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网王同人——轮回 > 85、第八十四章 先斩后奏全文阅读

85、第八十四章 先斩后奏

成绩出来了,结果相当的漂亮,柳生爱出行成了即定的结果,不过谁都没有说什么,大家嘴里都说着祝愿的话,另外就是让她给寄些好看的明信片,不二周助甚至让柳生爱学摄影,说是让她看到好看的景色一定要拍下来,然后给大家一起分享。对于大家的要求,柳生爱没说一定办到,只是笑着说尽力为之。

手v国光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问了她一些有关于她离开之后会去的地方,然后去帮她准备必要的一些物品,以免她要用的时候又找不到。

柳生爱接过东西时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给了他一个拥抱。这个时候她根本不知道该跟他说些什么才好。

说什么留下来?

说什么他不会去美国,那都是骗自己的。

与其勉强对方,不如高高兴兴地给对方应有的空间,让对方在一定的时间内追寻梦想,直到他们都能为了对方留在原地。

手v国一对于手v国光说的等柳生爱旅行回来再谈结婚的事显得相当地不赞同,这牛已经吹出去了,要是没动静的话,他以后也不用在那些老家伙面前抬头了。可是那丫头不给回信,他孙子又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这要怎么才能成就好事呢?

苦思冥想,手v国一觉得这事比真的很让他烦恼,听国光的意思,那丫头似乎不用多久就要离开了日本踏上属于她自己的旅程了。说实话,一个小丫头有这样的勇气,他们是欣赏的,可若是有事没完成,就这么走了,这叫他怎么能接受。

不行,他得去找柳生正严这个老家伙商量商量,一定要让他们把名份订下来,若是那丫头不同意,他来个先斩后奏,只要她顾大局,他就有信心让这件事完美落幕。

说干就干,手v国一当下就跑到书房,一个电话给柳生正严打了过去,两人嘀嘀咕咕地说了两三个小时才各自收线。

三天后,柳生爱跟着父母去参加手v家举办的一个宴会,说是什么喜事,却又没有说清。柳生爱本就不是好奇的人,自然也不会突然生出那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势去关注这件事,她只要到场,证明一下自己的诚意,其他的是什么都与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等他们到达的时候,手v国光就在门外等着他们,柳生爱笑着上前,挽着他的手臂,两人相似而笑,显得那般的温馨。

手v国一和柳生正严站在大厅里不怎么显眼的地方,两人看到手v国光和柳生爱相携进来的样子,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怎么样,我孙子还配得上你家丫头吧!”眼见自家孙子终于懂得自觉了,手v国光不禁得意地看着柳生正严道。

“配不配得上还得看这丫头到底给不给你我面子,给的话当然好,成了自家人自然是没有隔夜仇,若是没成你孙子可是连男朋友都做不成了。”这个孙女他不太了解,可是他看得出来她不是一个简单的丫头,冷静、睿智的不像一个十几岁的丫头。

手v国一举起酒杯同柳生正严对碰之后,很有信心地道:“这丫头可不是一般女生,她知道什么场合做什么事,你真以为只要功夫好,我老头子就什么都不顾了吗?你有一个好孙女啊!”

“哈哈,成了你不就有一个好孙媳妇了么。”

“说的是。”

场中,还不知道自己被人算计的柳生爱跟手v国光滑入舞池,两人跳得很慢,没有刻意地去表现,只是那样静静地跟随音乐走。

柳生爱很喜欢静静地呆在手v国光的身边,特别是夏天的时候,手v国光身上总是有种淡淡的凉气,若是碰到他的胸膛会发现温度适中,没想象中的那么凉,也没想象中的那么热。去中国的那段时间,柳生爱他们出去逛的时候,她都会尽量地靠近手v国光,人家都以为他们的关系正在稳步升温时,她的心里正想着怎么占手v国光的‘便宜’。

“小爱,等我,我会努力在最短的时候完成自己的梦想的。”他不会让她一个人长时间在外面的,即使她的武功好,也不能让他完全不担心。

闻言,柳生爱低头让自己的额头靠在他结实的胸膛上,低声道:“我知道,我会等你的。”

看似高傲不可一世的话语,却蕴含着丝丝柔情,宛如一屡清风,轻轻拂过心头,带来些许悸动。结实的手臂不自觉地搂紧她纤细的腰肢,手v国光发现此刻的自己满足的好像得到了全世界。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真田一、上野村正等人找到站在角落里嘀咕的手v国一和柳生正严,四人对于得到的消息还是有些置疑的,毕竟他们可没想这样就放弃,当然上野村正这个没儿子的是早就出局的。不过,看到柳生爱这么受欢迎,他不禁想到自己的女儿,除了一张脸和生物性别能证明是一个女生外,还真的是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没一个像女生的地方。先不说她有没有选择,就是找出一个心甘情愿要她的男生都很难。

