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洪荒:我!睡觉就悟道!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心结打开,通天释怀全文阅读

第三百一十九章 心结打开,通天释怀

金鳌岛。

玄羽来了。

刚刚踏入岛上,还没来得及和诸位师兄弟们打声招呼,通天教主的声音就是传来了。

“进来!”

玄羽只能向着众人摆了摆手。

等到了他离开后,多宝脸色有些变得复杂起来。

如今这玄羽在截教地位已经仅次于通天教主,不,怕是和通天教主也是差不多了。

自己呢?

多宝想着不由得摇了摇头。人比人,气死人!

没办法,谁让人家正当红,也有能力有本事给截教带来如今这等盛世。

现在两任人皇都是他谋划而来,就是太上老子和元始天尊乃至西方,天庭,都没办法抢的过他。

碧游宫。

玄羽进来后,发现通天教主神色有些不太好看。

这是怎么了?故作深沉,还是喜欢上了忧郁。

不应该啊,截教现在的情况好的不能再好了,你看看一进门那金光闪闪的气运金龙,多霸气。

“老师,弟子来了!”

玄羽喊了一声,结果通天教主只是看了他一眼,嗯了一声。

哎呦喂,这是什么态度。

自己丢下了娇滴滴的三霄,瑶池美人,屁颠屁颠的跑来了。

结果就换来了一个字,嗯!

这不是你叫我来的,我可是一点没耽误,刚刚也是你喊我进来。

要不我走?

“老师,弟子来了!”

玄羽再次说道。

“嗯,看见了,你这么一个大活人,贫道不瞎!”

通天教主直接没好气的瞪了玄羽一眼。

“不是,老师,你这是什么态度,弟子可是听了你的旨意,快马加鞭前来,你这样让弟子好伤心,你若是没事,弟子回去了,这不是瞎耽误功夫!”

玄羽也是来气了,自己招谁惹谁了!

通天教主看着起身的玄羽,叹息一声。

“你说,贫道是不是就是如此不受人待见啊!”

玄羽身形一震,不对,这里面有问题。

这通天教主乃是天道圣人,三清之一,现在好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般。

哎,谁让自己心软,又喜欢开解别人,罢了。

玄羽坐了回来。

“来吧,老师,请开始你的表演,不是,说出你的委屈!”

通天教主缓缓起身,而玄羽无奈,只能跟着站起来,刚才坐下就是多此一举。

“这次的事情,让贫道感到心里憋屈,广成子大逆不道,逆天而行,居然诛杀人皇,这本来就是应该被所有人都讨伐的。

更何况,神农还是截教弟子,这件事按理说应该是贫道受了委屈,他们冒犯了贫道,冒犯了截教,理应给贫道一个交代,可是呢,太上老子也好,元始天尊也罢,他们都在怪贫道!”

通天教主说道。

玄羽听了后,心里有些不解。

这不就是对了啊!

他们两个就是这臭德行。

“老师,他们两个什么人,你还不清楚,这有什么?怕是比这件事还可恶的都能够做出来,不用多心!”

“再者说了,这不是最后元始天尊和广成子被天道教训了一顿,也算是大快人心,你也不用生气了!”

玄羽劝说一番。

“不,贫道不是为了这件事,而是太上老子和元始天尊对我的态度。从三清各自开辟道场后,他们二人似乎一直都是在欺负贫道。”

通天教主仿佛陷入回忆中。

“一件件,一桩桩,不是他们两个联合起来对付贫道,就是元始天尊和贫道发生争执,太上老子偏心元始天尊,亦或是元始天尊偏心太上老子,他们从来没有人顾及贫道的感受!”

通天教主说着居然神色有些落寞。

玄羽叹息一声,这种感觉好像是三个兄弟之间,有一个不受其他两个待见,可是他还是想要维持兄弟之间最后的情谊一般。

这不是自己自作多情吗?

不待见你,你还不搭理他们,这有什么可烦的。

矫情!

对,就是这样。

“尤其这次,明明就是广成子的错误,最后太上老子为了护佑元始天尊,居然指责贫道,就差动手了?贫道做错了什么?他们遇到了问题,就是三清一体,需要团结一致,轮到了贫道,就是三清之一,他们二人是一体,玄羽,你懂这种感觉吗?”

通天有些迷茫和伤心的看着玄羽。

玄羽看了一眼通天,没想到自己这老师还有这种多愁善感的姿态。

这算鸡毛啊!你都是圣人了,能不能抛弃了什么七情六欲!

