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网王同人——轮回 > 93、第九十二章 酒后到底算谁失身全文阅读

93、第九十二章 酒后到底算谁失身

回到公寓,柳生爱同往常一样拿着睡衣进了浴室,虽然同床共枕好些天了,手v国光还是不习惯,毕竟是自己喜欢的女孩,他又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怎么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他之所以每次都等她上床躺着才进房,就是不想冲一遍冷水之后再冲一遍。

柳生爱泡在浴缸里,热水拂过肌肤,慢慢地消除身上的疲倦,差不多十来分钟后,她就起身冲洗一番,穿上睡衣,正想出去,就发现身子一软,若不是及时扶住一旁的墙壁,恐怕这下就要扶到地上了。

好晕!

她记得自己既没生病也没喝酒,回来的时候也好好的,怎么泡个澡就觉得发晕了。扭开浴室的门,柳生爱脚步有些不稳地往前走,视线变得有些模糊,东西晃晃悠悠的让她看着更难过,好不容易到了床边,柳生爱再也没有顾忌一下子扑到床上。

思绪慢慢地转动,回顾整个庆功宴,她记得所有的酒都被手v国光挡掉了,她喝的一直都是果汁,难道……

突然之间她想到跟凯莉对峙的时候,她和国光都有把杯子放在一起,鸡尾酒跟果汁的颜色相差不多,难不成当时她拿错了杯子。

真是,都一把年纪了,怎么一遇上手v国光的事,就容易失了分寸,看来太过于在乎也是一件难事。有些难受地扯扯睡衣上方扣子,深呼一口气,想起身又怕会摔得很狼狈,想睡觉,这头昏沉的厉害,身体又感觉太热。

客厅里,一直没有听到声音的手v国光觉得不对劲,忍了一会儿,怕她出事,走进房里只见她躺上床上,睡衣的上领翻开,露出纤细白皙的颈项和细长却显得性感的锁骨。身体一热,手v国光有些悲摧地拿着睡衣准备去浴室冲个冷水澡,希望出来之后能看到已经睡了,毕竟他不想让她看到如此性急的自己。谁知再出来就看到她缩着身子,双手把着头,一副很痛苦的样子。立马上前,将她扶起。“小爱,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入手冰凉让柳生爱觉得很舒服,纤细的四肢自觉地缠上他结实挺拔的身躯,小脸偎在他的怀里,还不时蹭着他凉凉的胸膛,衣料的阻挡让她觉得不舒服,顿时,小手很自觉地与手v国光的睡衣扣子奋斗,一颗接着一颗,解得好不顺手。

手v国光这一刻发现自己的定力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好,她不过是紧紧地靠着自己,他的身体就已经诚实地做出反应了,有些慌乱地握住她的手,阻止她继续往下。“小爱。”

“国光,我好热。”技艺性地避开他的手,三下五除二地解开他的睡衣,绯红的小脸贴着他结实白皙的胸膛,凉凉的感觉让她慢慢地放松自己的身体,却也贴得更紧。

闻言手v国光伸手搭上她白净的额头,体温很正常,低头的刹那,她的唇贴上他的唇,这样使得手v国光脑中一片空白,可结实的双臂却不自觉地揽着她,双唇近乎贪婪地掠夺独属于她的甜美。

忍了这么久,现在的手v国光明知道要停下来,明知道不能继续下去,可是她不过是搂着他的颈项,做了个更靠近他的动作,他的自制力就全部被摧毁了。

话说柳生爱行为失当,可她也不是全无理智,流转的人生,有同有无的观念使她对所谓的规矩并不怎么在意,日本十六岁就能结婚,像他们这样同睡一张床却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未婚夫妇来讲,的确另类。

手v国光的隐忍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只是不说,又假装不知,以免让他更加尴尬。现在时机不错,动机也不错,就不知道酒后失身这四个字放在她身上好一点,还是放在他身上好一点。

紧紧交缠,柳生爱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多余的理智去想这些了,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紧紧地抱着他,随着他的步伐往前走。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清晨,一夜好眠的柳生比吕士和南彦一差不多是天一亮就醒了,两人当然没有一起床就跑到手v国光公寓闹的意思,围着酒店附近的街道晨跑,差不多七点的时候吃过早餐,在简单地收拾一下,两人就出发至手v国光的公寓了。

细细打量一下四周的环境,两人同时满意地点点头道:“这里环境不错,手v国光还挺有眼光的嘛!”(插播一句,这是我凯莉选滴,就算不能成主角,也要抓住每一个可以露脸的机会拉票。)

“恩,就是这家。”

