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网王同人——轮回 > 54、第五十四章 没有善良全文阅读

54、第五十四章 没有善良

柳生爱觉得若是自己真是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那么对于柳生正严散发出来的气势一定会很自然地畏惧,可惜她不是,所以对于这些对别人来说很强势的气势之类的气场对她而言完全无用,天知道当初她接触的人无一不是人中龙凤,什么王者霸气,什么这气那气的,她见得多了。跟她摆这个,不是她想笑,而是她根本很难找到感觉。

跟着柳生正严他们身后走进好正厅,一家一家地坐好,柳生爱靠着柳生比吕士坐下,也不管别人的目光是不是一直盯着自己。

柳生比吕士一直都是懂礼守礼的优秀少年,很多人都把他当成榜样来看,毕竟长得好,家世好,学习也好,还绅士风度,做人礼貌,如此当然让很多人都喜欢他了。只是,此时的柳生比吕士目光冷凝,对旁边的堂妹很是不满。

柳生正严以前对柳生爱就是视而不见、爱理不理的态度,除了自家人,其他人对柳生爱都不怎么热情,说是受不了她的性格,不如说都没有想过要真正地去走进她的内心。

“听说小爱很喜欢中国文化,会围棋吗?”柳生正严最近听到不少关于这个孙女的事情,虽然说得最多的是武功,另外就是说这个孙女非常的喜欢中国文化、饮食之类的事情。几个老家伙大有比拼的意思,都说自家孙子好,又跟这小孙女有多相近。

柳生优子比起柳生爱嘴甜,从小到大在本家都是最受宠爱的一个,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以前最不受重视的柳生爱身上,这叫她怎么服气。她就不相信像柳生爱这种人一下子能变得有多厉害,哼,不过就是一个空有外表的草包。

“爷爷,她怎么可能会这样,就她那个智商会看就不错了。”

此话一出,柳生哲也他们的脸上都浮现些许怒气,特别是近来成为妹控一号的柳生比吕士,若说他在外面做事很有分寸,甚至非常早熟地让所有人都忘了他还是一个少年。但在此时,他忘了每每放在面前,克制自己的礼貌、责任,冷笑道:“这样说来,以优子的智商若是不会下棋,这脑袋也白长了。”

“你――”柳生优子面对柳生比吕士一次又一次的反驳,小姐脾气哪里还忍得住。“堂哥,你是什么意思,既然一次又一次地针对我。”

www.huanyuanshenqi.com

“那你凭什么针对小爱,我可是听说优子在校的成绩一次不如一次呢!”柳生比吕士撇撇嘴,一脸不待见对方的样子。

柳生爱捏捏柳生比吕士的手,轻声道:“哥哥,不用太计较。”

“放心,哥哥有分寸。”转向柳生爱,柳生比吕士的表情和语气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呵呵,哥哥若是有分寸就不要生气了。难不成狗咬你一口,你还非得去咬狗一口才肯罢休吗?”对于喜欢乱咬人、找麻烦的人,柳生爱觉得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不理会。

‘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柳生比吕士心中的阴霾一下子消失无影无踪,嘴角轻扬,露出一口白牙道:“说的是。”

“你们――”

柳生正严没想到这个孙女变得不只是气质、本事,就连这张嘴也变得比过去更加的厉害,骂人不带脏字,甚至气死人不偿命。

“小爱能陪爷爷下盘棋吗?”

“不能。若是我赢了,爷爷起不是比智商比会看的人更低。”

“呃!”柳生正严没想到自己也有吃鳖的时候,看来他真的小看这个孙女了。“哈哈,爷爷可不在乎这个,只是小爱愿意吗?”

“不愿意。”

“哦!为什么不愿意?”

“因为堂姐如此自信,应该比我下得更好,爷爷与其屈就,不如跟她这个高手较量一番,同时也让我见识一下高智商到底是怎么下棋的。”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柳生爱回到本家一反过去急性子,刁蛮无理的表现,表现的相当的睿智,做事有分有寸,不急不躁,别人得罪她,她也不急着一下子要回来,而是找到机会一股脑地还回去,毫不留情。

柳生哲人脾性不错,老婆柳生惠子也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只是这女儿就是一副倔脾气,明明小时候跟柳生爱也处得不错,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两人就不对盘了,越大还越多事,现在他们看到明显成熟的柳生爱,心中感慨,却又唯恐伤了自家女儿的心,最后只好不言不语,就这样看着。

一家人用过餐,柳生比吕士原本是想带着柳生爱到本家到处看看,柳生正严没拦着,到是柳生优子硬是要跟着,弄得两兄妹无话可说。

柳生正严留下儿子儿媳说话,待他们了解到柳生爱变化的过程后,心里感受不一,感慨各有不同。毕竟做为大人,各有事业,做人做事都只想着大局,那里有那么多的心思去想孩子在想什么?

