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其它小说 > 往生楼 > 第329章 活着真好全文阅读

第329章 活着真好

“为什么不能再供奉,难道我真的要死了?”

事关自己的性命,他自然是慌张到灵魂都几乎要从身体逃走一般,但看着一脸淡定的孩子,他又不敢轻易把内心的不安暴露出来,毕竟,生死都只能从孩子的口中听说,他无法判断,也更加无从查证话中的真假。

一翻思索之后,他突然想到,如果真如那孩子所说的,已经活不过今晚,那么,他为什么还要浪费时间呆在一个将死之人的家里,跟他废话呢,不对,这孩子身上,一定还藏着什么秘密。

于是,他逐渐冷静下来,顺着孩子的话一步步,慢慢询问,终于在与孩子的交谈中得知,他其实并不是村长的小儿子,之所以一直用这个身份出现,据他所说,也只是一时兴起喜欢这个身份而已。

可是真的只是一时兴起? 他当然不会相信孩子口中这样拙劣的借口,可同时,他也根本不关心孩子到底是什么人,只要他能让自己好好活下去就行。

可也总不能孩子孩子的叫,正当他纠结要怎么开口询问的时候,孩子抢先说道,“我叫苏岩,当然,如果你还是习惯以孩子称呼我也不是不可以。”

说完,还不等他开口,转身来到男人身边,草草拨弄着男人的眼皮看了看,随即说道,“你一定要想办法留下这个男人,并且,一定要遵循那小鬼当年的嘱托,午时一到,但凡及笄之下的孩子都不能出门,尤其是他的这两个孩子。”

“为什么? 他们跟古井有什么关系。”

看着昏睡的男人,他心中万分疑惑,他 很清楚,在这个男人出现之前,他从来没有见过他们,甚至确定,男人也不是任何村民的亲戚什么的,完全就是一个外来的陌生人而已。

因此,他们绝对跟村里那口比大巫年龄还大的古井扯上关系。

难道是苏岩安排的? 不然他为什么会说出刚刚那番话来,又是为什么会消失数年之后,恰巧在男人出现的时候,突然找上门来。

莫不是,要杀自己的,一直都是苏岩?

无数的疑问,在脑子里横冲直撞,搅的他心烦意乱起来,于是还不等苏岩解释,又马上追问道,“他们到底什么来头,还有你刚刚为什么要把小鬼放出来。”

“小鬼没有出来,你放心。”

苏岩轻轻摇了摇头,似乎在有意隐瞒着什么似的,这可是关乎生死的大事,他不想死的不明不白,于是不死心的追问道,“你到底再在隐瞒什么?”

看着苏岩不说话的样子,他终于再也忍不住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从一开始就是想杀我的,原本,我以为你只是想为村长报仇,可如今,你既不是村长的儿子,那么为什么要杀我,又是为了什么突然改变主意,让我供奉小鬼,还有,这个男人的出现,也是你安排的是不是,说,你到底有什么阴谋。”

在他的连番质疑下,苏岩一直安静的听着,嘴角微微扬起,在他脸上,看不到任何能跟这些事情扯上关系的表情。

苏岩太神秘了,神秘的就像是那口古井一样,让人看上一眼,就心慌害怕。

而且,苏岩似乎并不准备解释那些一看就相当不合逻辑的问题,只是轻轻的笑着,一直笑着,笑的他心里有些发毛。

“你。。。。。。。你为什么不说话。”

他不明白,作为一个成年人,虽说不上身手奇好,但也不至于被一个小孩子吓到浑身打颤,甚至还有一种被压制的感觉,实在让他觉得十分窒息。

苏岩到底是谁,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这一切,他无从查证,也更加没有勇气去查证,面对沉默不语的苏岩,他一时间,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能无奈的蹲在墙角,将一腔愤怒,全都发泄在面前无辜的花草之上。

时间一点点过去,眼看着天就要大亮,面前的花草也早已被他嚯嚯的不成样子。

看着一地的狼藉,他的情绪非但没有得到宣泄,反而更加烦躁起来。

终于,他再也无法忍受这样任由自己瞎猜的气氛,转身走到苏岩面前,一把揪起他的衣领,吼道,“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他甚至都已经做好了与苏岩玉石俱焚的准备,不料,苏岩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一把扛起昏睡的男人,就朝着门口走去。

“喂,你要干嘛。”

见苏岩不搭理,他赶紧追了上去,心想,一定不能让苏岩逃了,不然,即便是不死,恐怕也要终生活在恐慌里。

“站住,话还没说完,你不能走。”

