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的武学自己会修炼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归去(本卷完)全文阅读

第三百八十九章 归去(本卷完)

念力轻易无法消失,即便过去上千年,也在天地间留有印记,正是这些残念的堆积,才让世界经历一场又一场的毁灭重生。

不过这个消息对于连月英而言,却并不算坏,因为这说明这片天地间,还极有可能存在她的残留念力。

只是寻常人极难寻觅踪迹,唯有造化境大能可以将其寻出。

阮家掌握着修补念珠的方法,若阮南平愿意出手,帮忙搜寻连月英残存下来的念力,那成功的概率不小。

带着些许的期盼,杨易将连月英的情况简单叙述了一遍。

阮南平听后眉头皱起,道:“造化境的确可以根据念珠上的念力印记,寻觅游离在天地的残念,但这付出的代价极大……”

“前辈不妨直说,如果晚辈做得到,必定全力以赴。”

杨易有点不死心。

连月英曾经帮助过他,所以如果可以,他想还这个人情。

再者,连月英的师傅,也就是被镇压在栖霞宗断崖下的魔主,对他这个宝贝徒弟很上心。

如果杨易真的将连月英救活,说不定能从他口中探听到有关青冥宗主宗遗迹的消息!

这对于如今的杨易而言,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说不定那遗迹中,就有造化境层次的武学……

这里的事情结束后,杨易打算先回栖霞宗,如果宗门内有赤霞功的进阶功法最好,如果没有,那就只能自己寻找了。

显然,青冥宗遗迹就是一个重要目标。

“这不是你做不做得到的问题,据你所言,这位连姑娘生活的年代在一千年前,时间过去这么久了,即便留有残念,大概率也已经游离到念海之中,在这样的情况下,别说是我,就是你祖师爷道元子来了,也无济于事。”

阮南平苦笑道:“念海之中风暴频发,会生成念者生前的一道道幻象……若你将来再进一步,有机会前往那里时,就会深刻体会到。”

“即便已经是立于天地间的绝世强者,在这等互相纠葛的磅礴念力面前,依然渺小如蝼蚁。”他的目光在这一刻怀有敬畏。

杨易也陷入沉思,阮南平对于念海的这个说法,让他莫名联想到惊鸿诀真身所在的地方!

那片空间,似乎也有无尽的残念交融、打散……

“敢问前辈,那念海究竟在什么地方?”

杨易的语气有一丝急切,如果知道了念海之所在,那岂不是能主动去找惊鸿诀了?这感觉颇有点网友线下见面的意思。

“难道你是想自己来?”阮南平笑了,他以为杨易这是不相信他所说的话,“那个地方可不是游玩之地,哪怕是造化境,都是带着必死的决心去的。”

“你,无论是实力,还是心境,都还不达标。”

阮南平摇摇头,对念海所在的方位缄口不言,倒不是故作神秘,而是在他看来,杨易现在还不用知道这些。

知道得越多,烦恼越多,这对于突破造化境,没有任何帮助。

似乎也是把阮南平的话听进去了,杨易沉默了下来。

他也的确不用着急,即便前往念海的条件是造化境,对于他而言,充其量来讲也就是一两个年头的事。

“不过,如果这位连姑娘有残余的念力留在念海之外的地方,那搜寻起来的难度就会大幅降低。”

这个时候,阮南平突然笑道:“这次你为我们阮家解了围,作为报答,我可以试着感应一番,将念珠留下吧,两日后再来。”

“如此,那便谢过前辈了。”

杨易上前,将念珠小心放置在桌上。

阮南平轻轻颔首,道:“不过你也别抱太大期望,即便最终真的将念珠补齐了,也只是能见到对方留下的残像而已,她的神识早已经消散。”

“晚辈知晓。”

杨易郑重抱拳,离开的时候回头又道:“敢问前辈,除此之外,是否还有别的方法?”

