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二十二章 枪击全文阅读

第二十二章 枪击

龙悦红刚要再多看几遍资料,房间内的灯光突然就熄灭了。

“到停电时间了?”蒋白棉翻腕看了下电子表,发现已经八点四十多。

她顿时笑了起来:

“这可比公司人性化多了。”

“盘古生物”内部,说晚上九点整熄灭路灯,就不会拖到九点零一分,哪像现在,都超时十几分钟了。

“人性化是不是就意味着管理较为松散?”白晨努力去理解组长的潜台词。

蒋白棉“嗯”了一声:

“有好有坏吧,具体情况得具体分析。”

“说了等于没说。”商见曜严肃地评价了一句。

接着,他补充道:

“我怕白晨不好意思这么说。”

“嚯,还挺热心嘛。”蒋白棉已经习惯商见曜的类似表现,只是白了他一眼。

她旋即说道:

“都休息了吧,今天从早忙到晚的,明天又得做正事了。”

“是,组长!”龙悦红下意识大声回答。

蒋白棉见状,略显无奈地笑道:

“不用这么正式。你是想让整栋楼都知道我们是一起的,并且有组长这个编制?

“呵呵,没事,注意点就好,不同环境有不同环境的要求。”

好在此时刚刚停电,带来了不小的嘈杂和喧闹,将这边的小小动静完全掩盖住了。

遵照之前的安排,白晨和龙悦红进了靠院子的那个房间。

这样一来,真出了什么意外,白晨能带着龙悦红第一时间跳到院子中,回到吉普内,而蒋白棉、商见曜都有异于常人的感应能力,可以有效防范来自街上的意外。

“你睡上面,还是我睡上面?”目送白晨和龙悦红离开后,蒋白棉指了指房间内的高低床。

“你。”商见曜毫不犹豫地回答。

蒋白棉想了一下,笑着问道:

“是担心晚上起夜影响到我?”

“今天吃的比较多。”商见曜诚恳说道。

“那也行。”蒋白棉忽然想起一事,“今晚就别挑战疾病岛屿了,明天得办正事,好好养精蓄锐。”

“好。”商见曜没有犹豫。

“还是分得清事情的轻重缓急嘛。”蒋白棉笑着夸了一句。

说话间,她走到了靠窗的桌子旁,望了眼外面。

整个南街和东街已一片漆黑,就连路灯都不再散发光芒。

西街部分场所依旧有辉芒透出,如同黑暗中的灯塔;北街灯火通明,仿佛星河落到了地上。

“真是泾渭分明啊……”蒋白棉感叹了一声,脱掉外套,攀爬至上铺。

她和商见曜刚躺下没多久,忽然听见几声清脆的枪响。

这来自西街。

砰砰几声后,夜晚又平静了下来,动感热烈的音乐声持之以恒地从西街传出,没受任何影响。

啪啪啪,商见曜突兀鼓起了掌。

“你鼓什么掌?”蒋白棉懒得去猜商见曜想表达什么,直接开口问道。

“他们真有精神。”商见曜颇有点向往地回答道。

“也许这就是野草城。”蒋白棉闭上眼睛,慢慢培养起睡意。

没过多久,距离他们不远的那个城门口也爆发了一阵喧闹,夹杂几声枪响。

“这边为什么也有人开枪?”睡在下铺的龙悦红又担心又好奇地询问起白晨。

他选择下铺是因为白晨擅于狙击,在更高的地方能更好地监控院子内的动静。

“白天进不了城的那些流浪者想趁夜晚闯进来吧。”白晨根据自身的见识和当前的环境猜测道,“然后,守卫就开枪了。”

龙悦红听得心情颇为复杂,既可怜那些在寒冷冬夜里等死的流浪者,又觉得守卫们开枪是正当行为,没犯任何错误。

这让他想到了一句话,“盘古生物”内部,那些在安全部服役较久的员工们最喜欢说的一句话:

“这操蛋的世界!”

等到城门处的动静平息了下来,龙悦红赶紧强迫自己入睡。

就在这时,他听见楼上或者楼上的楼上,传来一阵嗯嗯啊啊的声音。

而别的楼房内,也有类似的动静传出,若有似无地回荡在院子内。

龙悦红对此并不陌生,毕竟“盘古生物”普通员工居住的地方,隔音都不是那么好。

这让他有点面红耳赤——当前与以往不同的地方在于,他的上铺还睡了位女性。

过了一阵,嗯嗯啊啊的声音相继平息,龙悦红总算松了口气。

可没过几分钟,吟唱再次响起。

几乎是同时,还有尖利的怒骂声爆发:

“滚蛋!

“才给了两个馒头就想来第二次?要不要脸?”

龙悦红听得有点呆住,好一会儿才支支吾吾问道:

“这,这什么情况?”

