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邪神竟是我 > 058 明世之火全文阅读

058 明世之火

加了一点料??!

顾永年一头问号。

你是什么时候给人加料的?我怎么不知道?

就听徐博士不紧不慢的念道,“与千年之前那位对棋,就算不能成为破局之人,起码也要拖他一点后腿。”

顾永年抬头看了看天上那不断浮现隐没的光纹,脸色难堪:“所以你的猜测是对的?笼罩整个大夏的不是什么阵法,而是一个超巨型仪轨?”

徐博士瞥了他一眼,“我曾经和你说过,不过你恐怕早就忘了…想想也不奇怪,这件事情别说你不信,就是那些跟了我好些年的弟子,都觉得我老了、糊涂了。”

“以整个天下为祭品,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怎么可能会是真的。”

他语气淡淡,面无表情,只是顾永年,依然感觉到了那言语之下的自嘲。

是啊,十多年就只他一个人是清醒的。

即便他将自己的猜测和别人说了,也还是没人相信。

自有难以表述的孤独感,一人独行的窘迫感。

若不是天人岛的那个神棍,对徐博士的种种猜测,都表现出一种奇奇怪怪的认同。

或许徐博士,早就放弃了对这方面的研究。

可是神棍的认同,终究是有一些神神叨叨。

与徐博士的格物思维,那是完全格格不入。

虽然二人得出的结果一样。

顾永年神情复杂的看着徐博士的背影,“我应该信你的。”

徐博士看着防护罩外燃烧的红光,“你早些年信我,或许还有几分用处,现在?信不信都无所谓了。”

“那……”顾永年表情阴沉,似乎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咽了下去,转而道,“既然你研究了这么长时间,那么你给了宁无休什么后手?”

“后手?”徐博士笑了,“我说没有你信吗?”

顾永年冷哼,目光却不由看向了防护罩外的梅堂成,莫名打了一个寒颤,“我才不信。”

“看,你还是不信。”徐博士摇头,看着红光中痛苦扭动的梅堂成,“我的后手都已经用了啊,哪里还有什么后手。”

顾永年一僵,你耍我呢?!

当时就有种想要破口大骂的冲动。

好半天才压下心中的怒火,转身离开。

-------------------------------------

炽白的光柱从上而下,将南谷雅也淹没其中。

那光太亮太白,哪怕李博阳开着【死兆眼】也看不清南谷雅也的身形。

就好像这个人在光芒中逐渐溶解了一般。

唯独那双猩红的眼睛,在白光中依然鲜明,缓缓的转动,看向某个虚虚的方向。

紧接着,李博阳就听到了一声怒吼。

这声音高贵冷彻,似男非男、似女非女,回音重重。

犹如实质一般,从光柱中爆开。

恐怖的音浪冲击来得太过突然。

李博阳差点一头栽下白色金字塔。

好在他反应够快,伸手捏住了阶梯的一角,整个人都挂在了金字塔的阶梯最上方。

恰好利用金字塔的角度,避开了音浪那仿佛无止境的冲击。

声音震荡寰宇,空间迟滞崩裂。

滚滚音浪席

卷整个秘境。

那声音中的愤怒,哪怕是头猪,都能轻而易举的听出来。

可古怪的是,如此愤怒的声音,所针对的人,居然不是他!

这让李博阳稍感诧异,但旋即他就明白过来。

天晴园秘境固然是仪轨的响应实现之处,是仪轨的核心。

但要说足以笼罩整个大夏的仪轨,就天晴园这么一个核心,李博阳那是半点不信。

只要是仪轨,必然有着【祈并→行轨→付出→响应→实现】的一个过程。

这其中的每一个过程,完全可以在仪轨当中形成一个又一个的特殊核心。

譬如那长老阁。

应该就是【仪轨·付出】的核心。

看似能在长老阁得到【长生不老】的奇迹,但实则却是仪轨污染的仪式过程。

综上所述。

别看李博阳在天晴园的秘境,对仪轨造成了一层又一层的削弱。

可归根结底,这只是削弱。

不会对仪轨的最终结果造成任何逆转。

李博阳之所以敢有——待那帝王复活最孱弱的瞬间,直接灭掉对方的念头。

他本身可以不死,这应该是极大的原因。

赌赢了,他活,所有人都活。

赌输了也无所畏惧,大不了从头再来。

只是心理多少还是会有些愧疚。

毕竟所有人的性命都放到了他的手上,宁无休信了他,他若是输了,心里这个疙瘩短时间内怕是消除不了。

若不想心里不舒服,那么最好还是赢!!