“你们太大意了,以后要注意,孩子变得好就好。”柳生正严虽然不知道当时的事情有多么危险,但他觉得人能变好就好了。

“爸爸,小爱不是故意冒犯您的,她只是很没有安全感。”说到安全感这个东西,柳生哲也他们也是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慢慢走进她的心。

柳生哲人见状表示了解地附合道:“爸爸,这也不能全怪小爱,是优子太不懂事了。”

“都是小孩子闹矛盾,等相处好了,就没事了。”柳生哲也虽有不悦,可不至于真跟自己的侄女去计较。

柳生正严怎么会不知道大孙女柳生优子的表现会引来小儿子他们一家的不满,柳生比吕士就是最好的证明。对于两个孙女的表现,他都看在眼里。较于以前,谁都喜欢嘴巴乖的,会表现的,特别是在大家族里,善于表现自己、突出自己是一种生存的手段,可若是真到了柳生爱现在这种,什么都不必做就能吸引人的目光,那么那些手段就会显得浮夸、可笑。而他一个老头子边学边用,风里来雨里去,走了一生都未必有她这样的气势,可就一个意外真的就能变成现在这样么?

“哲也,让小爱过来,我有些话想单独跟她说。”

“父亲。”

“不必担心,我不会吃了她的。”眼见小儿子一家过得这么好,柳生正严也觉得高兴。

柳生哲也见父亲如此说了,也不好直接拂了自己父亲的面子,只是心里暗自担心女儿会不会有什么反弹,毕竟今时不如晚日……

“哇,爷爷,柳生爱居然把我推到湖里去了。”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身后跟了条尾巴,柳生比吕士有好些话都不能说,他不是傻子,不想让自己妹妹被人奚落,所以只挑一些比较不敏感、不惹事的话来说。

“小爱,你不是喜欢锦鲤吗?爷爷这里也养了很多。”

“恩,那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柳生比吕士习惯有柳生爱在身旁的时候牵着她的手,可是这样的亲密很刺激他们身后的柳生优子,她跟在两人身后,两人不仅没有跟她说话,还亲亲密密地牵着手一路逛,彻底忽视她的存在。

“堂哥,你们这算什么,明明是一起,你为什么只牵小爱的手,不牵我的手。”伸出手,柳生优子一脸娇横地等着他牵自己的手。

柳生优子的聪明就在于她在长辈面前永远都是一副嘴甜乖巧的样子,今天这样算是心中的不平气让她忘了要掩饰自己的脾气了。此时,没有一个长辈,她自然更加不会有顾虑了。

“小爱身体不好,我看优子身体很不错,不需要别人带。”柳生比吕士原本就对柳生优子有些不满,此时被刁难,自然就更加不会理会她了。

柳生爱对于这样的场面见得多了,可不代表她很有耐心去应付她,小孩子脾气也只能在亲人面前耍耍,若是外人,不冲着柳生家的一点面子,早就给她教训了,这柳生优子就是从未受过挫折,才会将一点点小小的事情无限放大,然后对着别人使脾气。说来可笑,这样的错误曾经也犯过,不过她的目的好像是为了让父母多看自己一眼,无理取闹到了极点,可惜,失去的就是失去的,即使费尽了心思也不一定找得回来。

“哥哥,我们走吧!”

“恩!”

柳生优子看着自己被谅在半空中的手,心里火气直往上冲,恶狠狠地收回手,看着他们牵手往前,高高兴兴地站在池边看锦鲤,目光突然落在不远处的水面,脑中灵光一闪,她不禁放轻脚上,往他们靠了过去。

柳生爱虽然没有特别留意柳生优子,但是习武人特别有警惕在人靠近她的周围时,她会率先得知,并且先一步做出防范。

“哥哥,这边。”

在柳生比吕士被柳生爱的突然过来撞到一边的时候,柳生优子伴装摔倒的身子直接从他们身边闪过,然后扑进了池塘,惊得池中的锦鲤纷纷游往安全地带。柳生比吕士见状正想跳下去救人,却被柳生爱拉住了。

“小爱?”

“哥哥,池塘只是半人高,堂姐不小心掉进去,既不会受伤也不会有性命危险,将人拉出来就好了。”对于不在乎的人,即使死在柳生爱面前,她也不会多眨一下眼睛,时间已经磨去了她多余的同情心和怜悯心。

什么是善良?

善良不过是人类的一种自我安慰。

柳生爱是一个很绝对的人,从稚嫩挨打的局面一步一步地走到现在这个拥有自我保护能力的时候,她用了多少心思,费了多少血汗,只有她自己知道。

不要太相信自己的眼睛、耳朵,那只会让表面的一切掩盖真实的一面。她讨厌失去,喜欢永恒,即使她知道永恒若是在没有找到那个属于她的救赎时,她的痛苦就是永恒。

柳生优子在柳生比吕士的提醒下终于稳住了身子,站起身,只是一身狼狈让她尤其不能忍受,特别是堂哥要来救她时,柳生爱不仅不担心她,还阻止堂哥来救她,这样的事情叫她忍无可忍。

“柳生爱,你居然敢这么对我,我告诉你,我不会就这样算了的!”

“随便你!”

“你……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找爷爷他们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