不料,苏岩突然一脚将他踢出老远,转而大门一开,竟然把男人连代着那两个孩子给仍了出去。

“你。。。。。。。。。”

他真是看不懂苏岩了,明明就是孩童模样,行事却这般让人摸不着头脑。

“行了,现在想问什么,尽管问好了。”

看着苏岩突然转变态度,他张了张嘴,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问什么了。

可是这样的机会,说不定只有一次,他不想白白错过,可无奈,脑子里一团乱麻,几次张口都只能支支吾吾,连句整话都说不清楚。

慌乱间,突然听到苏岩哈哈大笑起来,他下意识就回过去一个白眼,接着就听苏岩说道,“看你这样子,还是我问你答吧。”

说完,也不给他反应的时间,直接问道,“你是不是想知道我到底对雕像做了什么?”

他连忙使劲点了点头。

苏岩回了一个满意的眼神,终于解释道,“小鬼从被收入雕像至今,已经整整三年,他应该早就魂飞魄散才对,可是,你非但没有燃出红烟,并且还引来了那个男人和他的孩子,所以我不得不给它再加上一道封印。”

它一听,男人竟然是被小鬼吸引而来,顿时惊讶的合不拢嘴,可转念一想,不对啊,自己一直是按照苏岩所说,用清香供奉,除此之外,他并没有用过其他的供奉方式,又怎么会出错呢?

疑惑间,苏岩又说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供奉的方法没错?”

他再次使劲点头。

这次,苏岩没有再继续说什么,只是转身进到供奉小鬼的房间,从里面拿出平日里用来供奉的清香,当着他的面,一点点将清香揉搓成细密的香粉。

“你搓它干什么,这香不会有问题的。”

这清香,可是他特意花了大价钱拜托老巫帮他制作的,因为关系到自己能不能活下去的问题,他还亲自监督,从制作到成型,除了他和老巫之外,再也没有经过他人之手。

更何况,村民一直都把他当作是救世主一般看待,即便是真的经过他人之手,也根本不会有人会在清香上动什么手脚。

可话音刚落,他看着慢慢香灰之下慢慢露出的木材,发现它们并不是一开始的红色,反而全都变成了黑漆漆,好像被火烧过一样。

“这。。。。。。这不是我原来的清香。”

仔细一看,那些原本被香灰覆盖的部位,除了焦黑之外,似乎还有一股很浓烈的腥臭味。

莫不是,真的有人在香上做了手脚? 可是会是谁呢? 放眼望去,村子里都是受过自己恩惠的,难道是大巫? 可是他为什么要害自己呢?

一时间,他又惊又气,眼巴巴的等着苏岩给他答案。

而苏岩,显然也是看出了他的想法,直接说道,“看样子,你得罪的人还不少呢。”

果然,这香是被人动了手脚,他顿时气的浑身发抖,自己可是带领他们摆脱贫穷的恩人啊,即便是不感恩,也不至于对自己下此毒手啊。

“呸,一群白眼狼。”

他忍不住狠狠的啐了一口,随即问苏岩道,“那现在怎么办,你知道是谁在香上动了手脚吗?”

苏岩无奈的摇了摇头,“是谁下的手,我不知道,不过幸亏我发现的早,而且以后也不用再供奉小鬼,倒是也不用追究了。”

他一听,什么叫不用追究,那可是要害自己性命的凶手啊,当即就忍不住怒吼起来。

“不追究? 放任他下去,难道等着被杀死吗?”

说着,他一把抄起匕首,想着,一定要把那个藏在幕后的黑手给揪出来碎尸万断才好。

却不想,他还没走出几步,就被身后的苏岩叫住。

“你要是想死的话就尽管去。”

“我不去难道等着被杀吗?”

此时的他,内心早已被愤怒灌满,一心只想赶紧揪出那个狠心杀害自己的黑手,把他碎尸万断,最好是能活剥了他才好。

于是他全然不顾苏岩的劝阻,径直冲出门外,却不想,脚下还没有站稳,瞬间眼前一黑,头晕脑胀起来,更夸张的是,他竟然看到了自己的身体正在被快速拆解。

“救我,苏岩救我。”

这一刻,他吓的魂都飞了,哪里还顾得上去找什么幕后黑手,趁着神智还算清明的最后一刻,连忙向苏岩发出求救的呐喊。

“早说了非不听。”

好在苏岩也不是见死不救的主,扯住他的衣领接着顺势一甩,眨眼间将他从生死边缘给拉了回来。

进门的一刻,他脑子也不疼了,身体也没了撕裂感,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坦,不禁感慨,“活着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