“老师,你说的,弟子理解,你感觉有些心酸,有些伤心,可是这就是事实,也是现实!若是你们三人都一样,气运,实力,灵宝等相差无几,你们会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好兄弟,可是只要有一个人发展的超越了其他二人。他们定然是会嫉妒,会打压!”

“这是人性,他们永远不会嫉妒道祖,不会算计道祖,因为够不着,差的远了,而你,原本和他们一样,现在突然崛起,他们心里有了比较,有了不满。这没有什么可烦恼的!”

玄羽说完后,通天教主看了他一眼,似乎明白了一些。

人永远都是向下看,高高在上的他们只配羡慕。

而同等级和低自己一等的超越了自己才会有嫉妒之心。

大家都一样的向前走,你突然跑起来了,那怎么行,还不赶紧拉住你,拉不住就绊倒你。

因为自己不想跑,也不想让你超越。

“老师,其实现在你也能够明白,要不你退缩,要不你只有不停的壮大,否则这种情况不会改变!”

玄羽再次提醒一句。

其实他还没说,再过一些日子,他们因为嫉妒,可是要有量劫降临了。

而目的就是为了打压截教。

比不过你,那就弄死你!

一切根源就是利益!

天下熙熙,皆为利往,圣人亦是难逃!

“为师明白了,和你说出来,倒是心里好受多了,呵呵,其实也该看开了,三清一体,只是名存实亡了,是为师一直执念于此,今日,便是心里彻底改变之日!截教,乃是贫道之教法,任何人不得插手,不得改变!”

通天教主此刻浑身一震,一股滔天威压释放出来。

玄羽看着通天如此态度,也是放心了。不然接下来的封神量劫,通天要是还顾及什么狗屁三清一体,考虑彼此情面,那可是坏菜了。

太上老子和元始天尊一番忽悠,打下感情牌之后,通天教主到时候可是顶不住。

只是现在离着封神量劫或许还有一段时间,倒是也不用着急,起码如今通天捋顺了自己的心思,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行了,贫道心里痛快舒坦了,你可以滚蛋了!”

通天教主大手一挥。

玄羽:“?”

当自己是什么?知心大姐姐?

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老师做人不可这样啊!

“老师,滚蛋倒是可以,不过你这脸色变化的也是太快了,请问是自学成才吗?”

玄羽问道。

“不是,是贫道有个弟子,一向就是如此不要脸,贫道也是耳濡目染之下,被他影响了!”

通天很认真的说道。

玄羽看了一眼外面,“老师,弟子得劝说你一句,以后少和多宝他们多接触,让他们都将你带坏了!”

通天教主一听,直接没忍住,大笑了起来。

“你啊你,不要脸之境界,超越圣人!”

打击人了啊,能不能不要这么直接。

说人坏话都不背着当事人,这样太不礼貌了!

“行了,让你这么一搅和,贫道心情大好,玄羽,如今伏羲,神农已经出世,第三任人皇估计也是不远了,你可是有计划了!”

通天问道。

可是现在的玄羽一脸的呆滞,仿佛没有听到一般。

“问你话呢,装什么没听到!”

通天教主瞪了一眼玄羽。

“老师,不要脸之人不配说话!”

玄羽刚刚说完后,直接一个东西飞了过来,他接过来一看,灵宝?还是先天上品!

“这下能说了吧!”

“能,能,呵呵,老师是想要第三个人皇也成为了截教弟子吧,这件事,弟子现在有了计划了,不过老师,需要你传授弟子一些阵法!”

玄羽说道。

通天也是没有藏私,直接将自己的阵法都化为一道流光注入了玄羽脑海中。

玄羽大体看了一眼,随后便是有了信心。

“去吧,将第三个人皇给贫道带回来!从今往后,不必在意太上老子和元始天尊,放心,若是他们对你下死手,为师不会不管!”

通天摆了摆手说道。

“那个,老师,毕竟这次要面对这么多圣人,而且他们经过这两次人皇之事,已经对弟子有了防备,想要谋取第三个人皇有些不容易,所以……”

玄羽很自觉的伸出了手,手指还勾动起来。

“刚刚不是给你了?你不要贪心,滚蛋!”

通天教主呵斥一声,玄羽听了后,心里默念一句小气,一件灵宝办两件事。

只好悻悻离去。

“哼,这家伙,不知不觉将贫道的灵宝都骗走了,真是可恶!”