按按门铃,等了差不多三四分钟的样子,既然没有动静。两人脸色难看了,去庆祝说得通,可这彻夜不归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比吕士,我们的妹妹被带坏了。”

“恩,手v国光太不像话了。”

商量几句,两人觉得有必要再给一次机会,比如太累了睡得沉没有听到声音也说不定。再次按下门铃,时间偏长,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房间里,柳生爱听到声音,略显挣扎地撑起身,不明白这个时间有谁会来。目光对上一旁也睁开眼睛的手v国光,莫名地觉得羞涩。

手v国光的目光落在她纤细且满是吻痕的颈项,虽然不觉得未婚夫妻亲热有什么错,可是他很在乎她的想法,仔细打量她的神色,发现她没有太过于抗拒他们之间的关系,这才放下心来,不过一直吵个不停的门铃声十分地破坏气氛。

“我先去开门,你起来洗泡个澡,我会把早餐准备好的。”起身套上衣服,想了想手v国光还是回身在她的额头印上一吻,这才出去。

柳生爱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里觉得窝心,却也没有拒绝他的提议,起身以一种不怎么自然的方式走到浴室,放好一缸热水,滑入池中。

这边手v国光一开门即遭到炮轰,柳生比吕士一向以绅士自居,也习惯了绅士的作风,所以在责备手v国光差不多一万字后,很和谐地表示大人大量,先放他一马。一旁的南彦一就没这么好打发了,这位从来没标榜过自己是什么绅士啥的,他现在满打满算都是问罪,特别是某人为什么这么晚才来开门,他家妹妹为什么还不见人影。

“小爱呢?”

听到柳生爱的名字,手v国光的耳根还是不受控制地红了,毕竟是第一次,又是个没什么经验的毛头小伙,如此直接一问,免不了会受到影响。

南彦一等了一下,见他不回答,一脸狐疑地道:“你不会又让小爱走了吧!你知不知道我们已经三年没见过小爱了。”

“手v,你怎么不拦着她呢!”柳生比吕士也急了,他们没听小爱说要走啊!

怎么离开的这么突然呢?

手v国光看着他们自说自话,这想象力一打开,无数的可能一个接着一个往外冒,他就是想插话也得有机会才行。好不容易等两人安静地坐到沙发上了,他才开口解释道:“小爱在浴室里洗澡,我先准备早餐。”

“你怎么不早说!”

“吓了我一跳!”

面对两人的指责,手v国光只得暗叹倒霉地往厨房走去。他的手艺不怎么样,会做的东西也不多,简单地煎蛋、面包、火腿做成三明治,再温上一杯牛奶一起端到桌子上。

“柳生、南,要一起用早餐吗?”

“不用了,我们吃过了。”

正在此时,柳生爱出来了,看到柳生比吕士和南彦一还是意外了一下,“哥哥,你们怎么来了。”

“小爱,我们来接你回家的。”

“好啊,本来就决定要跟国光一起回去的,哥哥来了就好好玩两天,等国光的事情都处理好了,我们以上回去。”看着迎上来的手v国光,柳生爱微微一笑。

手v国光对于另外两个归心似箭的家伙表示视而不见,他们用目光飞来的刀子、叉子,他全当没有,体贴地将她牵到餐桌前,把早餐推到她面前,见她吃得开心,也就满意地进房去洗漱了。

柳生爱其实不怎么喜欢西式早餐,她比较喜欢中式的早餐,不过在外三年,多多少少把挑食的毛病压制了一些。昨天喝了酒,又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现在她不仅是饥肠辘辘,还觉得浑身酸痛。

总之,整个人都不怎么舒服。

她想她还是再回去补个眠吧,这头昏脑胀的出了门也扫兴,还不如一开始就呆在家里睡觉。

“国光,你带哥哥他们出去走走,我再回去补个眠。”

“不舒服?”手v国光想起昨天在她嘴里尝到的酒味,一开始他也以为是自己口中的酒味,后来发现她嘴里也有酒味,可那种时候,他根本无暇去追究这样的问题。知道喝醉了会难受,特别是她这种沾酒就醉的体质。“要不要去看看,再买点药回来。”

“不用了,只是有点睡眠不足。”

柳生比吕士和南彦一靠着柳生爱一左一右地坐下,完全无视对面的手v国光,准备增进一下兄妹彼此之间的感情,可谁知眼尖的南彦一一下子就发现不对了,他也是交过女朋友的,男女之间的事情他一点都不陌生,所以一看新鲜出炉的吻痕,他就知道某些事不能再拖了。

“手v,你的事情要处理完,大概需要多久?”

