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网王同人——轮回 > 75、第七十四章 迹部的魅力全文阅读

75、第七十四章 迹部的魅力

假日期间,柳生爱没有选择回神奈川,而是呆在东京。南彦一很高兴地推掉了朋友们的聚会,围着很久没有见的柳生爱,表示他们之间的兄妹感情虽然好好地培养一番。

“小爱,听日吉他们说,学校有两个转学生一直找你的麻烦。”南彦一忍了很久,端茶送水拿点心在她身边转了好几圈,她都没有开口的意思,不得已下他只好亲自开口了。

“没什么,可能是我不自觉的时候得罪了人。”拿起一小块点心放到嘴里,柳生爱对于这个问题显得毫不在意。

南彦一将椅子拉近一些,坐到柳生爱旁边,“小爱,不是哥哥不相信你的能力,而是有些老鼠不得不防。”

柳生爱轻叹一口气,她不回神奈川的原因就是因为柳生比吕士对此事的关注程度大有好赶超网球的热情。她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她只知道她的家人没必要为这些事伤脑筋。

“哥哥,放心吧,等后天上学的时候,我会把这件事解决好的。”

“哥哥也去帮忙,反正那天也没课。”就是有课他也会请假的,敢欺负他南彦一的妹妹,不给点教训不是太对得起他们了吗?

“哥哥,你真的没课吗?我记得课表上不是这么说的。”

“嘿嘿,小爱什么时候看过课表?”南彦一一脸心虚,不明白她从那里得到的消息。

柳生爱该怎么说这个粗心的哥哥,记得开学当天,某人就拿着一张课表告诉她,让她照着课表上的时间找他,还说什么只要没课,随叫随到。虽说这个学期快要结束了,可到底还没结束,他这个当事人怎么忘得比她还快。

“哥哥,想想开学第一天你给了我什么?”

闻言,南彦一想了想,伸手拍拍自己脑袋,有些不自然地道:“呵呵,我到是忘了这桩。”

“哥哥,没事的,学校里不是还有长太郎和日吉他们在吗?他们欺负不到我身上的。”为了让自家表哥老老实实去上学,柳生爱不得不给他吃安心丸。

南彦一何尝不知她的身边有认识的人,可即使他们优秀也不能代替他这个哥哥的关心啊!所以为了不让柳生爱担心,他决定明天自己先去学校等着,若是那两个不长眼的敢动他妹妹,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对,把比吕士也叫上,哥哥联手,天下无敌。

“你放心吧!哥哥自有主张。”

柳生爱知道他心里定是想到别的事了,不过不要紧,她从来不干涉哥哥们的兴趣,即使是为了她去打架,她只会觉得荣幸,而不会觉得他们在胡闹。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底线,当别人突破这个底线的时候,当事人做的很多事其实都是迫不得已的。就好像她的哥哥爱护她,虽然是半路的,可是这感情却不是零声半点的。

嘛,当家人维护她的时候,她亦会以同样的情感去回报。

次日,柳生爱起床梳洗,下楼用早餐时发现南彦一已经不在了,看样子她好像猜错了,他已经去学校上课了。

“小爱,快坐下来吃早餐,你哥哥已经先去学校了。”南玲子将早餐放到桌上,一脸微笑地道。

“早上好,舅舅,舅妈。”接过早餐,坐到正在看报纸的南直人身边,柳生爱看着盘子里的早餐,不禁笑道:“谢谢舅妈。”

“没什么,快点吃吧!”

“恩!”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机场里,人来人往,各色发色的人来来往往,有为了工作离开回来,也有探亲、留学,抑或是回家的。

“哇,好帅啊!”一声惊呼让所有的目光一下子往一个方向集中。

顺着目光,就看到两个不同类型的帅哥从出口处出来,两人同穿着着衬衫和西装裤,颜色不同,款式虽然时尚,却比时下的花样来得简单,可就是这样的简单让他们身上的贵族气质完美地呈现在众人的眼前。

“迹部,看来阔别半年,我们依然如此受欢迎。”忍足侑士想着他们可能被吓一跳的举动,不禁嘴角轻扬。

迹部景吾伸手抚了一下银发,一脸高傲地道:“本大爷的风采无人能敌,呐,桦地。”

“是。”跟去留学的桦地崇弘依然很配合迹部景吾的举动。

“嗨嗨。”忍足侑士看着两旁更为激动的各类女性,一点都不怀疑迹部景吾的魅力。“是先回家,还是先到学校?”

“哼,敢动本大爷看重的人,本大爷会给他们好日子过,那还不是本大爷的风格。”迹部景吾一开始并不知道转学生想要对付柳生爱的事,离开日本时,他就想好了,既然他们没有可能,那么他就默默地做她背后的那个保护者。可是那天,忍足侑士跟向日岳人打电话的时候,他一听有人找她的麻烦,刻意铁血她大部分消息的他就不淡定了,之后更是收集了大量的资料,就是为了让那两个所谓的转学生滚出冰帝。

一道光芒自忍足侑士的眼里闪过,他对于柳生爱可能没那么深的执着,可是只要是他的朋友就容不得别人来犯。

“说的对,不去看看老朋友好像有点说不过去,不知道小爱是不是又长漂亮了,恩,我可是很想念她做得菜呢!”