通天教主有些不满的嘟囔一句。

离了金鳌岛后,玄羽便是回到了自己三仙岛,也顾不上三霄他们,直接闭关了。

看着通天教主传授的阵法,玄羽从中选取了几个并不复杂的出来。

这几个阵法威力并不大,不过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犹如迷宫一般,攻击性很弱,可就是能够困住人。

若是现在就这阵法拿出去,别说圣人,就是三霄她们也是直接破掉了。

可是这都不是事,因为玄羽有系统。

别以为玄羽每天不修炼,老是和三霄,瑶池她们谈讨人生,可是他的系统可是睡觉悟道啊!

睡觉就能够悟道修炼,毕竟一个人也是睡,四个人也是睡,多几个人起码暖和是不是。

“睡觉,悟道,推演阵法,来吧!”

玄羽说完后便是倒头就睡。

……

西方。

须弥山。

接引和准提二人正在互相讨论道法。

渐渐的二人都感觉遇到了瓶颈,有些事情不得其解。

道法深奥,尤其现在他们已经天道圣人了,进步更是难上加难,除非拥有玄羽那变态的系统。

“哎,又是百年匆匆过,你我二人卡在这等道法奥妙之上,难以前进,真是心中憋屈!”

接引说着摇了摇头。

“师兄,不必着急,修行本身就是不易,尤其我们现在已经证道成圣了,若是这么容易,呵呵,那岂不是赶超道祖都不在话下了!”

准提倒是比较乐观。

“话虽如此,贫道岂能不知,可是问题如今圣人之中,我们二人实力有些不够,三清不管哪一个都是厉害无比,我们单独面对,没有胜算,就是你我二人联手也是只能压制他们而已,若非实力差距,咱们怎么可能现在被他们揍了好几次。

尤其争夺人皇的时候,他们仰仗实力超强,根本就不把咱们放在眼里,一点机会也是不给!可恨,所以贫道才是心里急,想要赶紧提升修为,好能够和他们分庭抗礼!”

接引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而准提一听,也是脸上有些愤怒,的确是如此,现在他们二人每次都是无功而返。

白费心思。

还不是因为洪荒实力为尊,什么好事都轮不到他们。

别看他们也是圣人,但是圣人和圣人可是有区别的。

鸿钧也是圣人,可是力压诸圣,三清也是圣人,力压其余人。

接引和准提,力压女娲,后土。

可是有什么用,女娲从来不问世事,后土化身轮回,长驻地府不出,他们压制不着人家二人。

注定只能被三清死死压制。

“说到底,还是因为西方贫瘠,气运全无,灵根尽毁,所以导致没有人愿意加入。若是咱们气运磅礴,不光是能够壮大西方,就是咱们二人借助气运也能提升修为了,哼,所以这次,人族的第三个人皇,西方势在必得!”

接引发出了自己的声音和决心。

“师兄,你说的没错,归根到底就是气运,可是第三个人皇这么多眼睛盯着,咱们能够得到吗?”

准提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斗志了,每次都是高高兴兴的前去,失望而归。

“必须要得到,你想想,这可是人族最后一任人皇了,若是错过,再也没有了!”

昆仑山。

玉虚宫中。

元始天尊突然睁开了眼睛,已经百年之久了,自己体内的创伤还是没有完全恢复,由此可见这天道惩戒之厉害。

就是圣人想要恢复也是不容易。

另外圣人受伤可是很危险的事情,很有可能会伤到了自己的圣人根基。

所以一般圣人之间很少真的拼命。

当然了,要是气昏头了,那就另当别论。

元始天尊随后看了一眼阐教气运,瞬间脸色一变。

居然寥寥无几了。

和没有的差别并不大!

不可能啊,起码阐教如今还是玄门三教,天道庇佑的,或多或少都会有气运降下。

哪怕是不依靠人族的庞大气运,也不至于现在这种情况。

他急忙掐指一算,很快脸上露出了无奈。

明白了!

还是因为广成子,他对付人皇,天道震怒之下,已经暂时剥夺了阐教气运,而更糟糕的便是人族此刻对于阐教的态度。

人皇乃是人族的主宰,广成子对付人皇,就是人族的敌人,现在别说气运,人族已经敌视阐教了。

天道的气运不给了,人族更是成了仇人,哪里来的气运。

“哎,一步错,步步错!”

元始天尊叹息一声。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老师,弟子求见!”

突然,外面传来了广成子的声音。

元始天尊一听,摆了摆手,瞬间玉虚宫门打开。

广成子一步步的走了进来,直接跪在地上便是不起了。

“有事吗?”