但李博阳心中很清楚,他赌赢的几率真的不高。

笼罩整个大夏的仪轨,真的就能靠他与宁无休的不断削弱,出现不可挽回的错误,进而导致那位帝王的复活,孱弱到他能一击而中的程度?

李博阳其实并无把握。

【炁剑】毫无疑问无坚不摧,是李博阳的底牌之一。

但问题是,【炁剑】再强,砍中才会有用。

李博阳都在最恰当的时间把【炁剑】丢出去了,可还是被南谷雅也一巴掌拍飞。

诚然,在此时此刻南谷雅也要想拍飞【炁剑】,消耗必然极大。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李博阳却又无比的失望。

因为【炁剑】被拍飞,这只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仪轨的运转,有法则依附。

《独步成仙》

【炁剑】为剑种时,其上限为破灭三星。

后被李博阳放弃后,化为无形之兵,纵然跌落,多少也有破灭二星之威。

明世法则森严,破灭二星的威能,已经是明世的上限。

然而就如此强大的炁剑一击,却还是被南谷雅也挥手而破。

要说这其中没有法则阻扰,李博阳只能呵呵。

只是大敌当前,他却又不能这么想。

呵呵两声是很轻松。

但仪轨运转的法则依附,却不会因为他的自嘲,而消失不见。

所以他只能尽量的往好处去想。

动用仪轨中的法则,不管那位帝王安排得有多么滴水不漏,这必然也是一种巨大的消耗。

就当……就当是更进一步的削弱吧。

【炁剑】被拍飞,在空中划过一道圆弧,又落回李博阳的身上。

接着白光降下,怒吼骤然爆发。

这一连串的变化,完全出乎李博阳的意料。

他本以为,这声怒吼针对的是他,哪成想……这怒吼似乎是针对秘境之外?!

有人对整个仪轨造成了巨大而又不可挽回的损伤?

【该死……畜生啊……该死的畜生……】

白光渐暗,光柱逐渐收敛,坐在白玉王座上的南谷雅也站了起来。

她此时的状况看上去特别古怪。

明明是女性,嘴唇上却长出了胡须。

可若是男性,胸部却有着明显的曲线。

一对粗壮的男性化胳膊,从南谷雅也的腋下生出。

她的额头正中,浮现一道扭曲不定的裂隙,忽明忽暗的光芒从裂隙中渗出,将她的容貌渲染得异常诡异。

猩红的眼睛正在遥望某处,却又因为相隔太远,只能发出低沉的咒骂。

李博阳偷偷摸摸的抬头窥了一眼。

就看到笼罩南谷雅也的白光,不知何时渐渐变红。

那红是如此的鲜明,仿佛燃烧了一般。

他心中一顿,“明世之火?!是明世红石?”

瞬间就明白,为什么降临而来的帝王,会发出那么憎恶的咒骂了。

【明世之火】并非是火,而是明世法则与暗面法则碰撞后,所凝结出来的【衍生体】。

这玩意在明世与暗面相交的【跨世之桥】周边较为常见,看上艳红明亮,仿佛是一颗颗红色菩提,又如最好的宝石。

只是当这颗看似宝石的东西,一旦被丢到了蕴藏暗面能量的物体上,就会在破裂的瞬间爆发出炽热的红光。

看上去像是火,但实际上真就只是光。

这就是【明世红石】。

李博阳有些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居然能想到利用【明世红石】。

【明世红石】越小越不值钱,越大越是珍贵。

并且对一切明世之物,都毫无效果,唯独只针对暗面能量。

可以说适用性非常非常的狭窄。

那位帝王复活,所需仪轨运转,必然利用到了极少部分的暗面能量。

可问题是,知道是一回事,怎么解决又是另外一回事。

仪轨笼罩整个大夏,这么大的范围,如何能追寻到暗面能量所在?而后再以【明世红石】针对?

光是想想,都觉得困难重重。

除非那人对仪轨处处清晰明了,硬是在仪轨上找到了一个真正的破绽。

这才将【明世红石】给塞进了仪轨运转当中。

仪轨没有达到响应这一步,夹杂在仪轨中的【明世红石】,就近乎等于不存在。

而仪轨一旦开始响应,就会自动牵连出【明世红石】的能量,对整个仪轨所属的暗面部分,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结果是什么,李博阳看到了,也猜到了。

但这究竟是如何做到的?他却猜不透。

红光越来越盛。

罩在南谷雅也怪异的形体上,似要逐渐燃烧。

就听到一连串噼里啪啦的声响,南谷雅也身体仿佛变得透明,一团团的油脂从她的身体表面淌了下来。

她那还算正常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的消瘦。

越来越瘦,仿佛风吹即倒。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