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网王同人——轮回 > 47、第四十七章 妹控发威全文阅读

47、第四十七章 妹控发威

别看柳生比吕士在谁的面前都是一副绅士模样,对谁都礼遇有加,可是跟他亲近的人都知道这是他戴在外面的面具,他若是对你越有礼貌,那就表示他拉开的距离越远。像仁王雅治时不时地被粗饱一顿,就知道柳生比吕士对他毫无防备。

只是吃醋这玩意立海大的人好似很少见到这种情况,第一是社团之中无人谈恋爱,第二是他们不认为有人能让他们吃醋。

柳生比吕士算是第一个吃醋的人,一开始他见到南彦一牵柳生爱的小手,只是在心里嘀咕,面上却不显,毕竟是自家表哥,再者又是真心疼爱柳生爱,他不想因这点小事破坏他们的感情,另外他也不想给南彦一笑话他的机会。可是现在,除他们两人之外,丸井文太闯了进来,他心里沉淀很久的醋意一下子暴发,那可不是一两句话就能摆平的。

可惜丸井文太生来就少根筋,就算此时的柳生比吕士已经怒火中烧,让众人情不自禁退后两步,他还拉着柳生爱的小手,一脸惊奇地叫嚷,“小爱,你的手好小好软哦,握着真的很舒服呢!”

不说还好,一说柳生比吕士的俊脸瞬间换了个颜色,铁青铁青的,看得出来他已经忍到极限了。

“丸-井-文-太,你真是好样的!”虽说拳头是真田弦一郎的专利,可是现在柳生比吕士一点都不介意侵权。

“啊,桑原,救命!”闪躲不及被狠狠敲到脑袋的丸井文太上窜下跳地到处逃,嘴里更是叫着搭档的名字,无奈柳生比吕士发威,无人敢上前,就是胡狼桑原也不敢轻意挑战。

柳生爱看着他们你追我赶的样子,微微一笑,即不参与也不阻止。

幸村精市的目光一直都在柳生爱的身上,虽然不是很明显,可是她的一举一动却一直落在他的眼里。他很早就发现柳生爱对他们的防备比起其他人来多一些,即使是后来认识的青学,她的态度都比对他们要来的亲近,特别是手v国光,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柳生爱看手v国光的目光比起其他人来多了一丝柔和和真实,而看向他们的目光却像蒙了一层轻透的纱一样,不去触碰,好似一点感觉都没有,可一旦伸出手,就会发现他与她之间,真真实实地隔着一层。

这个感觉让他有些沮丧!

“小爱明天没什么事的话和我们一起去真田家来吧!后天是真田的生日,因为要上课所以提前一天过。”

“好啊!我会和哥哥一起去的。”

“恩!”

远处,柳生比吕士逮到一向跑得最快的丸井文太,出手又快又狠,那里还有半点绅士的样子。

“丸井,以后不许随便牵小爱的手,也不许靠她的太近,若是再让我看到你对她动手动脚,以后见一次打一次!”

“小爱又不是比吕士你一个人的,再说我每次都看你拉她的手,笑得像色狼一样!”丸井文太一脸不甘愿地叫嚷。

“丸-井-文-太,你找打!”

“啊,救命啊,小爱,你看清楚,这才是比吕士的真面目。”

众人盯着柳生比吕士气得冒烟的样子,齐齐摇头,不知道是因为丸井文太少根筋的表现,还是为他的不知死活叹口气。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从受了内伤之后,柳生爱就很少再睡绳子了,也许是因为天气渐渐转暖的原因,也可能是怕以后还会出现外宿这一类的事,让人看到她睡绳子引起其他的麻烦。

吃过晚饭,简单地冲个凉,换上睡衣,坐到书桌前,打开电脑,登到网站上开始查询一些有关于中国武功的事情。她发现中国武学在日本不是特别受欢迎,应该说除了特别喜爱武术的人,了解中国武术的实则很少。说到武馆,也只有寥寥几家,少得可怜,名气也不是很大。若说在日本出名的到是远在中国的一些宗师,比如上次的青剑居士。

再看日本的武术派别和一些出名人士,她发现身边能人备出,只是她没怎么注意到。比如明天要去的真田家就是其中代表派系之一,真田弦一郎的爷爷真田一日本高手代表之一,另外几个家族的代表人她大概都见过,只是没怎么看仔细。

说到生日,她到是忘了她自己的生日是那一天了,看来她得找个机会看看自己的户籍,不然以后家人的生日都不忘记似乎太过伤人了。

‘咚咚’的敲门声突然传来打断了柳生爱的沉思,抬起头看向房门口,轻声道:“进来。”