“妓女。”白晨言简意赅地回答道。

在“盘古生物”内部,这是一种不存在的职业,龙悦红只是通过教科书和字典知道它的意思是什么。

“啊这……”龙悦红先是一怔,然后自我辩解道,“我还以为地表的人们都忙碌着生存……”

“这本身就是一种生存方式。”白晨不带丝毫鄙夷情绪地说道,“而越是生存压力大,越是会往这方面寻求发泄。”

她顿了一下,补了两句:

“在野草城,有太多的外来者,太多的遗迹猎人,他们常年流浪于灰土上,几周甚至几个月都没碰过女人。

“在这方面,女性遗迹猎人好很多,只要愿意,有的是人选,说不定还能赚点物资,但也得考虑是否会被传染疾病,是否会怀孕。这些对一个女性遗迹猎人来说,都属于一不小心就会毁掉自己的事情。”

龙悦红静静听完,想说点什么,最终却化成了一声叹息。

夜晚就在平静和不平静交替间恒速流动着,等到龙悦红半夜醒来,整座城市不知什么时候已彻底入睡了。

到了7点半,天刚蒙蒙亮,昏暗还是大地的主宰,街上已热闹了起来。

不少店铺都打开了门,贩卖起早餐。

其中,生意最火爆的是几家卖窝窝头的店,足够便宜是他们的特色。

有的店甚至只卖炭烧的热水,1卡斯1杯,专为吃窝窝头吃到噎住的遗迹猎人们准备。

——自来水也是要付费的。

“好干……”商见曜连吃了两个黄色的窝窝头后,做出了评价。

这种窝窝头一个得5卡斯,两个就1德拉塞。

正拿起水囊的蒋白棉白了商见曜一眼:

“又没人催你,吃这么快做什么?”

“重新体会中了‘饿鬼道’的感觉。”商见曜咕噜喝完水,认真解释道。

“你是想说,先适应了这种进食方式,等遇到净法的时候,可以在中了‘饿鬼道’后,额外争取出几秒钟的时间?”蒋白棉有所明悟地反问道。

“有备无患,多算胜少算嘛。”商见曜点了点头。

“……你又在复读了!”蒋白棉先是觉得这话有点耳熟,接着才想起自己说过。

她转而笑道:

“其实,准备些容易吞咽的食物,不是更好?”

“不能预知什么时候会遇上净法。”商见曜将水囊挂回了武装带上。

“可以一直放在身上不吃啊。”蒋白棉反驳了一句,“不过嘛,在野草城应该是碰不到净法禅师的,这里这么多女性,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说话间,蒋白棉和商见曜一块,沿街边道路,往中心广场走去,目标猎人公会。

白晨和龙悦红则慢腾腾吃着早餐,不急着跟上。

走了几十米,蒋白棉看见一个戴宽檐圆帽的男子急匆匆从巷子内出来。

突然,她伸出一只手,拦住了商见曜,并将目光投向了对面的楼房。

砰!

一声枪响后,刚才那个戴宽檐圆帽的男子倒在了地上,红的白的溅了一片。

整条街道瞬间陷入了凝固,失去了声音。

过了几秒,尖叫声、大喊声相继响起,此起彼伏。

端着冲锋枪的野草城巡逻员们匆忙奔向了射出子弹的那栋楼。

他们有贴着相应的街边,防止自己也遭遇枪击。

“还算专业……”蒋白棉非常冷静地评价了一句。

她刚才已经注意到,枪手在楼顶天台。

商见曜则莫名其妙地叹了口气:

“可惜……”

“可惜什么?”蒋白棉略感疑惑地问道。

“再闯过一个岛屿,应该就能让他没法扣动扳机了。”商见曜颇为遗憾地回答道。

蒋白棉看了看南街的宽度和楼房的高度,微微点头道:

“如果枪手在这几排的四楼,也不是不行。”

南街的宽度大概五六米,三层楼差不多十米高,算上窗台的高度,套一下勾股定理,就能简单算出狙击手如果位于四楼,且和两人大致平行,则与商见曜的直线距离在十二到十三米之间,刚好处于“双手动作缺失”这个觉醒者能力的范围内。

而五楼和天台,就超出边界了。

不等商见曜回应,蒋白棉若有所思地笑道:

“我之前有点忽略这个能力了。

“在障碍物众多的城市内,在以巷战为主的环境下,它能发挥的作用应该比我预想的要大。”

尤其野草城这种楼房普遍不高的地方。

“可惜啊……”商见曜再次叹气。

“你是可惜现在没有敌人让你尝试?”蒋白棉相当了解地反问道。

“嗯。”商见曜诚实点头。

蒋白棉没去说他,只正色提醒了一句:

“这里同样适合大部分觉醒者。”

在这里,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会被建筑物明显压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