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我有一道可斩天 > 第三百三十一章 骇然声势全文阅读

第三百三十一章 骇然声势

李荣的情形与王莺儿差不多,修炼,练枪,肖雨与她随意聊了几句,问了一下近况,在知道她一切都好之后,肖雨便放心了,在他离去之时,李荣突然问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肖雨很自然地回了一句,没事,可不要小瞧我,我现在可是搬山境下的第一,再说,这里可是浩然学院……

李荣虽然并未再问些什么,但肖雨知道她已经有些怀疑了,他特地没有谈论起李轩的事情,就是为了避免让她看出端倪,可没想到,还是不及姑娘家的冰雪聪明。

他离去后,回到住处,将备齐的材料一股脑卷入一个袋子中,随后,在他床底下移开一块石砖,里面藏的是他的秘密。

手机,耳机,伞,一截仙人指骨,一块白龙鳞,以及一株四百年的灵芝。

肖雨将灵芝取出,一并丢在了袋子中。

虽然不知到时候能不能起的上作用,但一直放在这里,肯定是没什么用。

随后,他看向那三样东西,愣了会神。

仙人指骨,白龙鳞,不论是在这片世界,还是在地球,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毋庸置疑。

就这一截仙人指骨,若是流传出去,必定会引来世人哄抢,而且不出意外的话,全都是修士。

越是这种仙人的东西,越是会引来强大修士,就哪怕是仙人放的一个屁,都将会卷起一阵腥风血雨。

可即便是这两样东西很珍贵,在此刻的肖雨眼中,远远不如前三样东西。

尽管三样东西加起来,还没有3000块钱。

但这是他来自地球的证据,也是最直接的念想。

还未到半年的时间,他竟发现回忆的频率越来越低,刚来的那几天,时时刻刻都想要回去,可是现在,三五天可能都不会想一次。

他生怕哪一天,他会忘记他来自哪儿!

肖雨从方坑中拿出了手机,按下了开关键,手机屏幕亮起,跳出了品牌的字母,待手机打开,他点开“电话”,没有未接来电,当他看到从上到下第四个联系人时,他鼻尖一酸。

“妈,766,未知归属地”

亲情短号。

肖雨眼眶有些泛红,他视线上移,看了一眼,电量还剩29%,要没电了。

关机了五个月,其实还能开机,已经算手机质量不错了,毕竟国产牌子的。

对比元力,这29的电量更加宝贵,但肖雨还是拨通了电话。

766

“您好,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Sorry,thesubscriberyoudialedotbeected,Pleaserediallater……”

肖雨握着手机,贴在耳边,神色寂寥中又带了份侥幸,他希冀能听到“嘟嘟”声,可现实终究是现实,耳边传来的正是意料之中的“无法接通”提示音。

一时间,肖雨像被抽光了力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一刻,他不再是在比武台上,敢打敢拼,善出奇招,众人眼中的“怪物”。

现在的他,只是一个几个月没回家,想

念父母的普通成年人。

刺猬的外表再坚强,肚皮总归是软的。

肖雨听着电话里的声音,双眸有些黯淡,整个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他没有挂断电话,一遍一遍地听着那冰冷又熟悉的“无法接通”,直至最后,电话自动挂断。

一整个期间,仙藤都没有出声,向来喜欢挖苦肖雨的他,这次选择了沉默。

要是可以,他也不想行这“绑架”之事。

可他不后悔,做了就是做了,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小子,今日我容你软弱一次,下次,不,没有下次……”仙藤心中冰冷道,肖雨并未听到,此刻的他,整个身心都沉浸在悲凉之中。

这种强烈的孤独感,他从未经历过,压抑了几个月的情感,一次性如洪水一般倾泻而出。

两滴晶莹泪珠从他眼角滑过,顺着双颊,再到下巴,直至滴落。

……

良久,他抹去脸上的泪水,深吸了一口气,眸中再次清亮,他将手机关机,放回了原位。

这次的天雷劫,用不到。

这次,肖雨虽然已经按照仙藤所说,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但进入元体境的天雷劫就让他死了一次,世事无绝对……

一切,需小心行事!