元始天尊问道。

语气中听不出愤怒,唯有无奈和憋屈。

因为元始天尊知道就是打死了广成子又有什么用,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

失去的也是失去了,打死他依旧是不能改变什么。

还让自己少了一个弟子,十二金仙有了残缺。

要真是打死广成子能够换来这一切的重新恢复,元始天尊定然是不会客气。

“老师,请责罚弟子!”

广成子低着头,依旧是跪在地上。

“责罚,你说如何责罚!”

广成子一听,想了想。

“老师,你打我吧!”

“你……”

元始天尊赶紧捂住了自己胸口。

打你,打你妹啊!

打你有用,贫道早就将你打死了。

“你若是没事,就出去吧,贫道伤势未愈,受不了你的刺激,去吧!”

元始天尊赶紧挥手,这样下去,自己有可能被广成子气死。

“老师,你打弟子吧,弟子心里难受,如今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弟子,阐教损失惨重,师兄弟们更是对我仇视,弟子罪大恶极,让弟子赎罪吧!”

广成子很坚决,也很固执。

就是让元始天尊打他,这种要求还是很少见,可是元始天尊现在不能满足他。

因为他不想动怒,动怒的话,这么久的调息就白费了。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你不必如此,错了不怕,以后改正就好了,切记,以后什么都能够干,唯独不可以招惹得罪天道,否则下次贫道也护不住你,你再招惹这等滔天大祸,你直接自杀谢罪吧,贫道不会管了,懂了吗?”

元始天尊说道。

广成子一听,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老师好像原谅了他!

“老师,您对弟子得呵护弟子感激不尽,以后弟子不会再糊涂了,老师放心,不过,老师,能不能和他们说说,别对弟子爱答不理的,弟子好歹也是他们师兄,如今师兄的威严都没有了,这怎么统领阐教弟子呢!”

广成子不满的说道。

而元始天尊一听,刚刚平复的怒火渐渐正在攀升。

这是来向自己道歉了?

你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你是来让贫道给你做主了吧!

自己惹了滔天大祸,还不让大家发泄发泄了。

还师兄威压,威你大爷!

“广成子!”

“弟子在!”

“门在那边,你,给我滚出去!”

元始天尊一声爆喝后,广成子吓得直接跑了出去。

元始天尊不停的深呼吸,冷静,冷静,不生气,气出病来无人替!

“老师,师伯来了!”

就在此刻,云中子喊了一声。

元始天尊这才是平静了下来。

很快,太上老子出现在了玉虚宫中。

“元始师弟,你这是?还没有恢复?哎,这天道如此厉害啊!”

太上老子一眼就看出了元始天尊此刻情况不好。

气息翻腾,这是伤势并没有恢复的表现。

其实他哪里知道,这元始天尊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了,只是刚才被广成子那个混蛋进来后,直接前功尽弃,旧伤复发不说,还加重了。

所有努力白费了。

“无妨,只是有些不稳定而已,慢慢会好的,师兄今日前来,贫道不能亲自迎接,还望见谅!”

元始天尊笑着说道。

太上老子摆了摆手,直接一瓶丹药扔了过去。

“这是贫道炼制的丹药,你服下吧,对你伤势有些好处,随后贫道再炼制一些,让玄都送来!”

太上老子关心的说道。

这还真是不怪通天生气,一样样的都是师弟,区别对待,差距太大了。

估计通天被人打死了,太上老子不光是不会看望,更别提什么丹药,只会拍掌叫好,随后加入刮分截教的大军中。

所以说通天郁闷和不开心是有道理的。

“多谢师兄挂念,哎!”

元始天尊也不客气,直接一瓶丹药干了半瓶。

果然,一股股温润的药性正在平复他的日气息,体内的热流不停的涌动。

炼丹太上圣,名不虚传!

“这次前来,除了看看你情况如何,还有一事想要和你商量,这次第三任人皇你如何看!”

太上老子说完后,端起了桌子上的悟道古茶便是品尝起来。

而元始天尊一听,顿时心里叹息一声。

太上老子的来意,他现在应该大概明白了过来。

能怎么看?当然是希望自己阐教能够得到了。

可是可能吗?

“师兄,这第三任人皇应该就是最后的人皇了吧!”

元始天尊试探的问道。

“没错,最后一任人皇了,接下来人族将出五帝,只是五帝怕是不再是大气运的掌控了!”

太上老子说道,语气中充满了一股让人难以拒绝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