“小爱,明天你想送什么礼物给副部长!”推门而入,柳生比吕士拉过一个椅子靠着柳生爱坐下问。

“没有想好,哥哥准备送什么?”摇摇头,柳生爱刚才只是想到将家人的生日记清楚,思绪还没有转到送真田弦一郎的礼物上。

“恩,真田一直都很喜欢剑道和网球之类的东西,前些天我们一起去给他买了帽子、网球袋、剑道服之类的东西给他做礼物。都怪哥哥粗心,到是忘了给小爱准备一份。”当时,他们一行男生都不喜欢逛街,再加上街上的女生比学校里的更加大胆,他们自然是能早点结束就早点结束,哪里还敢多留。

柳生比吕士当时没想到这回事,再加上真田弦一郎没有说邀请柳生爱,他自然不会往这方面想,而且他私心里希望妹妹跟他们之间的距离远一点,免得再有什么误会、伤害的发生。

柳生爱轻笑两声,觉得柳生比吕士想太多了。“哥哥根本不用自责,原本你就不知道我要参加不是,若非幸村突然说起,我根本不知道。哥哥想想真田有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比如画啊之类的。”

柳生比吕士闻言左手做握拳状撞到右手的掌心里道:“啊,我想到了,副部长很喜欢书法。上次去他家的时候还看到他在练呢!”

“正好,我也学了很长时间的学法了,现在出去买礼物也来不及了,就写一副书法送给他吧,虽然不值钱,但是也算是我的一份心意。”她的字虽然没有什么研究价值,可也见得人。

“也好,父亲也喜欢字画,书房有好纸,等你写好了,我们拿绸带系好就行了。”

“恩!”

柳生爱看着拉着自己手往外走的柳生比吕士,这种久违的顽皮让她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可又有种失而复得的喜悦感。

两人轻手轻脚的下楼,原意是不想惊动父母,哪知一下楼就让在客厅看电视的柳生纯子逮了个正着。

“比吕士,小爱,你们这是……”

“没事,我和小爱只是要去书房找本书!”胡乱找个借口,柳生比吕士拖着柳生爱快步进了书房,关上门,松口气道:“小爱,我怎么有种做贼的感觉!”

“恩!”点点头,柳生爱觉得这不是感觉,事实上他们的行为跟做贼没什么两样。

“你们两个这是在做什么!”

“爸爸!”两人同时抬头看向书桌后的柳生哲也,一声惊呼。

柳生哲也盯着一双儿女不可思议的表情,面部表情变得更加柔和,就连嘴角也跟着扬了起来。“怎么,爸爸不能在书房?”

“不是,我们是想借爸爸的东西写一副字送给副部长当生日礼物,您要是在用的话就算了。”柳生比吕士扫了一眼柳生哲也手中的毛笔,想着是不是再去弄点别的东西当礼物。

柳生哲也一听写书法可就不会这么容易让他们走。“哦,我怎么不知道比吕士还喜欢书法了,来,写一副我看看。”

“不是我,是小爱。”

“小爱?”柳生哲也的记忆里,女儿从小就喜欢跟同学出去玩,他不记得她有学书法。

柳生爱近段时间对于自己的过去已经了解很多,她知道以前的自己喜欢外出,家人陪在身边的次数少之又少。“恩,以前见别人写着好,就拿零花钱报班去学了。”好在柳生家富有,她的零花钱也多,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学的这些东西。

“是吗?那小爱来写,爸爸给你换上好纸。”放下笔,柳生哲也脸上的兴致更浓。儿子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他很早以前就知道,女儿娇纵,他们管得少,帮她报过几个才艺班,也请过老师回来教,都没有什么好效果,现在看来,他们是没有弄清女儿的喜好。

“谢谢爸爸。”反正已经算是板上钉好的,这事迟早也要让他们知道,早知道和晚知道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只是写点什么好呢,像真田弦一郎那样的认真的人,得选一首大气的诗才行。

拿定主意,柳生爱下笔如行云流水一般,一气呵气,没有半点停留。

柳生哲也只当女儿写得还好,没想到这字写出来却是清秀立体,苍劲有力,若是没有数十年的功夫怕是写不出来。只是他女儿本身才十四岁,就算学得早也不过七八年啊!

“小爱,你什么时候学的。”

“很早了,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不过很喜欢,所以常常临名家字帖,不过大多都是来自于中国的,怎么了,有问题吗?”

“不,没有问题,写得很好,什么时候小爱也给爸爸写上一幅。”女儿如此优秀,是他疏忽了。

www.mimiread.com

柳生爱看看柳生哲也的表情,就知道过关了,不过,对于他们的毫不怀疑的态度,她的内心有很大的触动,她想要的就是坚硬如铁的信任,若是那种嘴上说得,实则一件小事就能动摇的,她不想要,也不屑要。

“不如就现在吧!”

