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大英公务员 > 第一千零八十章 维护外交大臣全文阅读

第一千零八十章 维护外交大臣

回来汇报最新动向的艾伦威尔逊,恰巧碰上了舆论爆炸的一幕。

艾登碰到庸医导致了药物依赖,这是历史事实,艾伦威尔逊知道,但他不知道自己存在会不会影响到艾登的病情,显然是没影响到,艾登又碰到了那个庸医。

“这是一般人是不可能知道的。而且这个时间也太巧了。”把伊拉克送给他的古董让赫本带走,下了飞机的艾伦威尔逊直达白厅,此时的白厅正在因为本届政府突发爆发的丑闻手忙脚乱,思考怎么蒙混过关。

在他露面之前,诺曼·布鲁克已经发起了泄密调查,要调查出来是谁泄露了首相的个人隐私,这也是艾登的第一个反应。

“现在国内公民关心的是,这件事的真假。”艾伦威尔逊风尘仆仆而来,在抵达白厅的出租车上就已经做出了判断,考虑到保守党的二号人物是麦克米伦,首相还是需要拯救一下。

“如果是有理有据,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其实坦诚相告不会有什么问题。如果用谎言来掩盖的话,在野党也会抓住不放,而且现在公民们都知道了,撒谎没有意义。”

白厅七十号,当着一众同事的面,艾伦威尔逊直指本次危机的本质。

如何安然度过危机,用谎言掩盖的机会微乎其微,最好是诚实。当然这需要艾登自己做出判断。

“我和首相谈谈。”诺曼·布鲁克拿起来话筒,“接唐宁街十号,首相在不在?泄密调查的事情,我要和首相面对面的谈谈。”

艾登因为手术有毒瘾的事,只有最亲近的人才知道,怀疑范围并不大,要么是艾登的家属,要么是保守党的高层,总不会是那个医生自己泄露的吧?

艾伦威尔逊之前才上任联合情报委员会秘书长,这件事是他的分内之事,首先将自己的怀疑通过诺曼·布鲁克告知首相,他就直接找军情五处的话事人,兼剑桥五杰中心人物菲尔比,商量着一次的泄密调查。

他相信,菲尔比在不涉及到苏联的事情,还是相当可信的,两人的私交还算不错。

名义上艾伦威尔逊已经算是菲尔比的上司了,菲尔比出身贵族,但都这个年代了贵族不能决定一切,但要是贵族和财富两者二合一?等于帕梅拉蒙巴顿……

按照历史时间,菲尔比都已经开始被怀疑了,哪有像是现在这么优哉游哉,还做上了英国反间谍首脑的位置?

“这件事这么重大,都让你从巴士拉跑回来了?”菲尔比对艾伦威尔逊的到来有些惊讶。

“巧合,我正要回国报告谈判的进程。碰上了这件事。”艾伦威尔逊耸耸肩,随后说起了泄密调查的事情,并且猜测泄密的范围。

“应该是保守党内部的泄露。不过现在这种敏感时刻,也不能排除美国知情之后,给首相一个难堪。”菲尔比同意艾伦威尔逊的合理怀疑,并且补充道,“当然我们不愿意怀疑任何一个人,但是确实有这种可能。”

你个苏联间谍装的倒挺像!艾伦威尔逊心中冷笑,不过此时此刻正需要菲尔比这样身份的人,来将事情继续推进。

艾伦威尔逊其实有一个怀疑,但不好直接说出来,他怀疑的人是外交大臣麦克米伦,因为麦克米伦有美国背景,又是保守党的高层,很可能知道艾登有毒瘾。

两人讨论发起泄密调查的时候,唐宁街十号诺曼·布鲁克已经到了首相官邸,和艾登商量度过这一次的政府危机,艾登本人也怀疑应该是保守党的高层走漏了消息,只是还不知道是谁。

“尊敬的首相,如果是手术出现了问题,我的建议是承认这个现实,因为这并不是你的过错,你本身也是受害者。”

诺曼·布鲁克听艾登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清楚,心中松了一口气,“用谎言来掩盖另外一个谎言是不长久的,更何况工党一直在跟进这件事。想要将事情到此为止,最好是马上表明态度。”

“诚实可信的回应,舆论上的质问,这是最好的办法。剩下的事情我们可以帮忙和媒体沟通,先把舆论上的热度降下来。”

“关键是我还不知道是谁泄密!”艾登十分生气,有人要把他从首相的位置上赶走,这不是小问题,他现在几乎怀疑所有人。

这也是非常正常的,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竟然讲事实?究竟是什么企图?