他只带了有用之物,那一截仙人指骨和白龙鳞也还是留在了方坑中,他将砖块重新盖上,并细心地将砖块周围一眼看上去就有些不同的灰尘拨动,以求让人从外表看不出差别。

随后,他单手提起袋子,背在了身上,迈开腿,跨过门槛,左右看了两眼小院,住了三个多月,也已经有了感情,不过,这次他没有再次伤春悲秋,毅然决然跨出了院子,朝西北方向行去。

……

这一天,众人正如往常一样观看着比武台上的团队赛,一股骇然的威压从西北方传来,台上的赛事为之一停,所有人都看向了西北处。

那里巍峨群山,郁郁葱葱,与往日好像并无不同,但就是太安静了。

安静得让人不禁觉得,那里就是一片死地,没有生灵。

那处天空,逐渐开始乌云密布,层层的乌云挡住了光亮,一时间,天昏地暗,似是暴风雨即将到来。

可是,却没有人觉得那里只是要下一场暴风雨这么简单,明明相隔了二十里的距离,众人看向西北方只觉得心头有些压抑,不像肖雨带给他们的那种阴影,而是最为直观的身体感受。

人群中的灵体境只觉得那股威压压得他们有些喘不过气来,而那些搬山境,以及此刻正在比武台上的那十人,他们通通面色凝重,因为,他们竟然发现他们的身体在本能地抗拒。

笔趣阁

对西北方,散发出那股令人心悸威压之人的抗拒!

是害怕!

他们身为搬山境,竟然还未见到人,就开始害怕了!

终于,搬山境中的一位男子忍不住猜测道:“那里,是有人即将突破吗?那股令人心悸的声势,仿佛要将我吞噬!”

语气有些打颤,周围的人都听出他有些害怕,却没有一人嘲笑于他。

他们尽管很不想承认,但真实的情况就是,他

们与那男子一样,生不出一丝与“他”对抗的想法!

“这股威压...是院内的哪位填海境大能要突破道元境了?”

“什么!道元境?”

“哦——原来那人是填海境上阶,呵呵,那就没事了,搬山惧填海,不丢人,哈哈。”

“言之有理——”

“说的极是,哈哈,那等境界,我等现在还需仰望!”

……

“不对,那人不是填海境,至少,那不可能是填海入道元时的天雷劫!虽足以令人仰望,但……”

后半句已经不用再说了,一百个填海境也不如一个道元境,突破的难度自然大到无法想象,若真是院内的某位填海境要入道元境,那他绝对不可能会再学院里突破。

因为,道元境的突破天雷劫,足以对整个浩然学院造成不可估量的破坏!

除非那人真与浩然学院有仇了——

而且,西北方的那片乌云,约莫二十里,看情形,也不太可能是填海入道元境!

“那既然不是填海境大能突破道元境,那是不是就是说,他是……”

搬山境上阶!

正在冲击填海境的壁垒!

众人面容极为肃穆,压根就不敢想象,那等夸张的不像话的威势,竟然只是要突破填海境!

他到底是谁?

能造成此等威势,必然不可能是无名之辈!

突然,有男子大声道:“此次的凤榜大赛有一人没有参加!”

众人一时疑惑,都在猜测那男子说的是谁,但下一刻,除了今年新进来的弟子,其余人的脑海内都冒出了相同的三个字。

万千里!

凤榜大赛期间,院内一切活动并不会停止,所以自然会有弟子因为某些原因,无法腾出时间,参加大赛。

这也导致每年未参赛的弟子都会有上千人。

而学院内的弟子,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也许在他们的家乡、属地可以称之为天才,但进了浩然学院,普通的天才在这里就只是普通人。

只有那些从众人中脱颖而出的天才,才会被所有的弟子认知,仰望,追捧。

浩然学院内,能够让所有人都知晓的天才,不过两手之数,但没有参加此次大赛的,范围一下子又缩小了。

而且,能造成西北处那种滔天声势的,众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名声最响的填海境下第一人——万千里!

只有是那万千里,众人才不会觉得奇怪。

甚至还会有人觉得,万千里突破闹出那么大的阵仗,才是理所应当!

要是跟正常人一样,那才奇怪呢!

这一刻,众人的神情又有些复杂,那是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同行者已经到达了半山腰,而他们,还在山脚驻足……

看台上

所有的任教都看向了西北方,群山中的一处山峰,他们虽然身为填海境,但是在见到那股骇然声势的一刹那,他们还是震惊了。

他们清楚万千里的天赋有多么的惊艳世人,但是在这一刻,他们发现还是低估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