没有父亲愿意这样说自己的女儿,可是他女儿他费了太多的心思想改变,可是就是一点成果都没有,而且除了愿意跟她女儿当什么哥们,就没有一个男生愿意以爱情为憧憬去接近她,真是羞愧至级。

目光瞟向女儿所在的地方,看着她放肆大笑,身旁的男生迅速退后,无一人像对待别的女生那样对他的女儿。

真是太惨了,养了这么多年,难不成还得养一辈子?

天呐,他的旅游计划怎么总是没有实现的机会呢?

“你们这些老鬼,就没有一个想要我的女儿当孙媳妇么?”

“村正啦,我们都收了你女儿当徒弟,这孙媳妇的事还是算了吧!”孙子还没着落的日吉诚第一个出声表示推辞。

“是啊!优奈都已经是我们的徒弟了,这要是跟孙子在一起,辈分不就乱了套了吗?”白石弘现在很庆幸自己当初有把那丫头收成徒弟,不然的话真让孙子娶回来,家宅不宁啊!

到是不是说上野优奈有多差,而是这丫头的性格太难驯了,他们这些师父都不能让她有所顾忌,他们的孙子要真娶了这丫头还不天天闹腾啊!

手v国一没顾虑,笑得开怀地上前拍拍上野村正的肩道:“优奈这丫头不错,只是跟我们家国光没有什么缘分。村正,你也别太担心,等到缘分到了,你就是拦也拦不住。”

若是手v国一的神色不透着那么明显的得意,上野村正真的以为他在安慰自己,可是事实是这老家伙就是在向自己炫耀。可这又能怎么样呢,他总不能强买强卖地强迫人家把自己女儿娶走吧!

“得了,不要以为我听不出你话里的得意,你们好歹也是看着优奈长大的,她跟你们的孙子不合适,你们总该有好人选介绍才是。”退一步海阔天空,他就不信这全日本就只有这几个小子优秀了。

柳生正严见问题解决,也不躲了,“说的是,我们作为优奈的长辈,一定会帮她好好看看的。”

“这还差不多,你们可给我上心点。”

“知道了,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你还不放心我们的办事能力么!”

“也是。”

几个老家伙站在一边说说笑笑,时不时地有人上来打招呼,几人都没多大的兴趣,随意招呼几句就散了,特别是柳生正严和手v国一两个人,明显地心不在焉,还频频看手表,好似就等着某个时间一样。

“国一啊,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要准备开戏了。”

“老家伙,今天成不成功可看咱俩的表现了。”

“老将出马,一个顶俩,走吧!”

“走。”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这边,柳生爱和手v国光跟立海大、冰帝和青学三个学校的正选一起聊天,小动物们说说笑笑的同时不忘记对着上好的良物扫荡。

“小爱,准备什么时候出发,要不要把第一站定在英国,然后同我们一起走。”忍足侑士笑得好不性感地问。

迹部景吾很想附合,让柳生爱跟着他们一起去,可是他不知道附合别人的他根本就不知道该说什么。

柳生爱扫了他一眼,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迹部景吾在任何方面都可以说是优秀,让人难以超越,可是在感情上,他就像一个纯真的孩子一样,想什么都会直接表现在自己的眼睛里,这比起表现在脸上的人来说好了一些。不过,她既然选择了手v国光,那么她就不会让他再继续陷下去。“不了,我还没想好去哪,而且日子也没定好,就不耽误你们回学校报道的时间了。”

“真是遗憾!原本还以为能和小爱多相处的。”忍足侑士装出一脸失望的表情,让其他人看了直觉得的好笑。

“也不是完全没有相处的时间,我总会到英国去的,到时你和景吾可要好好地招待一下我才是。”

“没问题,我只盼着小爱早点来,不然这相思病可是很难熬的。”忍足侑士捧着心一脸暧昧地调侃。

柳生爱笑着摇摇头道:“忍足的心脏都跟别人长得不一样,难怪能找那么多的女朋友。”

“我投降,投降。”