“比赛已经告一段落,除了一些琐碎的事,差不多三天后就可以起程回东京了。”手v国光想三天的时候应该够他联系一个新的经纪人了。

“很好,你速战速决,我想这次回去你和小爱的婚事不能再拖了吧!”

“表哥?”一头雾水,柳生比吕士记得表哥跟他一样想换人来着。

磨磨牙,南彦一当然不会让柳生爱看到他打人的场面。“还需要我解释吗?手v君难道‘吃’了小爱不想负责!”

手v国光脸一红,立马鞠躬道:“我会负责的。”

柳生比吕士觉得自己很想用拳头问候手v国光这家伙,可妹妹的感受还是要顾忌的。“小爱,你不是要补眠吗?快进去休息吧,手v会招待好哥哥的。”

柳生爱怎么会没看到两个哥哥略显扭曲的俊脸,不过有些事不是她可以插手的,男人的问题让男人自己解决吧!“恩,那我先去休息了。”

“恩恩。”

~~~~~~~~~~~~我~~~是~~~轮~~~回~~的~~~专~~~属~~~分~~~割~~~线~~~~~~~~~~~~~~~~

手v国光、柳生比吕士和南彦一不可能真的打架,他们要算帐自然会用他们都会的方法,比如网球。

三人并没有搞所谓的比赛,不过就是挑了个地方发泄一番,等多余的精力都消耗掉了,三人一起抛开所谓的形象,靠着墙坐在练球室里,有一句没一句地开始说话。柳生比吕士和南彦一的话题当然是围着柳生爱展开,手v国光严肃惯了,即使柳生比吕士他们的问题近乎蛮横,可事关他们未来的幸福,他自己亦想多疼爱她一点,条件基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举动,全部应承下来,此举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两个妹控的承认。

“手v,我妹妹就交给你了,好好照顾她。”

“啊。”

“别看她好像什么都会的样子,可一旦没人看着,她对自己随意的让人放不下心。你也看到了,出去三年,除了比过去更瘦之外,我可没看到别的好处。你的网球事业刚刚开始,虽然不能让你放弃,不过还是希望你能多抽点时间陪陪她。”柳生比吕士很认真的托付,对于这个妹妹他是真的疼爱,即使发生了很多事情,甚至有一度使得他们差点失去她,不过还好,一切都还来得及,她还在他们身边。

手v国光皱皱眉,他怎么会不明白她的寂寞,太过独立的她的确需要他好好照顾。

网球么?

还有一场比赛,若是胜了,心愿达成,若是败了,也算是在圆了自己一个梦。

“明天订机票吧,回去之后先准备婚礼,来年我会陪着她一起上大学。”

柳生比吕士和南彦一闻言都一脸愕然,“你确定要放弃网球,你要知道你再坚持下去,闻名世界也是有可能的。”

“我追求的是梦想,与名利无关。”时间会让人成熟,有得有失并没有那么难以接受。

“既然如此,先打电话回去让家里先准备婚礼吧!这些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准备好的。”南彦一想明年的今天,他是不是就可以抱着小小爱玩了。

柳生比吕士没想这么多,他只觉得能为她妹妹如此着想,也许选择他真的是妹妹的幸福也说不定。

没有误会了,彼此都满意了,大家又有相同的爱好,这相处起来当然就更加融洽了。

晚餐大家挑了一家不错的餐厅一起吃饭,大家各自说了一些自己的境况和趣事,柳生爱得知结婚的事情,有意推辞,不过没有人愿意采纳,最后南彦一直接拿孩子说事,这让柳生爱和手v国光哭笑不得,一个晚上,谁知道到底中奖没有,可看他如此坚持,柳生爱即使有别的意见,到底不能不管家人的意见,最后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定下来了。

手v国光好歹在这里呆了三年,找一个短期经纪人并不难,而且他现在的名气也不小,有时在街上被认出来了,还有人上前要签名,不过看手v国光有些手无足措的样子就知道他并不善长应付这些。

事情顺利解决,柳生爱他们一行人一起买好礼物之后的第二天就上了飞机,上机之前由柳生比吕士、南彦一和手v国光分别打了电话,柳生爱觉得自己再打似乎没什么用处,相反还有些画蛇添足的味道,也就歇了这份心思,老老实实地坐在手v国光身边,闭目养眼。

日本这边收到消息的手v家和柳生家都很高兴,一起商量了一下,选定日子,便开始各自忙起来,这厢收到他们要回来的消息,柳生哲也他们又提前一天到东京,准备到时同南家和手v家一起去接机。

冰帝、青学的正选们得到消息后也十分开心,自然给他们传递消息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身在美国却无法回日本的越前龙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