“会有一个结果的。”诺曼·布鲁克做出庄严保证,他是内阁秘书绝对站在首相一边,谁是首相他站在谁的一边。

“不能仅限于国内,这里面有美国人的身影。”时间又不是太久远,他能够回想起来,自己才刚刚拒绝了美国人的建议。

“不能排除这个可能,单独就肯尼迪这个人而言,口水战我们自然是有办法的。”诺曼·布鲁克沉吟一下,指出了肯尼迪身上的花边新闻本来就很多,找素材非常容易。

当然这需要媒体的配合,对美国的反击在媒体上,英国是丝毫不怂的。

话说回来,除了在开战这一个选项上,以及不愿意就经济问题闹翻,剩下的领域英国好像都不怕。

经济领域不愿意闹翻的原因,主要是不愿意英国经济受到影响,这可能会引起选民反弹。

现在最重要的是,艾登先把选民们的质疑安抚下去,药物依赖嘛?其实并不是大事。

在英语当中没有毒瘾这个词汇,取而代之是药物依赖这个中性词。虽然大多数人知道药物依赖不是好事,但还是可以进行翻盘的。

实际上在各国的语言当中,有英国在药物依赖上的带头作用,类似的词汇都大同小异,除了中国。

国际禁毒日的另外一个名字是,禁止药物滥用和非法贩运国际日。

毒瘾这个词汇是中国首创,出现于鸦片战争前后,清朝官员将鸦片视为一种毒药,出现在了给道光皇帝的奏折当中,其后影响到了中国对鸦片的称呼。

有这种背景,艾登虽然确实有毒瘾,但在大多数国家的环境当中,也并不是罪不可赦的,他毕竟是因为碰上了庸医,在治病过程当中染上了毒瘾,属于情有可原。

在舆论热闹了两天之后,经过反复考虑,艾登决定听从白厅的建议,以诚实的态度来面对这件事,艾登毕竟在保守党选民当中还是很有支持率的,直面问题做出解释,过关不成问题。

两天时间,军情五处已经找到了当初为艾登做手术的医生,同时等待着下议院的质询结果,艾登在下议院的时候承认了报道的真实性,“我确实有药物依赖症,在八年前的一次手术当中,因为医疗事故,医生缓解我的痛苦,使用了过量的麻醉剂。”

话音刚落,整个下议院陷入了一片嘈杂当中,不过英国下议院有自己的规律,质询者还是按照下议院的传统一个接一个提问,混乱但是有序。

不同于一般所谓的民主制度国家,时不时就上演全武行,这是英国下议院绝对禁止的。

工党党魁盖茨克和影子大臣威尔逊的质询,艾登全部给予解答,整个质询进行了两个小时,都是围绕着艾登的私人问题,打定主意要诚实的艾登,也没有避讳,“我甚至可以提供那名医生的名字,但我不建议这么做,因为这可能会对那位医生余下的职业生涯造成影响。”

虽然对那个庸医咬牙切齿,可在下议院以英国首相的身份接受质询,艾登也不得不故作大度,来争取舆论上对自己的赞扬,把这一次事件作为稳固支持率的事情来看待。

终于质询结束,艾登如蒙大赦的离开下议院,准备回到首相官邸打开电视,只要电视上的剪辑,他就知道舆论是否对他支持了。

“对肯尼迪的报道,就集中在男女关系上,比如说他混乱的那女关系,我听说肯尼迪是一个快枪手,挖掘真相义不容辞。”

主持外交部会议的艾伦威尔逊,正在绝不夹杂私人偏见的布置反击任务。

“会不会有些下作?”迪克逊带着苦笑道,“外交上的反击集中在总统身上,集中在男女关系上面。”

“这是最为温和的反击了。难道我们要反击美国的国策么?”艾伦威尔逊双手一摊,“这会破坏英美特殊关系的,就算是我们对美国不满,下重手的时候也要区分对象,比如说对日本,就非常适合发泄怒气。”

艾伦威尔逊面带悲天悯人之色,带着绝大的克制道,“这是内部矛盾,并非敌我矛盾。”

随后的两天,对艾登的质疑声,在艾伦威尔逊一个一个的表示你们不是对政府低头的努力下,渐渐消失不见。对美国总统肯尼迪的花边新闻则变多起来。

至于那个庸医的身份,则因为首相保护公民隐私的带头作用没有被公布。但军情五处已经确定了这个医生的存在,证明了艾登的陈述是事实。

这只是表面,最为关键也是首相最为关心的问题是,泄密的到底是谁?军情五处开始一个一个的排查可疑人选。

“绝对不可能是麦克米伦,他是外交大臣,保守党的二号人物。而且他是我的大臣,如果出了什么事情,会影响到外交部的工作。”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咪咪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mimiread.com 】

艾伦威尔逊义正辞严的拥护自己的大臣,严厉警告军情五处的泄密调查,不能查到外交大臣身上,对其他大臣可以查一查。