“哇,小爱,你好厉害,居然能让侑士投降耶!”能这么叫的当然是第n趟去取食物回来的向日岳人。

“各位来宾,各位朋友,欢迎大家来参加手v家举办的这个宴会。”台上一句话,引得所有人都将目光一致放到了台上,以此表示对主人的敬意。“各位,今天这个宴会想必大家都知道,是为了两个小辈举办的订婚宴,希望大家以后能多多提点和照顾一下这两个小辈。”台下的人纷纷举杯,表示恭喜。

柳生爱僵着身子靠在手v国光的身上,她以为自己没有答应,这件事就先放到一边,以后再说,可她没想到这件事这么快就被提到众人面前来说。目光不着痕迹地扫了一眼身旁的手v国光,在确定他同样震惊之后,她突然觉得释怀了。

她是讨厌、排斥婚姻,甚至想跟手v国光一起度过没有婚姻的未来,现在看来被人强迫中奖也不是那么不能接受,最起码不会给她胡思乱想的时间。

“小爱,你听我说,这件事不是你想的那样……”

“国光,我知道这不是你的主意。”她忘了不管那个时代,长辈什么的都是可以约束或者帮着小辈们做决定的,即使是关乎他们一生的决定也可以在不通知他们的情况下自行决定。

她该庆幸她和手v国光是相爱的,是在乎彼此的吗?

手v国光握着她的手,心里高兴她的信任,对这个订婚宴也抱着一丝期待。他知道她对婚姻有些抵触,虽然不知道原因,可是他依然希望她属于自己,即使只是一个名义上的,他也觉得高兴。

“小爱,你不怪我!”

“为什么要怪你,又不是你出的主意。”

她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现在被两家的老家主拐了,只能说他们的警觉心降低了很多,以至于不能及时发现这样的事。现在面对这么多的人,她若是拒绝或者任性逃跑,丢人的可不只是她和手v国光两个人,两个家族也要蒙羞。虽说她没那么大的责任感,可是她很珍惜自己身边的人。

握着她的手,手v国光发现自己的手心里既然有一层淡淡的薄汗。

“现在,我们就把这对小新人一起请上台来。”

迹部景吾站在原地,眼里的光彩一下子全然失色,他本来以为自己还有机会的,可是现在他们有的就不只是男女朋友的关系,还有名义上的约束。他到底还是晚了一步,失去就是失去,没有半点可以挽回的机会。目光随着他们前进的身影闪动着,从来不知眼泪为何物的迹部景吾突然发现自己的视线模糊了,就好像有什么挡住了他的视线。

忍足侑士跟迹部景吾这么多年的好友,怎么可能没察觉他的情绪变化,可是事已至此,他们再怎么想改变也无能为力。伸手拍拍他的肩,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只是语气里多了一抹明显的关切。

“放手吧,她不属于你,可是她能幸福不也很好吗。”

“不错,本大爷就大度地祝福她吧!”话是这样说,若不是扬着头,泪水恐怕就要流下来了吧!

台上,柳生爱和手v国光一起站在两个老人的中间,任由他们噼里啪啦地说一些不必要的废话,更让柳生爱觉得惊奇的是台下的人也能听得津津有味。

说实话,她和手v国光的爱情一直都平平淡淡,真不知道他们说的那激荡起伏的爱情故事说的是谁?

“爷爷他们说的人是我们吗?”

“太大意了,肯定是让别人随便准备的故事,用来撑场面。”手v国光有些不悦地盯着两位口沫横飞的老爷子直放冷气。

一瞬间,台下不少人都感觉到一股冷意,更有露肩的美女们后悔自己为什么不预先准备一条披肩来保暖。这里的仆人真没水准,不知道参加宴会的人都穿得不多吗?还把空调开这么低,想冻死他们啊!(手v宅的仆人个个喊冤,他们把温度掌握的很好,只是他家少爷喜欢放冷气的习惯不是他们能改的。)

“我们要纠正吗?”

“不用了。”

说了又怎样,那不过是让时间无限延长,让他们成为别人的眼中的话题,一个接着一个。

柳生爱虽然不怎么管事,可是有些事情她可是能省就省,终于两位老人家讲完了。

“现在请他们交换戒指。”

翻个白眼,柳生爱从来不知道手v番士还有当司仪的喜好,这嗓门不错,麦克都不用,这场子里场子外没人听不到。

默契地对看一眼,手v国光和柳生爱同时拿起戒指,先由手v国光为柳生爱戴,然后互换,场面很简单,可是此时的他们很虔诚。特别是柳生爱早忘了先前的一切,只是看着眼前的手v国光,心里暗自希望他们的誓言不要太过短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