“有,诸如魔修的血祭一类,这招可以不需要特意搜寻连姑娘留下的念力,只需血祭足够数量的生灵即可,不过用这种方法修复的念珠,你所见到的连姑娘可能会与你想象得不同,毕竟融合了众多其他人的念力,你愿意这样做么?”阮南平带着几分笑意看着杨易。

杨易没有再说什么,行礼然后离去。

回到居住的客院。

既然搜寻残念需要两天的时间,那就再等两天吧。

无论在什么地方,杨易的修炼都不会落下,只是出来两年了,倒是有点想回栖霞宗和杨家看看了。

在幻境中,他经历了无数的轮回,也体悟过无数次的生死别离。

本以为会铁石心肠了,但没想到反而愈发眷恋……

加上一些悬而未决的事,杨易觉得回去看看很有必要。

两年时间说长不长,但也不短,他大哥杨儒的孩子都可以叫他三叔了。

收回散漫的思绪,杨易纵身一跃,来到屋檐盘腿而坐,夜深了,但还是能听到一些忙进忙出的声音。

他不做理会,沉下心来,打开白天点化的雷绝手。

这是一门入劲武学,在一开始的时候杨易没这么在意,不过此刻重新体悟,竟发现这门武学有一丝熟悉之感……

“这掌中的雷纹,隐隐有着凝聚雷眼的迹象,就跟当初在青冥宗遗迹内,执剑长老所示的乾坤手有些相像。”

杨易望着掌中嘶鸣的电光,猜测这雷绝手很可能是乾坤手的前置武学。

“倒是有些缘分,就是不知直接用灵蕴提升武学层次,是否能真正跟乾坤手媲美?”

乾坤手的威力杨易可是见过的,施展招式时会在掌心生成一道雷眼,雷眼照射到的地方,便是攻击的范围,破坏力极强。

若要定个等级的话,那至少也是和翠虚手一样,在秘传级以上。

由于雷绝手是惊鸿诀领回来的,所以直接大成了,杨易可以直接提升武学层次,但当他看到这需要将近二十万灵蕴值时,最终还是放弃了。

杨易现在不缺武学化念武学,缺的是造化武学,如果等沐浴造化后,自己还没有找到赤霞功的进阶功法,那就只能考虑直接用灵蕴值拔升了。

而这所要消耗的灵蕴值,杨易估计可能要达到七位数……

暂时将提升层次的念头压下。

杨易看着雷绝手“胆小如鼠”的特性,尝试性反馈。

可结果并没有什么惊喜,这个特性的表现,跟当初虚晃闪胆小怕事的特性相差不多,都比较怂。

趁还没有什么感情,试着更换武学特性。

结果随机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花费了他将近三千的灵蕴值。

“……”

杨易无奈只能暂时先接受这个结果。

接下来两天,他就在客院中安心等待、修炼,这段时间阮家上下都很忙,他也不愿去打扰。

不过阮白藏偶尔会来找他切磋拳脚。

阮白藏的修为已经圆满了,只差一些契机就能突破通神境。

对此杨易也不吝赐教,打斗的动静从客院传来,若不是两人都有所收敛,只怕大半个阮家都要被他们掀翻。

“杨易,你这次回大越国,若有机会和骁灵卫接触,便帮我传个口信,让人带话给我的恩师,她镇守西北灵州的二衔卫,祝芸。就说我要在族内闭关一年时间,一年之后不管有没有突破通神境,都会回去见她……”

阮白藏换上了平日最常穿的白色铠甲,手持一柄寒霜沉降的月牙长枪,青丝扎成发髻,露出雪白的后颈。

她的眼中带着几分清冷,这是天生的,不过也并非没有温度,尤其是此刻和杨易切磋时,打得酣畅淋漓,收获匪浅。

“好,这事不难。”

切磋过后,杨易也是直接应下。

随后,他去求见阮南平,两日的时间已到。

“果然如先前猜测的那样,这位连姑娘是还有一道微弱的残念,存在于天地间,但可惜已经归入念海……”

书房内,阮南平遗憾地摇摇头,将念珠交还给杨易。

“不管怎样,还是要多谢前辈出手。”

事已至此,杨易也只能坦然接受这个结果。

“你也不要灰心,如果你诚心想要修复念珠,总能寻到办法了,别忘了,念力的创造性可是无穷的。”

阮南平的话很明显是在安慰杨易,他身为造化境强者都束手无策了,别人又如何能创造奇迹?