事实上相处久了,他们都知道柳生爱会做的菜不多。

“啊,近看更帅了,你看那个银发的帅哥,根本就是王子嘛!”某花痴甲很不淡定地扯着身旁的花痴乙尖叫。

“恩恩,他身边的那个也好帅,就好像守卫公主的骑士一样,好梦幻啊,他们要是能有一个做我的男朋友,死也甘愿。”花痴乙强烈地同意的同时,还不忘发表一下自己的感慨。

忍足侑士侧过头,抛出一个飞吻,露出一抹邪笑,引得不少女生双眼桃心地软了腿,更有夸张的朝一边倒去。

迹部景吾对于忍足侑士的这个爱好一点都不欣赏,在他看来喜欢一个人就要一心一意,即使他们之间可能一点结果都没有。“真是太不华丽的,呐!桦地。”

“是。”目不斜视,桦地崇弘似早就对这种情况习以为常了。

“车到了吗?本大爷现在就要去冰帝。”

话音刚落,就见三个身穿黑西装的保镖迎了上来。“景吾少爷,一切都准备好了。”

“恩,到冰帝。”

“是。”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柳生爱一到校门口就发现气氛有些不对,恩,说不清是个什么样的感觉,若是一定要形容一下的话,她觉得好像春天的时候,很多人或者动物都会出现的一种情绪――发春。她同别人打交道的时候本来就少,现下若是冒冒然然地去问发生什么事了,人家肯定会以为她有所图。

罢了,反正不是什么大事,还记得这种情况以前也遇到过,就好像迹部景吾他们都在的时候,这些女生的尖叫声,可不是戴上耳麦就听不见的。

想到迹部景吾,柳生爱突然觉得这所学校里少了他还真是平静不少。

“柳生爱,今天不管你愿不愿意,我们都要向你挑战。”李大双和李小双商量了很久,一通电话让他们最终统一战线,决定在今天同她分出一个胜负来。

他们的时间不多了,之前他们到日本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想跟柳生爱比一场,现在一个学期就快要结束了,他们等不及了,也没有时间让他们等了,父亲的意思很明确,不管他们有多么强大的理由,这个学期结束之后,他们必须回中国。

家里的命令到了,李大双就是想再缓几天找时间都不行了,毕竟他们来这里也算是风云人物,带着好成绩来,当然也要带着好成绩走才算是给他们这趟日本之行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柳生爱才不管他们有没有时间,她不喜欢做的事她从来不勉强自己,就算真的有勉强的时候,那也要看那个人值不值得她去勉强自己。

“我还是那句话。”

李小双气得双颊通红,她从来不知道自己可以被一个人气到这种程度。不喜欢比试,不喜欢胜负,她到底学武功是为了什么?

“柳生爱,这样耍我们玩你很高兴吗?”

“我没那么无聊,再者你们怎么样跟我有关系吗?”柳生爱觉得有很多事情端看自己怎么看怎么想,你自己要生气那只能说你不够淡定,怪不了别人。“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请让一下,马上就要上课了。”

李小双见多说无意,也不打算再征求她的意见,抢起拳头就往柳生爱挥过去。

一拳过来柳生爱便感觉到一股冷冽的劲风迎面而来,快速闪过,随即回敬一拳。这一次柳生爱一点情面都想过要留,在她看来练武可以有很多种理由,可是唯一不能有的理由就是这不能成为你欺负强迫别人的手段。

李氏大小双都习过内功,他们对于内功一点都不陌生,可是当他们注意到柳生爱拳头上不同寻常的气息时,双双以内力回击,只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用了内力,却没有打倒柳生爱,相反地他们被她深厚的内功打倒在地。

胸闷非常,李大双知道他们现在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内伤,捂着胸,他有些不甘,他们从小就开始学习内功,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地败在了别人的手上。而且看柳生爱的样子,她似乎一点都不受影响。

李小双更是瞪大双眼,用一种看到‘鬼’的眼神盯着柳生爱,她想过当自己使出内功,柳生爱便输得一塌糊涂的场面,可是怎么输的人到成了他们兄妹俩,这不可能?

这怎么可能?

“哥哥,我们这次用尽全力使使看,我不相信我们居然就这样败在她的手上。”

“好,这次我们用尽全力,一起出手。”

“这两个就是不华丽的转学生,看这样子还真是不华丽。呐!桦地。”

“是。”

熟悉的对白,熟悉的语调,熟悉的人。当迹部景吾、忍足侑士、桦地崇弘出现在众人面前时,那些原本想要看笑话的女生们开始疯狂尖叫。

“啊,迹部sama回来了,快看,快看,迹部sama真的回来了,消息没有错。天啊,我不是做梦吧!”

“是啊!迹部sama还是以前一样,不,比起以前来更帅了。”

“啊,忍足sama也回来了,真是太好了。”

“恩恩,我还以为这一生都见不到他们了。”

……

如此热烈的场面,侥是对冰帝后援团有些了解的李氏大小双也被吓到了,他们见过不少女生围着高等部和初等部的网球场活动,可是没有今天这般疯狂,就好像个个都吃了兴奋剂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拉个人问问。”有些不明所以的李氏大小双怕找不到人,还特地挑了平常很维护他们,并且为两人组成后援团的人问,起料他们还没开口就被人甩开了。

柳生爱站在原地,看着被围成半圆,就差一点成圆圈的迹部景吾他们,现在总算是了解先前那些人为什么个个都一脸思春的表情,难怪。

迹部景吾望着站在不远处的她,他以为自己已经做到把她归为朋友的准备了,可是一邮面他才知道感情投入得太多,要一下子忘怀根本就是自欺欺人。伸出左臂,在空中找了个响指,顿时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女人,本大爷回来了。”

“欢迎回来!”微微一笑,柳生爱上前两步,轻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