。藤原抚子吞下嘴里的牛排,她记得柳生爱的西式礼仪也很完美,不像是因为这方面不过关怕丢脸不动,而好似她非常的喜欢中餐之内的东西。

“柳生爱,你为什么那么喜欢中餐?”

“大概是因为前世的我是个中国人吧!”

“你真会开玩笑。”

“不是哦,也许我真的是中国人也说不定,我喜欢中国的文化、食物、传统,为此我学习中文,学写毛笔字。”对于这个,柳生爱觉得多做说明,以免以为不经意地露出什么也好掩饰过去。

迹部景吾想起上次她救藤原抚子的事,回去之后查了不少中国的武侠书籍,上面介绍说是轻功,能飞檐走壁。“上次你救她用的就是中国的轻功吗?”

柳生爱抬眼望着迹部景吾,笑道:“对,我的武功是完完整整的中国武功,若说西洋运动,我会的不多,除了西洋剑,其他的我都不会。”

“很好的爱好,有时候我们比一次。”说到西洋剑,迹部景吾、忍足侑士都是个中好手。

“非常乐意。”

用过餐后,藤原抚子拉着柳生爱到一边道:“你真的会西洋剑?”

“恩!”这个她没有必要说谎。

“那你帮我的忙好不好?我世伯的儿子到我们家玩,这家伙上次来用西洋剑打败我哥就自以为是,还以此向我挑战,我都说了我不会这个,他根本就不听,要是可以,明天下午你帮我跟他比一起如何?”一想到那个蠢家伙,藤原抚子的气又上来了。

“明天要上课!”不是她的事,柳生爱没什么太大的兴趣。

藤原抚子见她不为所动,不禁又手合十道:“你要是不信我,就同你哥哥一起来,我是真的要跟你当朋友的,我保证我不是耍花样。”

“不是耍不耍花样,而是时间不对,若是非要比,你把时间推到这个星期六,反正也是近两天的事。”

“好。”

回家的路上,柳生比吕士问起藤原抚子跟她说的话,柳生爱没有丝毫的隐瞒,一一道来。柳生比吕士先是皱眉,然后牵着柳生爱的手道:“小爱,哥哥真的觉得自己很不负责,若非你出事,哥哥还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现在看着你慢慢成长,而哥哥未能在你的过去中出现,哥哥很惭愧。”

“若是那样的话,哥哥为什么试着跟我一起往后走,我们现在还小,哥哥不会认为我马上就要嫁人吧!”原来她的举动也让他们如此不安。

“小爱,那天去藤原家,哥哥陪着你一起去。”不是他要怀疑别人,而是藤原抚子的转变太快,快得有些不真实。

“好啊,让彦一哥哥一起,我们三个一起去。”

“恩!”

回到家里,柳生哲也和柳生纯子轮流询问柳生爱的身体状况和柳生比吕士的合宿情况,一家人你问我答也不冷场,说说笑笑间,他们努力拉近彼此的距离。柳生爱想着前世同杨过小龙女那不与后人说的感情,突然觉得换了人的话,还是换个交流方式的好。

她已经成为柳生爱,那么对于父母她也有应尽的义务,不能一味地逃避他们。

柳生夫妇对于柳生爱的转变也是心喜非常的,毕竟是他们的女儿,那有父母希望儿女远离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