不过,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这一刻,杨易像是某根神经被搭通了一样,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既然武学点化的本质,是抓取天地间的残念,成为武学之灵,那有没有可能定向抓取?

也就是让连月英与某一门武学融合,成为这门武学的武学之灵!

有了惊鸿诀的例子,杨易愈发觉得,武学像是一个培养容器,随着武学层次的不断拔高,武学之灵也会愈发自主。

这不就是让残念复活成人的手段么?!

即便最终的情况和真人有异,但至少是以另外一种存在活过来了。

越想越是激动。

虽然他知道这同样难如登天,但至少方向有了。

有了方向,念力的创造性才有发挥的余地。

隔天一早,杨易和众人道别,启程回大越国。

说实话,他来到这里,都没怎么好好领略过风土人情,如果不是夏家随时可能突施冷箭,他倒是挺想放慢一些脚步。

阮家的船载着杨易来到港口岛屿星盘岛,杨易下船,随后又自行找了一艘回大越国瑶州的商船。

总共历时三个月。

他几经辗转,终于回到了熟悉的青州。

盘山镇。

如今这里的变化极大,城镇里外像是翻新过一般,足足向外拓展了两三倍。

崭新的房屋鳞次栉比,往来行人商贾络绎不绝,一派繁荣景象。

杨易走在街上,感应到了几位游戏玩家。

当初他拉了数百平民、精英层次的玩家来到青州,盘山镇这边自然也是有不少的,必要时候可以充当眼线。

经过这些年的磨砺,这些玩家的实力整体有了提升,早已成为各大势力的中流砥柱,甚至有些自己单干了。

因为有他们的存在,盘山镇的竞争激烈了许多,但也拔高了镇上武者的水平。

加上背靠栖霞宗,俨然让这里成为了一处枢纽。

虽然现在的规模依然还无法和白沙城相比,但假以时日,两者未必不能比肩。

杨易找人询问了杨家的所在,随后径直而去。

这里是一片新建的坊区,占地面积极广,前面接壤盘山镇闹事,而后方紧靠落霞山脉,整体地势较高,隐隐俯瞰着整座城镇。

杨易来到这里发现,街面上有一处武堂,就临近着杨府大门。

一些寻常打扮的人家领着十来岁的孩子进进出出,热闹非凡,还有阵阵整齐的呼喝声从里面传来……

这个时候,武堂内走出一行人,为首的男子黑须满面,中气十足,正是多年不见的戴青。

戴青原本在和身后的手下说着什么,见到杨易后,也是错愕当场。

“三少爷?”

他有些不敢确信。

因为此刻杨易的样貌,与当初离开时,有略微的差别。

“戴青,这武堂办的怎么样了?”

杨易笑道。

“真是三少爷!”

戴青确信,满脸激动地过来,随后抱拳汇报道:“如今武堂和杨家的武院合在一起办了,除正常招收学生外,一些贫苦人家的孩子,也会免去一切杂费将其收下。”

“不错,那寻津帮呢?”杨易再度问道。

“自然还是在的。”戴青挠挠头道,“不过我不懂信仰这些,只会在特定时间,做一些布施,除此之外,便当做寻常帮派管理了,如今也算在采云镇站稳了脚跟。”

“这样就可以了。”

杨易转身进入杨家大宅,有戴青陪同,哪怕这些新来的下人不认识杨易,也是不敢阻拦的。

府内的布置与白沙城老宅相差不多,杨易一进来,就有一种亲切之感。

“老爷和夫人外出谈生意去了,冯老陪同,恐怕要到夜里才能回来,不过杨儒少爷应该是在家的。”

提及杨儒,戴青的眼色便是暗淡了下去。

“怎么了?”杨易皱眉。

“杨儒少爷的孩子害了怪病,精力旺盛,难以入眠,有人说,这可能是着魔了……”戴青小心翼翼地说道。

轰!

杨易脚步一怔,如遭雷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