“好!”

“我也要一幅!”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真田弦一郎的生日,没有举办什么过大的生日,只是一些小辈一起聚一聚。柳生爱和柳生比吕士到的时候,正好看到丸井文太将一盒蛋糕送给真田弦一郎做生日礼物,东西刚送给真田弦一郎,丸井文太已经开始嚷着吃了。

柳生比吕士拉着柳生爱上前,送上自己包装好的礼物道:“副部长,生日快乐!”

“真田,生日快乐!”柳生爱也送上自己的礼物。

“谢谢!”接过礼物,真田弦一郎很是难得地笑了笑。

柳生爱发现真田弦一郎笑起来很帅,最起码让他年轻了好几岁,像一个真正的十几岁少年,而不是什么大叔,只是真田弦一郎不常笑,就是这个笑容,她也是相处了这么久之后第一次见到。

这边,丸井文太记吃不记疼地又想去拉柳生爱的小手,柳生比吕士眼急手快地隔开某人,一脸‘你是病菌’的表情。“离小爱远一点。”

“比吕士,你太过份了,小爱不是你一个人的。”丸井文太本来就孩子气,柳生比吕士越是不让他接近,他就越是想要突破难关。

“哼,小爱就是我的一个人的,听好了。”柳生比吕士不知从那里摸出一张纸递给丸井文太,笑着道:“念出来!”

“警告:所有亲人以外的男性生物都听好了,柳生爱是柳生比吕士的妹妹,若是不按照柳生比吕士的要求做,那么请离柳生爱本人十丈,不得与其说话,不得对其摆出白痴的微笑,不得吃其做得所有食物,不得……”越念丸井文太的声音越大,到最后,他孩子气地将手里的纸撕成碎片叫道:“比吕士你太坏了,明明摆得像白痴一样恶心笑容的最多的就是你,你凭什么说别人!”

“丸-井-文-太,看来你是忘了昨天的教训了。”绅士再次变身,这次没有费什么功夫就抓到人了。

幸村精市笑得日月无光,让离得最近的真田弦一郎都忍不住后退一步,再靠得近一点的切原赤也更是惨叫道:“啊,怪物要变身了。”

“柳,赤也的训练从明天起翻两倍!”

“恩!”柳莲二拿着笔和笔记本一个劲地往上记。

“啊……,怪物真的变身了。”

一旁的仁王雅治一脸同情地摇摇头,对于这位小学弟,他只能说真的很耐操,都被罚了这么多回了,还是不记得教训,每次都冲着部长叫怪物怪物的,真是。

正在此时,一位妇人走了进来,温柔地道:“弦一郎少爷,东西都准备好了。”

“恩,我知道了。”真田弦一郎将礼物放到一边,还没说走,柳莲二就道:“真田,不先看看大家送的礼物,我到是对小爱的礼物非常的感兴趣。”

收集情报,他是何时何地都不会忘记的。

“呵呵,我也很想知道小爱送得什么礼物呢!”幸村精市也笑着附合。

“好吧!”真田弦一郎无奈,对于两位好友感兴趣的事,若是不满足他们,明天谁都别想有好日子过。第一个拿过来的礼物就是柳生爱的,解开上面的绸带,一股淡淡的墨香直冲鼻间,展开,那龙飞凤舞、苍劲有力的字体映于所有人的眼里,众人都没来得及出声,真田弦一郎就忍不住赞赏道:“好字,真是好字!”

淡然一笑,柳生爱轻声道:“喜欢就好。”

“的确是好字,不知道这写字的人是谁?这诗又是谁写的?”细细看过一遍的幸村精市不得同意,这字写得好,这诗句更是霸气非常,一派王者风范。

“字是我写的,至于诗是中国的领导人毛主席写的。”毛主席的诗自是好,他是真正的王者,而真田弦一郎外号皇帝,在网球领域也有着自己的成就,这样的他应该会喜欢这样的诗才是。只是柳生爱没有想到先问她的人会是幸村精市的。

幸村精市心中惊艳,却也知道不合适再继续聊下去,毕竟今天的主角不是他,“有时间小爱也为我写一幅如何?”

“好。”

若说今天的礼物大多都是他喜欢的,那么柳生爱的这幅字画可是送到他的心坎上了。“谢谢!”

摆摆手,柳生爱没有说话,因为之前她就说过‘喜欢就好’,现在再说一遍好像不妥。如此,不说也好。

看过礼物,在丸井文太的叫嚷下,他送的蛋糕被拿起来准备拿到院中分掉。对于这样的事,除了柳生爱,其他人都见怪不怪了。柳生爱虽然有一丝讶意,却没有在面上表现出来,只是任由柳生比吕士牵着手跟着众人一起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